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风靡了全帝国

  第章

  段玉珏动了动干燥的嘴唇,眼皮仿佛千斤重,抬都抬不起来,段玉珏手指轻轻地颤动,耳边只听到个激动的有些变形的声音喊道:“医生医生!玉珏的手动了!”

  医生动作利落地为段玉珏检查,这可是大6上难得的孕育力高达五的宝贵雌性啊,兽神保佑,希望这位雌性切平安。

  医生检查完以后,缓缓地对着司修笑了,道:“段夫人,你放心吧,小少爷恢复的不错,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司修只感到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下来,整个人都有些虚弱,他强撑着露出个笑容,感激道:“谢谢你,谢谢你医生。”

  医生笑着摇头,表示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体贴地出了门,把空间留给这对父子。

  段玉珏睁开眼睛,虚弱地看着面前金蓝眸的男人,那双蓝眸里毫无遮拦的关心和心疼让他心里暖,虚弱地开口:“你是谁?”

  “宝宝,你在说什么啊?”男人睁大眸子后退步,仿佛受不了般痛心疾地说道,在看着段玉珏眸子中的迷惑时,脸上的表情变,冲出去打开门喊道,“医生!”

  兵荒马乱之下,医生告诉司修,因为之前头被重物所击,所以造成了失忆,司修狠狠地咬牙,眸子里闪过狠戾,他绝对不会放过叶雾骅和那个亚雌性的!他们害得自己的宝宝住院还想双宿双飞?做梦!

  司修心里抽抽的痛,自己家的小雌性,什么时候不是被众人疼宠在心尖上,唯恐他有点点不高兴,结果现在却虚弱无力地躺在病床上,还失忆了!

  司修安抚地轻柔地摸着段玉珏的背部,段玉珏全身都有种暖暖的舒适的感觉,身体太疲累不自觉地就睡下了,司修看着睡着的瘦了大圈的儿子,趴在身后的男人怀里无声痛哭,“不要放过他们!”

  高大的男人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伴侣和孩子,冷硬的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温柔,“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乖,修,不要哭,不要哭。”

  任何敢伤害他伴侣和孩子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他个也不会放过的!

  三天后

  段玉珏在这几天里大致摸清了这个世界的些规则,他醒来见到的那个金蓝眸温柔慈爱的男人是他的爸爸,也就是生他的那个人,那个高大威严黑银眸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也是自己爸爸的伴侣,自己还有个哥哥,长得很像父亲,样的黑银眸,只不过因为年纪轻的原因,身上带的更多的是种锐气而不是父亲的严肃沉稳。

  段玉珏揉了揉眉心,这个世界有些奇怪,他跟自己以前多看到的那些人类世界不样,他这里并没有女人,承担了生育任务的是亚雌性和雌性。

  这个世界分为兽人亚雌性和雌性,其中兽人最为强大,雌性最为娇弱,但是雌性却很宝贵,他们享受着最好的资源,受着所有人的保护。

  兽人可以化身为兽,他们有着最强悍的武力,并且可以晋升;雌性不可以化身,但是他们会有着相对较高的精神力和孕育力,他们能生下天赋较好的兽人和雌性;亚雌性的地位最尴尬,他们的武力没有兽人那么强,精神力和孕育力比雌性差很多,甚至不能诞下雌性,但是由于大6上的雌性太过稀少和珍贵,亚雌性也承担了生子这任务。

  这是他从爸爸司修身上得到的些答案,更多的事情司修并没有告诉他,他可能还需要自己去寻找真相。

  自己刚醒来这段时间,全家人都把自己捧在手心里,连翻个身爸爸司修都要帮忙,生怕自己有个万,段玉珏抿起唇,他身为花妖族里唯的丹药师,向是保护整个族落的角色,没想到今天却被别人严密的保护着,

  不过,这感觉似乎还不错。

  这么想着的段玉珏轻轻地扯动了下唇角,想要露出个笑容,却看见自家爸爸的脸僵,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宝宝,哪里不舒服啊?让医生来看看吧。”

  段玉珏:“不用了,爸爸,我很好。”

  微微上挑的唇角恢复了平静,司修对叶家的恨意又深了层,瞧刚刚小宝贝悲伤的样子,说不定是想起了什么痛苦不堪的往事呢!自家那么开朗爱笑的小雌性,竟然从醒过来以后就没有再笑过!偶尔扯动嘴角也跟哭样,让他的心都痛了!

  这全都是叶雾骅的错!

  司修又在心里狠狠地给叶雾骅记了笔,才慈爱的对着自己宝贝笑道:“宝宝,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会?想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爸爸,我有点困了,”段玉珏面瘫着张脸说着,把被子往上拉,闭上眼仿佛睡了般。

  司修叹口气,给他掖了下背角,满目心疼地看着自家的小雌性。

  段玉珏对司修的那种眼神已经相当习惯了,仍然能面不改色地闭着眼睛神游。

  这个世界确实还好,他有双爱他的夫夫,有个极度弟控的哥哥,没什么不满意的,段玉珏这般想到,也许唯很痛苦的事情就是——他把上辈子面瘫的习惯带来了!

  简直不能忍!他刚才真的是只想给自家爸爸笑下,笑下而已啊!

  为什么司修会脸惨不忍睹地问自己是不是伤口疼啊?!为什么啊!

  他真的是在笑!是在笑啊!

  段玉珏有些抑郁地在心里磨牙,上辈子他是花妖族唯的丹药师,为了震慑全族的熊孩子,不得已才装出副高岭之花的模样,可是事实上,他很亲民的好不好?!

  他也很想要抱抱那群可爱的孩子们啊,他也想给那些孩子们个爱的鼓励啊,为什么他们都会脸世界末日的绝望啊!

  段玉珏很痛苦地挠墙,难道他真的又要做辈子的高岭之花吗?!

  不,他定能笑得出来的!

  段玉珏坚定地想,嘴角轻轻动,只听得司修惊慌地说道:“宝宝宝宝,你哪里疼?!医生医生!”

  段玉珏:“”

  段玉珏放弃了亲民路线而坚定地走在社会主义高冷的康庄大道上,实乃可喜可贺,司修为连几天自家小雌性个笑容都没有而惊慌,特地去找了医生,医生沉默了好久,才低声说道:“因为失忆前所经受了巨大的痛苦使病人放弃了笑容来完成种变相的自我保护,也就是说,病人有些心理阴影而导致他不能完成个笑容。”

  段玉珏:“”心理疾病你妹啊!我心理正常得很!

  司修忧心忡忡道:“这该怎么办啊医生!我的宝宝不会有什么事吧?!医生你救救我的宝宝!”

  段玉珏:“”

  医生:“夫人你不需要担心,病人只是因为心理原因不想笑出来,等他想笑了自然能笑了。”

  段玉珏:“”我明明是想笑笑不出来啊!

  由于医生建议段玉珏应该经常出去走走接受外面的风景来维持

  个好得心情,司修改前几天绝不允许段玉珏出病房门的样子,亲自带着段玉珏去医院里的小花园坐会。

  段玉珏觉得,这是那个医生坐得唯件好事了。

  小花园的花开得很漂亮,身为花妖的段玉珏对这些花朵很亲近,有他们在这片小小的土地上他也能更安心,闭上眼睛感受着清风拂面,段玉珏心情好了不少。

  当然,就算是心情好,他也不会去挑战微笑了,他还不想被司修以‘身体不舒服’这个理由带回病房,然后在未来的日子里以‘出门吹风着凉’为理由禁足。

  司修的通讯器已经亮了好几次了,每次看见通讯器司修的表情就更难看分,这时候已经非常难看了,段玉珏开口道:“爸爸,我从这里等你。”

  言下之意就是让司修去接那个人的视频,司修勉强对着段玉珏慈爱的笑笑,“宝宝乖乖从这里等我哦,”

  段玉珏从这里坐了大约三分钟了,个高大的银银眸的男人走过来,他的五官格外深邃立体,刀凿斧刻般,令人印象深刻,他站在段玉珏身前,声音低沉而冷冽,像那些肃杀的曲子,有着浓浓的压迫感,他低声问道:“住院部在哪里?”

  段玉珏指了指方向,道:“向那里走几百米就到了。”

  男人冲他点点头,“恩。”转身向前走了,段玉珏闭上眼睛,感受着风中带来的花朵的芬芳。

  不过分钟,那个男人又回到了这里,问道:“医疗部在哪里?”

  段玉珏指了指跟住院部相反的方向,道:“那边。”

  男人又冲他点了点头,嗯了声就走了。

  段玉珏皱眉,看着男人动作飞快地消失,他甚至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残影。

  段玉珏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雌性身体柔弱绝对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啊。

  那个男人又次出现在段玉珏眼前,问道:“配药部在哪?”

  段玉珏面瘫着脸看了他好会儿,才指指另外个方向,拿出个小瓶子放在椅子上,道:“我想你需要这个东西。”

  说完,段玉珏转身就走,司修还不回来,他有些担心。

  男人犹豫了会,拿起来椅子上的小瓶子,打开竟然看见两颗圆滚滚的阶丹药“清”,忍不住抬起头目光深沉地看着远走的背影单薄的雌性,嘴角勾起了点弧度,真是有意思的小东西啊。

  段玉珏倒是没想那么多,给男人的那东西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两颗糖豆罢了,他的储物空间里有的是,那种丹药般都被他当作零食吃的,起床气的时候吃两粒,能早点回复清醒,是醒脑的好东西,那个男人找了三次都没找对地方,段玉珏深深地感觉那个男人需要清清脑子。

  远远地,段玉珏看见了司修的影子,但是司修前面明显地还有人,他加快脚步想要过去,就听见司修尖利的声音:“你们给我滚——!”

  第二章

  远远地,段玉珏看见了司修的影子,但是司修前面明显地还有人,他加快脚步想要过去,就听见司修尖利的声音:“你们给我滚——!”

  段玉珏脚下顿,他来到这个世界虽然仅仅只有几天,但也知道司修是个与人为善的人,向今天这么愤怒连声音都有些破调的情况还是第次见,段玉珏加快了步伐,想要去保护司修。

  段玉珏上世是花妖,他的父母在他出声没多久后便死在与兽族的对抗中,他是被族中的人共同抚养长大的,虽然不缺吃不缺穿,族内的人也给了他亲情,但是父母那般毫无原则的宠溺和爱护是他从未感受过的,而司修和段闫翼却给了他,这点他真的很感激。

  段玉珏是个护短的人,上世花妖族比起兽族来显得无比弱小,但在兽族强大的攻势之下他们却顽强地存活了下去,没有被灭族,其中个最大的因素就是他们团结护短,这个习性自然也被他带到了这世,看到司修被气成这个样子,段玉珏对来人点好感也没有了。

  段玉珏向来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的信条,当然他也有这个实力,当初在兽族和花妖族的次战争中,花妖族伤亡惨重,族内的丹药师全军覆没,这时候刚刚成年天赋最高的段玉珏就承担起了这个任务,甚至为此由个“正常”的花妖变成个高冷大神,据说花妖父母经常用段玉珏来恐吓花妖宝宝。

  “爸爸,”段玉珏走到司修身边,声音平静淡漠,张精致的脸上丝表情都没有,狭长的凤眸黑沉沉的,如同无机质的琉璃般,折射出冷芒,看得江玉泉心中颤。

  江玉泉定眼看,也只看到段玉珏冷冷淡淡的表情,那孩子眼眸盯着他父亲的手,点余光都没给自己,江玉泉暗笑自己多心了,段玉珏这个人自己还不清楚吗?没有心机,单蠢的可怕,要不然自己当初也不会看上他,这种孩子,自己拿捏得住!

  这个样子,估计是因为雾骅退婚而不舒服吧?江玉泉暗笑,为自己儿子的魅力而喜悦,但是很明显,现在有个比段玉珏更好的,那孩子的孕育力高达7呢!这生中怎么也会有4个孩子吧,万里面有个小雌性,把他嫁给自己的娘家,对娘家绝对是大利!

  更何况那孩子的精神力也高达8!而且,那孩子乖巧可爱惹人怜,比起大少爷脾气的段玉珏好的可不是心半点,但是江玉泉是绝对不会把这些心理活动流露出来的,他会告诉这个孩子自己多么喜欢他,要让段玉珏为自己所用,毕竟奕卿闻再好,家里还是太弱了,雾骅的政途还需要段家和司家的支持啊,他不在乎会不会得罪司修,他知道司修是个宠儿子的,只要段玉珏说好什么都好说,而让段玉珏说好,实在是太容易了。

  最重要的是,因为段玉珏受伤这件事,自己家里那位已经责打过雾骅了!甚至对自己都没有好脸色,连好几天没回过家了,想到这点,江玉泉就暗恨。

  司修低下头看着儿子握着自己的手,脸上有丝慌乱,刚想开口让儿子离开,就听到江玉泉笑意盈盈地说道:“小珏,怎么这么久也没来阿叔这里玩?阿叔很想你,前几天从金牛星得到你最喜欢的钻石果,个不拉地全给你留着呢!”

  江玉泉也不会傻到直接开口说叶雾骅的事情,自然是声东击西,“这还是雾骅专门跑去金牛星给你准备的呢。”

  司修身子都有些不稳,他们家难道缺几个钻石果吗?!张口闭口叶雾骅,这不是往他孩子心窝窝里扎吗?!

  段玉珏握紧了司修的手,手指轻轻地刮过司修的手心,让他放松下心情,“钻石果,那是什么?”

  司修心里急,江玉泉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是笑眯眯地从储物空间里拿出来个钻石果,递给段玉珏道:“小珏,你最喜欢这个了,看这尖上红,果皮黄,看就是你喜欢吃的那种,雾骅拿来的全是这种,你最喜欢的了,据说是那孩子只只从树上采摘下来的呢”

  江玉泉喋喋不休,句句不离开叶雾骅,司修早就急了,冷声道:“江玉泉,你可以走了。”

  江玉泉抿了下唇,看了沐空安眼,目光不舍,又看了司修眼,欲言又止,半晌勉强笑了笑,“好。”

  司修差点被气吐血!这是挑拨他和孩子的关系啊!

  段玉珏拿着手中的钻石果放在司修面前,声音中带了些疑惑,“爸爸,昨天你让我拿去喂咪灵鸟的不就是这个果子吗?这果子不是喂鸟的吗?”

  司修愣了下,揉着自己孩子的头,笑得格外开心道:“没错!就是喂鸟的!宝宝可不许吃明白吗?!”

  江玉泉脸黑了半,好半天才勉强笑了笑,段玉珏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昨天他确实是用的这种果实喂的咪灵鸟!

  “小珏,这可是雾骅个个从树上摘下来的,为了摘这个,他还受了伤,心心念念就是为了让你吃到这果子,嘱咐我了好几遍”

  段玉珏感受着司修有些抖的手指,想着刚才还笑得开心的司修被江玉泉几句话就气成这样,心里不爽,直接打断了江玉泉,问道:“雾骅是谁?”

  江玉泉愣住了,道:“小珏你别吓阿叔,阿叔知道你生气,但是你生雾骅的气还能不要阿叔吗?”

  段玉珏:“我失忆了。”

  江玉泉愣住了,段玉珏又道:“不知道阿叔三句话不离开雾骅什么意思?我和那个雾骅有什么关系吗?”

  “不!你和他点关系都没有!”司修斩钉截铁地说道,把段玉珏护在身后,眸子冷得几乎结成冰,江玉泉有些不好的感觉,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啊修,我知道你生气,但也不能就此否认两个孩子的关系啊?”

  “他们的婚约取消了!”司修冷冷地抬起手,道,“这里不欢迎你,江先生。”

  江玉泉苦苦哀求,“婚约取消了他们的情意就能取消吗?他们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啊!啊修”

  段玉珏捏了捏司修的衣服,司修回过头来看着段玉珏,只见段玉珏认真地问道:“爸爸,这位阿叔是在推销自己的儿子吗?”

  “他的儿子没人要吗?所以才非要推销给我们?”

  看着段玉珏认真的脸,司修的戾气退的干二净,嘴角笑容灿烂如光,道:“宝宝明白就好。”

  “你们!”江玉泉白了脸,说不出话。

  司修慢条斯理地笑道:“怎么,江先生还真打算卖儿子吗?慢走,不送!”

  江玉泉白着脸看着这对父子,心里翻江倒海,气得眼睛都红了,扭头就走,司修看着江玉泉的背影,笑得前仰后合,拉着段玉珏到了取药室,让段玉珏从外面等着,自己去取药,段玉珏答应了。

  正从外边做得无聊,只听见个低沉的男声道:“请问卫生部在哪里?”

  段玉珏刚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抬头便看见那张严肃的脸,沉默了好几秒才指了个方向,说道:“在那。”

  男人抬脚就走,沐空

  安觉得这个男人不止需要清清脑了,他更需要换个脑!

  第三章

  从医院里养了几天,段玉珏终于得到了医生的特赦,可以回家了,喜极而泣的司修果断的放弃了病房里所有的物品,在段炎泷和段御凌的迎接下,带着段玉珏回家了。

  看着眼前类似鸵鸟蛋的‘大型蛋’,看着‘大型蛋’中突然敞开了个口子,露出连串台阶,段玉珏心中难掩惊讶,脸上不由得显露出来几分表情,司修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自家的小雌性,看到段玉珏变了脸色,心里些许惊慌,“宝宝,伤口疼不疼?!我们不出院了!让医生好好给你查查!”

  在前面走着的段炎泷和段御凌被司修的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