第九十三章 实验搁置(1/2)

加入书签

  仙界造纯碱要用到大量的工业原料,即使是最简单产生很多毒气的方法,也要用到浓硫酸,浓硫酸做起来更是复杂,又是烧制矿物又是催化浓缩,还极其危险,李睿修只求自用,并不需要取这种工业大量生产的方案,所以翻阅了许久资料,取《本草纲目》里面记载的方法:“采蒿蓼之属,晒干,烧灰,以原水淋汁。???”

  这种方法只需让下人去商会里收集蒿蓼这种草,拿回来浸泡一段时间,再晾晒干,烧成灰烬,用水淋过滤灰烬,就能得到纯碱的混合物,所需的东西在过滤下的水里。

  李睿修翻了翻家中备下的书册,找到此段话的出处,那后面写的是“每百引入粉面二、三斤,久则凝淀如石,连汁货之四方,浣衣面,甚获利也”,这段话实说民间作坊已经在用这种方法制造面用的的石碱,石碱洗衣服时加进去还可以去污。

  李睿修觉得眼前一亮,既然民间已经大量采用此法制造面洗衣之物,那他何必去亲自生产,不必如此麻烦,李睿修直接让刘福去山下再次寻找商户,购买造石碱的中间之物,不加面粉之前黑乎乎的半成品,也就是草木灰,拿回来自己过滤结晶。李展本来就不是什么老实人,这两天天寒地冻,不能在家里烤火,还要和刘福山上城里来回跑,求上门去被各路商户拒绝,三品皇亲的贴身小厮带着银子去白受商贾的白眼,连气焰滔天的中军在自家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憋着,他真是不懂自己大人为什么要在这个档口买那些没用的焦炭、矿石、烂硝石,山上已经冷的滴水成冰了,他家老爷还要造冰块不成!

  李展一肚子冷风的刚上山回禀完,没拿到赏银,又要被支使着明个儿一早下山,去买什么草木灰,这玩意儿可不得到了那些穷形僻壤的山里才能找到作坊,李睿修还要的着急,想到了什么东西就很不得立刻拿到手里,催着他们早去早回。

  李展索性心一横,又去库房领了个炭火炉子,明天下山,管刘福那个傻子怎么办,他自己必是要暖暖活活的,他心中抱怨着,谁家爷们儿跟前的小厮要干这个,就算跑腿勤快些,那也是在高门大院之间,最奇怪的就是这位驸马爷偏偏放着城里的房子不住住在山里,他是住的宽敞了,可怜家里的驴子,从一头变成三头,还头头都不得喘息,白白瘦了不少。

  李睿修自然不知道低下人的抱怨,他又不是女孩儿,没学过管家,以前只是死读书,这会儿一心扑在自己的化学实验室上。一旦有了纯碱,以前困扰着他的很多难题都迎刃而解,就连电机都可以用之精炼修改,灯罩也能更清晰透亮了。

  李睿修又让人去后山说自己想要开窑炼琉璃,问问那些匠人哪个有技艺会烧火窑。匠人们一听是李睿修要用人,各个十分兴奋,自己虽然军务在身不能离开但是可以联络认识的人,如此好机会,能够近距离和仙人接触,报酬也丰厚,必须给自己家、自己村争取来啊。

  钢铁的冶炼和高温窑还是不同的,李睿修直接把高温窑规划在了钢铁作坊旁边,山上三进院落,但第三进没法用,前院也住满了下人,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