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要是延迟婚礼整个叶家就都成了个笑话!江玉泉那种好面子的人又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的生?

  于是今天上午接到通讯开始,江玉泉就直在联系其他人,他母家并不是多么显赫的家族,请自己母家的人来当证婚人未免有些不大好,于是江玉泉上午就在联系几大家族的人,询问有没有人肯来当个证婚人。

  可是没有!几个人都用身体不适等理由推脱,气得江玉泉差点摔了光脑,连奕卿闻都被他恨上了,昨天那件事情自然不可能瞒过他,看着奕卿闻那副风马蚤样子江玉泉心里就不舒服,今天又出了这种事情,江玉泉少不得赔笑脸说好话,务必使自己儿子的婚礼办得风风光光的,而做出那种糊涂事的奕卿闻更是让他厌烦。

  奕卿闻道:“拜访贺家,为什么?”

  他不说还好,说叶雾桦心里就烦躁,他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家世好天赋好能力好受人欢迎,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想到会要去贺家赔笑脸说好话他就难受,奕卿闻这始作俑者问,他心里的火就上来了,“你还问为什么?你知道昨天那是什么场合吗就做出这种混账事来?!那两个证婚人和个主婚人都不干了!”

  奕卿闻听,脸上的慌乱都掩饰不了了,订婚人和主婚人是婚礼最不可以缺少的角色了!订婚人主婚人身份的高低也直接影响到奕卿闻在众人眼前的地位啊!证婚人主婚人身份高,那是两家都重视奕卿闻,要是主婚人证婚人是随随便便凑得,奕卿闻简直不敢想象那个局面!

  “怎么会这样?”奕卿闻手脚冷急的团团转。

  “还不都是因为你昨天做的好事!”叶雾桦低吼出来,奕卿闻脸色惨白惨白的,叶雾桦烦躁地揉揉太阳岤,道,“你先进去吧,不要急,总会有人当的,婚礼也会如此举办的。”

  “恩,”奕卿闻含泪点点头,就像学院走去,可是谁知,他刚踏入只脚,道无形的门就把他弹出去了!

  个机械的冷冰冰地声音响起来,“警告,警告,您无权进入学院,请离开,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叶雾桦不敢置信地看着奕卿闻,奕卿闻疯了般想要闯进去,又被弹开了!

  这幕自然吸引了很多人!只听那个声音又次说道‘警告,警告,您无权进入学院’

  “奕卿闻!你又做了些什么?!”叶雾桦低吼出声,整个人都有几分狰狞。

  第四十章

  “我没做什么啊”奕卿闻后退步,心里的恐慌几乎达到了个临界点,那天被段玉珏那么冰冷的视线看着也没现在这么害怕,现在却怕的连手都在颤。

  或许开始奕卿闻真的是为了虚荣才去追叶雾桦的,但是最后还是真的喜欢上了眼前这个人,纵使这个人看起来有着各式各样的缺点,但是他是真的对奕卿闻好,疼宠在手心上的那种,前世今生,从来没有人对奕卿闻这么好过,奕卿闻现在真的很怕失去他。

  叶雾桦看见他这时候还在瞒着自5己,心里也是气急,他什么都不说自己能帮他什么?!又加上周围人正对着这里指指点点,叶雾桦的脸色就更黑了,冷冷道:“走!”

  奕卿闻自然知道他是在叫自己,尽管叶雾桦言语粗暴,但是奕卿闻点反抗都不敢有,连哭都不敢哭,小步跟着他走,叶雾桦脚步快,又是怒火之下,走得步子又大,奕卿闻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眼里的泪水在眼眶里转,点也不敢流下来。

  越往外走人越多,指指点点的人就更多了,尤其是奕卿闻这副小跑又想要哭泣的样子,兽人们致认为叶雾桦欺负了奕卿闻,有几个兽人跟叶雾桦关系好,自然上来劝了劝,叶雾桦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这个时候了还给自己抹黑?奕卿闻真是够了!整天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连雌性都没有他娇弱!

  叶雾桦的黑脸让那几个兽人无奈地摇摇头走了,其他兽人看见叶雾桦的眼神也都避开了,叶雾桦冷冷地看了奕卿闻眼,他从未用这么冷的眼神看过奕卿闻,奕卿闻吓得全身冷,心脏抽抽的疼。

  “雾桦”奕卿闻小心翼翼地看着叶雾桦的神情,叶雾桦完全没有理会他,径直带着他去了飞行器停放处。

  到了那里,叶雾桦回头打量着奕卿闻,奕卿闻小心翼翼地叫着叶雾桦的名字,叶雾桦冷冷笑,道,“不是走三步就喘喘,身娇体弱的都不能跑吗?这跑了十几分钟了也没见你脸色白点,”奕卿闻脸色瞬间惨白,叶雾桦伸手揉了揉太阳岤,有些疲惫无力道,“奕卿闻,你到底骗了我多久?”

  “我没有!”奕卿闻尖声叫道,满脸都是慌张,急急忙忙地拽着叶雾桦的衣袖,哀求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雾桦,你相信我,求求你你相信我”

  “那好,”叶雾桦深深地看着奕卿闻,转身进了飞行器,飞行器的门关,叶雾桦沉声道,“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昨天会变成那个样子,你告诉我你给段玉珏送得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告诉我那个情欲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被退学!”

  “雾桦”奕卿闻满脸哀求之色,叶雾桦闭上眼,狠了狠心,“说!”

  等奕卿闻把那些事情点滴地告诉叶雾桦,叶雾桦差点昏过去!

  他从未想到,在自己眼里,小鸟依人温和柔顺需要人保护的奕卿闻,竟然算计了这么多,还被人退学了!

  叶雾桦只觉得太阳岤抽抽的痛,疲惫的坐到位置上,道:“先回去,回去再说。”

  退学这种事情他也没办法啊,他只是叶家的继承人,不是叶家家主,更何况他还是个兽人!这种事情需要母父去出面才比较好,但是在这个时候,连个证婚人主婚人都找不到,上哪里找人去给奕卿闻说情呢?

  叶雾桦只觉得疲惫不堪,不知道前几天还意气风的自己哪里去了,现在简直糟心的不得了,那场订婚宴会大家族的雌性大多都看不上奕卿闻了,更何况段家蒙家强强联姻,现在做点什么都难。

  要是奕卿闻被退学的事情传出去,自家母父那里就不好应付,整个上流社会又会怎么看奕卿闻?!又会有谁愿意做他们的证婚人?他们的婚礼怎么办?延期吗?

  如果当初没有选择奕卿闻会不会好些呢?叶雾桦禁不住想起段玉珏那精致的眉眼白皙的肌肤,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如果当初选择了段玉珏呢?

  叶雾桦猛地晃脑袋,自己怎么能这么想?奕卿闻都已经是他的人了,他应该对奕卿闻负责的!更何况他爱奕卿闻,怎么会离开他呢?!

  “如果没其他的办法,我们只能先把你的资质透露出去了,”叶雾桦疲惫地揉着太阳岤,看着奕卿闻惧怕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条件反射地安抚他,“透露出去以后,应该不会被退学了,证婚人应该也要好找些”

  对啊!奕卿闻眼神亮,自己还有资质!

  下了飞行器,江玉泉奇怪地看了他们眼,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母父,”奕卿闻怯怯地叫道,这几天江玉泉对他越来越冷淡,他不得不小心点,叶雾桦犹豫了下,但是他是兽人不好出面,只能道,“母父,小闻被退学了。”

  “什么?”江玉泉深吸口气,眼眸阴沉沉地看着奕卿闻,冷声道,“你跟我过来,小桦你先去准备下,会去贺家。”

  “母父,”叶雾桦犹豫了下,看到江玉泉坚定的眼神,知道自己母父不会害奕卿闻,就只得走了,江玉泉确定自己儿子走远了,巴掌重重地打在了奕卿闻脸上,奕卿闻直接倒在地上!

  “你做的那些肮脏事看你怎么收场!”江玉泉怒道,奕卿闻低声哭了起来。

  这时候学院已经放学了,莲方挽着段玉珏的胳膊就出去了,段玉珏拗不过他,自然让着他,出了门便看见蒙擎刃在门口等着,段玉珏犹豫了下,还是道:“我要和莲方出去下,”

  蒙擎刃温柔地对着段玉珏说,“我不可以去?”

  段玉珏犹豫地看了看莲方,他记得莲方不喜欢见到生人,蒙擎刃顺着段玉珏的眼神看向莲方,心里几乎恨出血来,却果断地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拿出了把匕,他记得资料里写过莲方喜欢武器之类的东西,自己最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把匕,本来打算送给小珏防身的,现在却给了别人,想想真是恨出血来啊。

  本来打算送给段玉珏的东西,怎么可能普通,抽出刀柄,刀片在阳光下折射出光来,莲方满意地点点头,大方道:“去吧。”

  他的时间不多了,当然要给自家好友把把关,到了另个星球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段玉珏对着蒙擎刃点点头,“起来吧。”

  蒙擎刃看着莲方挽着段玉珏,心里都在滴血,但是还是故作大方道:“好。”

  至于送人的那把匕,呵,迟早他会弄到把情侣匕,实在不行就自己做!

  第四十章

  段玉珏和莲方出去也就是去吃个午饭,因为好久不见了有些秘密的话要说,所以那时候段玉珏才会拒绝蒙擎刃,但是蒙擎刃这个家伙占有欲太大,所以千方百计地要跟他们出去。

  莲方和段玉珏是多少年的好友了,两个人年龄差的小,几乎是起长大的,成年后个接管了丹药师的位置,个成为了治疗师,都在族里享有很高的地位,但是他们俩年龄还是太小了,跟其他几个人自然没什么共同语言,于是两个人就更亲密了,这种亲密即使换了个时空也没有什么改变,两个人时不时地些小动作简直快要把蒙擎刃气爆了。

  就这么顿午餐时间,莲方和段玉珏亲密的小动作不断,偏偏这两个都没什么自觉性,走在起简直把蒙擎刃彻底无视了,蒙擎刃口老血噎在喉咙里,却点点都不能作。

  喂喂!你吃过的东西就不要往小珏嘴里塞!有病毒的你知不知道?!

  段玉珏张口接了莲方投喂过来的零食,嚼了嚼,赞叹道:“味道还不错。”

  莲方把剩下的塞到自己嘴里,道:“我也觉得挺好吃的,老板,再来串!”

  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亚雌性,头都白了,脸上却有着温和而慈祥的笑容,看着那两个亲密的雌性,忍不住在串零食上多加了几块给他们,当然最后付钱的绝对不是这两位雌性。

  蒙擎刃心情越来越差,幸好他本来长相就是冷峻型,不笑的时候本来就有几分威压,冷冷淡淡扫人眼就让人心生压力,蒙擎刃看到段玉珏又和莲方分食串零食,心里狠狠地磨了磨牙,又跟那老板要了串,老板连忙给他做好,蒙擎刃拿着那串零食想要给段玉珏,段玉珏挥了挥手,道:“你吃吧,我和莲方吃串就行了。”

  蒙擎刃:“”明明是样的我手里的就比不上莲方手里的吗?!宁愿跟他吃个都不肯跟我起吃!真是太过分了!

  蒙擎刃身上的黑气都快具体化了,段玉珏忙着跟莲方抢食打闹,还真没有注意他,沉默吃醋黑化的蒙擎刃就跟在他们后面,直充当着提款机的角色,点东西也没吃,那串零食被他找了个地方扔了,继续跟着那两个雌性满大街走。

  于是大街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幕,两个雌性在前面边吃边走,后面个兽人沉着脸跟着,那画面还真的很吸引人眼球啊。

  就在莲方和段玉珏想要把整条街都吃个遍的时候,莲方的光脑通讯器响了,莲方打开光脑就皱起眉头,那面不知道说了什么,莲方的笑容越来越冷,最好嗤笑出声,不知道莲方说了什么,光脑紧接着就被关上了,莲方把手里的零食塞给段玉珏,道:“小珏,我要走了,记住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不要逃避了,”莲方笑了笑,恶趣味地说道,“乖”

  段玉珏:“”本来在莲方嘱咐段玉珏的时候,他还挺感动的,最后句出现,段玉珏直想送他程!

  “滚!”

  “噗,”莲方笑得明媚,“别担心我,我可不像你样,原来所有的责任都不在了,我只需要让自己活得开心就好,只要我自己开心,其他的都无所谓,所以我注定不会受伤,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莲方伸出手抱了抱段玉珏,所有的表情都掩藏在拥抱后面,蒙擎刃从后边看着,眼眸阴沉阴沉的,只感觉这个雌性对自家小雌性有什么不良企图,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个什么啊摔!

  他们俩说了什么蒙擎刃都听不到,估计那雌性是用了什么隔音器,蒙擎刃郁闷地在心里挠墙,看着自家小雌性露出那种不舍的目光,恨不得直接把莲方丢到九霄云外再也不要出现在段玉珏面前!

  “小珏,”莲方闷闷的声音从段玉珏怀里响起,“记住,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不要让我担心。”

  段玉珏沉默了会儿才道:“别说的好像是生离死别样,明天学校就能见到。”

  莲方从段玉珏的怀抱里出来,笑了,“小珏,我满十八了,嘘,什么都不要说,”莲方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唇瓣上,“我从不会受到伤害,小珏,我现在多么希望你性格跟我样,但是那就不是我的小珏了。”

  “别的我不会嘱咐你,但是有件事情你要记好了,千万不要让那个亚雌性回到学校,”莲方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善良也要用对地方,这件事情你必须听我的!”

  “我知道了,”段玉珏抿了抿唇,点头道。

  莲方对着段玉珏笑了笑,他们两个人之间不需要再见这两个字眼,段玉珏自然也不会去说送他之类的话,他们都知道不需要这种场面性的东西。

  段玉珏看着莲方的背影,动不动,蒙擎刃银色的眸子暗的如同黑色,他走到段玉珏身旁,道:“在看什么?”

  段玉珏抿了抿唇,觉得对方已经是自己的伴侣了,告诉他些事情也就没什么了,就道:“方方要走了,我有点伤心。”

  “你跟他关系真好,”蒙擎刃好似感叹地说道,嘴角还有些笑意,但是眸子却是暗沉沉的,语气也没有什么起伏。

  “恩。”段玉珏点了点头,看着莲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蒙擎刃深深地看着段玉珏恋恋不舍的样子,突然露出了个笑容,道:“这家店挺不错的,进去吃点东西怎么样?”

  段玉珏点了点头,跟着蒙擎刃去了二楼包间,刚进去门,蒙擎刃下子就把段玉珏抵在墙上,直白猛烈的吻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段玉珏愣,感到蒙擎刃的舌头在自己嘴里疯狂地卷动,感到丝丝不适,推了推蒙擎刃想要他离开,但是这点力气对于蒙擎刃来说哪里像是拒绝?蒙擎刃又怎么会停下来?

  蒙擎刃当即就戳了下段玉珏的腰,段玉珏闷声叫出来,蒙擎刃手撑着段玉珏,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触摸嫩滑的肌肤,嘴上还下了几分力气啃咬着段玉珏!

  ‘唔!’

  第四十二章

  “蒙擎刃!”趁着蒙擎刃放过自己唇瓣啃咬自己锁骨的时候,段玉珏大声喊了出来,蒙擎刃愣,泄气般压在段玉珏的身上,段玉珏嫌弃地皱眉,重死了!

  “起来,”段玉珏推他,因为刚刚深吻的原因,语气里还带着些娇喘,点威慑力也没有,蒙擎刃继续赖在他身上,头直接抵在段玉珏的肩膀上,伸进段玉珏衣服里的手还没有拿出来,像是在耍赖般。

  段玉珏十分不喜欢这种情形,蒙擎刃整个人都赖在他身上,呼吸出来暖洋洋的热气直接喷洒在他身上,蒙擎刃本身就带了侵略气质,这时候这般强势地把他围困起来,这让段玉珏感到有点不舒服。

  而且,因为蒙擎刃的挑逗,段玉珏竟然感到身上的血液有几分颤动,这种不受他自己控制的样子让他极其不舒服,连带着对蒙擎刃都有几分抗拒。

  “放开我!”段玉珏深深呼了几口气,让自己身上的血液沉浸下来,他的声音有些冷,不再是刚才软绵绵的样子,语气里颇有几分强硬。

  蒙擎刃默默地将还在眷恋着段玉珏肌肤的手指抽了出来,头颅半低着,浑身竟然弥漫着种悲伤的气息,他低着头,小声地问道:“小珏,你很讨厌我吗?”

  啊?段玉珏不明觉厉地看着蒙擎刃,蒙擎刃扯出个略带悲伤的笑容,“小珏果然不喜欢我,和莲方都可以搂搂抱抱,却不允许我碰你下,”蒙擎刃深深地吸了口气,银色的眸子里流露出刻骨的悲伤,“不过没关系的,我会等你的,小珏,就算小珏很讨厌我,我也不会离开小珏的。”

  段玉珏莫名地觉得很心虚,瞬间将莲方的那些理论忘了个干干净净,气势瞬间弱了截道:“我没有讨厌你”

  “不讨厌我?”蒙擎刃古怪地看着段玉珏,“可是对于其他未婚夫夫来说,为了早日有自己的孩子,都早就有了某些亲密的接触,雌性们似乎很喜欢这个呢,而小珏却点也不想让我碰”

  段玉珏感觉自己被雷劈了,蒙擎刃微微笑,道:“没关系,我会等小珏的,小珏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是,”段玉珏还没松口气,就听到蒙擎刃的个‘但是’,瞬间就警觉了不少。

  “小珏,”蒙擎刃真挚地看着段玉珏,眼眸里有几分不好意思,“这个真的不好控制,要是我个控制不住做了小珏不喜欢的事情,小珏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蒙擎刃后悔了,他真的不能再继续忍受下去了,他真的等不到段玉珏真正长大的那天了!他直以为他自己理智警醒,这才知道自己的占有欲是这么大,大到都能摧毁自己的理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