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语气道:“自然这样,那我们需要检验下奕卿闻同学的精神天赋再做出决定,当初让奕卿闻同学暂时退学的决定并不是我自己做出来的,现今也不应该由我自己作出决定,我会和泉校长以及精神学院的院长等人起重新作出决定,当然,我们也会邀请这年级的同学,雌性和亚雌性两个班级都会被邀请,尽量做到公平公正,请江先生和奕卿闻同学放心。”

  学院里有两位校长,位是这位雌性校长,姓浅;位是兽人校长,姓泉,平日里有什么决定也是两个人共同商讨的,绝没有人独言的状况,所以这时候浅校长提出这个解决方案自然是合情合理,江玉泉也反驳不了,只得赞同。

  奕卿闻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转折,他还以为校长会很高兴地接受他,没有想到还要什么全校决定?!

  他那么高的天赋!为什么还要犹豫!

  尽管在心里千万般不甘,可是奕卿闻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多说多错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浅校长很快通知了所有人,为了表示这件事的公平公正,这次他们并没有进入虚拟,而是去了学院大礼堂。

  浅校长拿出个白色的水晶球放在桌子上,奕卿闻就站在他身边,浅校长面色严肃道:“因为某些原因,奕卿闻同学被学校给予了暂时退学的处理,但是因为奕卿闻同学真心悔改,并且愿意道歉,所以学校打算再给奕卿闻同学次机会。”

  没有想到自己被退学这件事会被当面公开,奕卿闻脸红的都快滴出血了,浅校长点也不顾他的脸面将此事完全公开,台下的人看奕卿闻的眼神多有怪异,让奕卿闻心里暗恨,吞下这份耻辱,他迟早会让面前的所有人付出代价的!

  台上面奕卿闻脸色通红的站着,浅校长依然是那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底下的人早已经议论起来。

  “这家伙还好意思站出来?那件事情做得那么恶心!还出来恶心人?!”

  “我现在只想送给他句话,人丑就要多读书。”

  “前两天他还找小珏的麻烦呢,哪里像真心悔过的样子,真心悔过早就该道歉了,我只看到这个心机婊四处招摇。”

  “连身上的痕迹都不知道遮遮,婚前就被兽人占有了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吗?真是不知所谓!”

  “婚前兽人就算忍无可忍出去泄也会继续忍下去的啊,兽人婚前与雌性生什么性行为,是早就把尊重这两个字吃了的代表吧?这个亚雌性脑子残了还这么高兴地出来秀,我当时简直快笑哭了。”

  “这亚雌性天天在秀智商下限,我都快笑哭了,现在也就只有个孕育值为七值得他骄傲,傲气些什么啊?”

  因为是在下面说些悄悄话,台上的人也听不到,低下的雌性亚雌性自然不会掩饰自己对于奕卿闻的不满,声声犀利地嘲讽和轻蔑的眼神让奕卿闻全身不自在,仿佛被人扒光了仍在大庭广众之下,难堪仿佛像层泡沫般浮在他的心上,奕卿闻死死地咬住下唇,突然有种扭头跑出去的冲动!

  但是他不能!

  这里只不过是些眼神和言语,就算是刀光剑影他也得忍着!自尊算的了什么?尊严算的了什么?如果不能继续上学,那么他还拥有些什么?

  被帝国第学校退学的自己,还有哪个学校愿意要他?如果没有学校愿意要他,他怎么才能学好丹药进入丹药师公会?进不了丹药师公会,那么谁还会真得尊重他?他怎么让这些小瞧他自己的人好看?!

  所以,就算是难堪愤怒委屈,就算所有的负面情绪排山倒海地压过来,他也要忍着,也得忍着!

  浅校长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将白色的水晶球退到奕卿闻的面前,道:“鉴于奕卿闻同学的特殊性,我们请他再测遍精神力天赋,好了,请奕卿闻同学伸出你的右手放在水晶球上。”

  奕卿闻深吸口气,通红的脸上也有了些喜色,他知道,今天就是自己最后的机会,而这个机会他定会把握住的!

  奕卿闻的手附在了水晶球上,水晶球先是爆出来耀眼的红色,紧接着是橙色黄铯绿色青色蓝色紫色然后停留在黑色!

  精神天赋为八!

  “嘶”场下片倒吸声,精神天赋为八,这是全帝国唯位精神天赋为八的

  人!

  段玉珏坐在第排,不明白他身边的人为什么是这般惊讶的表情,但是也隐约知道,奕卿闻回学校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段玉珏眸子里闪过丝冷芒,虽然奕卿闻回学校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他答应了莲方不会让奕卿闻回到学校的,那么他就定会做到!

  浅校长目光复杂地看着奕卿闻,道:“既然如此,那么”

  就在这个时候,有盆‘火泷花’突然出现在台上,那盆‘火泷花’好像是狂了般,长茎比个成年雌性的手臂还要粗!正四处甩着他粗大的长茎,鞭狠狠地抽到了桌子上!

  “校长!校长!”个雌性脸色惨白气喘吁吁地说道,“这盆‘火泷花’狂了!”

  “为什么这盆‘火泷花’会在这里!”浅校长如临大敌,想要靠近那盆花,瞬间就差点被那长茎抽到!

  “这盆‘火泷花’体温较低,我们本来打算穿过礼堂送回花房,没想到它竟然突然狂了!谁能制住它啊?”雌性有些绝望地说道,突然看见了奕卿闻,像是捉住最后根救命稻草般说道,“精神天赋有八!定和灵花的亲和度非常好!奕卿闻你快制住那盆花!”

  奕卿闻知道如果能制住这盆花,他肯定可以在学校里站稳脚跟,甚至可以有定的威望,可以打破他现在被排斥的僵局!

  这么想,奕卿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登时小心翼翼地接触那盆‘火泷花’,‘火泷花’好像没有现他的到来般,奕卿闻顺利地靠近了那盆‘火泷花’,那个脸色惨白的雌性呼了口气,可还等他彻底放下心,奕卿闻竟然被‘火泷花’鞭子抽倒了!

  那盆‘火泷花’还没有放过奕卿闻,他像是盯上奕卿闻样,长茎又次像奕卿闻袭去!

  “啊!”

  “天啊!”

  整个看台都被尖叫声包围,段玉珏皱了下眉头,跳到了台上,浅校长感觉到有个雌性跳上了台,头也不回就警告道:“不要靠近‘火泷花’,赶紧离开台上!”校长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奕卿闻小心!”

  第四十五章

  校长这么嚷,奕卿闻完全呆住了,整个人都反应不及,眼看着那长茎就要打到他的脸上,校长本想去护着他,但是身体稍微动了动,‘火泷花’就又伸出条长茎来抵抗他,校长僵立着不敢动弹,生怕惹得‘火泷花’狂,他们雌性没有战斗力,参加这次天赋验证的只有泉校长个兽人,但刚刚也有事出去了,现在就是想要毁掉‘火泷花’都难,更何况‘火泷花’本来就珍贵,学院也没有多少,现在活活毁掉这朵‘火泷花’也是心疼。

  但是不能因为个‘火泷花’就伤害了学生啊!

  浅校长眸子犀利,“除了‘火泷花’!”

  那个将‘火泷花’带来的雌性脸色更白了,杀了‘火泷花’可能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可是原本陪伴他送‘火泷花’的兽人已经被他打走了啊!那个兽人明显恋慕他,路上差点把他烦死,进学院他就把兽人打走了,现在要除掉这‘火泷花’谈何容易啊?

  “随行兽人已经走了”雌性有些气弱地说道,眸子里有些躲闪,他活了那么大,第次见到灵花疯的状况啊,就算灵花会生气会愤怒,最多也就是不理雌性了而已,怎么会攻击人呢?!

  他真的是第次见到灵花攻击雌性,而且攻击的对象还是个精神天赋为八的雌性!

  ‘火泷花’原本因为校长的动作而分出了半精力,长茎停留在半空中并没有直接打下去,这时候聪明的自然就知道不要乱动吸引‘火泷花’的注意力,但是奕卿闻明显不能保持冷静了,更何况那条带刺的长茎还在他眼前耀武扬威地摇动,目标正是奕卿闻的脸,那奕卿闻哪里还站得住?

  奕卿闻下意识地向旁边走了两步,手更是直接捂上了自己的脸,这下子可就直接把‘火泷花’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来了!它原本就盯上了奕卿闻,刚刚只不过是被校长吸引了注意力,现在注意力回到奕卿闻身上,长茎带着风般的呼啸声打了过来!

  奕卿闻双目圆瞪副被吓坏了的蠢样子,竟然连躲都不会躲了,直直地看着那长茎打了下来!

  “啊!”

  “天啊!”

  “怎么办?!”

  整个看台片混乱,尖叫声此起彼伏,江玉泉甚至完全顾不上奕卿闻,直接向看台高处走,看样子是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他的举动好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众人议论纷纷,尖叫连连,纷纷站起来随时准备跑出去,但最后也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出去。

  “奕卿闻!”校长心慌意乱地喊了声,要是奕卿闻在学校出了事,那可是学校的责任!校长往奕卿闻那里迈了步,本想要吸引‘火泷花’的注意力,步过后也就没动,哪里想到‘火泷花’理都没理他,只是用长茎飞快地向奕卿闻脸上呼!

  这时候校长跑过去也无济于补了,那长茎已经到了奕卿闻眼前!

  “啊!”奕卿闻尖叫,根本没有躲开长茎的能力!

  电光火石之间,段玉珏已经碰到了‘火泷花’,‘火泷花’的长茎顿在了空中,奕卿闻长声尖叫后却没有感到疼痛,小心翼翼地睁开眼透过指缝间看着外面,看到长茎在自己脸前厘米的地方,竟直接瘫倒在地上!

  段玉珏将‘火泷花’抱在怀里,用手抚摸它的长茎,寸寸地将长茎抽回来,‘火泷花’也没有反抗段玉珏,颇为顺从地将长茎收了回来,慢慢地那长茎竟被‘火泷花’收了回去,只留下与平常灵花无二的茎叶。

  这举动明显吸引了很多人,也让大台上紧张僵硬的气氛软化下来,段玉珏细细地抚摸着‘火泷花’的茎叶,轻声安慰道:“别怕,乖,别怕”

  段玉珏从未这般温柔过,那‘火泷花’僵硬的花体慢慢放松下来,花苞微微绽放点,又紧接着闭合了起来,仿佛是害羞了般。

  校长松了口气,看着段玉珏怀里温顺下来的‘火泷花’,眸子微微闪,他生共就见到这么两次灵花暴走攻击人的事件,这两次奕卿闻都在,这两次都是段玉珏解决的,这是不是说明了什么问题?

  奕卿闻的精神天赋明明是八,却不能安抚暴动的‘火泷花’,而段玉珏却可以!

  在‘火泷花’攻击所有向它靠近的人时,只有段玉珏向它靠近而没有被攻击;在‘火泷花’狂的时候,只有段玉珏能够靠近它安抚它的情绪,奕卿闻精神天赋为八都做不到的事情,段玉珏却可以做到,这是不是间接说明了段玉珏的天赋之高?

  校长心里有些激动,比精神天赋八还要有天赋的人,那天赋是有多么逆天啊?

  ‘火泷花’被段玉珏迅地安抚下来,花苞也微微开放了点,但是马上又会合上,然后又会绽放点,又马上合上,段玉珏看着好笑,不由自主地用手指轻轻柔嫩‘火泷花’的花瓣,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诧异地睁大了眼睛,生怕‘火泷花’又会暴走,那个带着‘火泷花’来的雌性倒吸口凉气,大声阻止道:“别碰它!会激怒它的!”

  “这个‘火泷花’不允许别人碰它的花瓣!”雌性大声喊道,因为他刚刚无意识地碰到了那‘火泷花’的花瓣才会使这‘火泷花’狂的,现在看见段玉珏竟然去碰这只‘火泷花’的花瓣,他紧张地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生怕‘火泷花’再次狂!

  而这个时候,奕卿闻已经往台下走,他听见了那个雌性的惊呼,心里沉,想也没想直接跳上了看台,周围人都被他巨大的声音吸引了,但是看到他像逃命般逃到了台上,并且不停地向上面走,似乎想要出去的样子。

  大部分的雌性心里忍不住产生丝轻蔑,刚刚还因为精神天赋为八而沾沾自喜的亚雌性,面对危险的时候竟然第个跑了,完全不顾因为他而站在台上两次企图救他的校长;

  而这个时候段玉珏主动站在了台上,不顾自身危险安抚了‘火泷花’,并且至今还站在台上安抚着‘火泷花’,让大家都获得了暂时的安全,这件事情本来跟他点关系都没有,可是段玉珏还是上台了,就为了保护大家!

  在场的所有人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种激荡和敬佩之情,段玉珏和奕卿闻比,孰优孰劣目了然,有天赋又怎么样!没有人品照样什么都没有!奕卿闻这种只有天赋没有人品的人,他们才不会喜欢!

  段玉珏的手指放在‘火泷花’的花瓣上,众人心均是紧,但并没有个人打算离开,反而是前排的同学都紧张兮兮地看着段玉珏,打定主意出事就上去保护段玉珏!

  可是他们所担心的事情点都没有生,在段玉珏抚摸上‘火泷花’花瓣的时候,‘火泷花’花瓣的颜色似乎更深了,然后花苞缓缓地开放,比其他任何时候都美丽!

  大家的注意力现在都在这朵‘火泷花’身上,‘火泷花’绽放的全过程他们自然全部收到眼底里,更是把‘火泷花’花瓣亲密地蹭着段玉珏手指的这幕看到了眼里,嘴角上都不由自主地带上了笑容。

  段玉珏和‘火泷花’相处的场面那么温馨而自然,人花之间流动着脉脉的温情,段玉珏

  小心地揉捏着‘火泷花’,‘火泷花’仿佛撒娇般蹭着段玉珏的手指,更是把段玉珏的手指含在整个花朵里!双方亲密的简直不像是人类和灵花,他们仿佛才是真正的亲人!

  段玉珏深黑的双眸里没有丝波动,仿佛是平静地水波,但是众人却能根据‘火泷花’的反应感觉到段玉珏的温柔,那个雌性不夹杂任何目的单纯清新的气息让‘火泷花’为之眷恋,也让众雌性和亚雌性心中感慨不已,隐隐约约的,他们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年纪尚小的雌性亚雌性还不明白这种奇异的感受,而校长却能鲜明地感觉到,脑海里长久所坚持的些东西碎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些新的东西,同时,他更是察觉到自己对于雌性丹药和灵花之间的关系有了种新的认识,这种认识让他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那个本来送‘火泷花’的雌性惊讶地喊道:“天呢!兽神在上!雌性和灵花竟然可以亲如家,你们之间的气氛让我好羡慕!冒昧地问下,你的精神天赋有多少?”

  段玉珏听到他的问题,手指轻柔地安抚了下‘火泷花’,因为有人突然靠近的缘故,‘火泷花’好像又有些紧张了,“精神天赋”段玉珏想了想,“应该是五把!”

  “这不可能!”那个雌性激动地喊道,“刚刚那个雌性精神天赋有八都不能安抚狂的‘火泷花’,而你如果仅仅有五的话怎么可能安抚桩火泷花’呢?!”

  第四十六章

  段玉珏沉静道:“天赋就这般重要吗?”

  段玉珏面容沉稳淡漠,没有丝被质疑的愤怒,只是那双平静没有丝波动的眸子看着那个雌性的时候,那个雌性突然有了要退缩的念头,心中竟然萌生了‘天赋也没什么’的念头,段玉珏平淡道:“奕卿闻天赋为八,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我的天赋仅仅有五,但是我却可以安抚‘火泷花’。”

  “我想,这恰恰说明,天赋并没有这般重要,”段玉珏把‘火泷花’抱得更紧点,“灵花是有感情的,你怎么对它,它就怎么对你,怀有利用讨好心情去接近灵花,灵花怎么会喜欢你呢?”

  那个雌性呆愣了下,思索般点了点头,目光复杂地看了段玉珏眼,段玉珏抬高手臂,示意他接过‘火泷花’,那雌性小心地接过‘火泷花’,‘火泷花’本来还很不满地闹腾了两下,段玉珏拍了拍‘火泷花’的头,道:“乖,我会去看你的。”

  ‘火泷花’乖乖地被那雌性带走了,段玉珏才转过身对着校长鞠了躬道:“校长,如果仅仅以天赋来决定个人是否应该被退学是极其不公平的,就算有天赋,他也不定会有成就,这世上有天赋的人太多了,历史上第二位七阶丹药师精神天赋只不过是五,比他有天赋的人很多,但是他却成为历史上第二个七阶丹药师,是因为他有心。”

  “他有颗无瑕的真诚的心,所以他可以有这般伟大的成就,”段玉珏看着校长字顿地说道,“而现今如果仅仅以天赋来决定个同学的去留,不是太草率了吗?”

  “对啊!”立刻有人赞同段玉珏的语言,“天赋不能决定切!”

  “个人的人品远远比天赋更重要!曾经的星际海盗也都是有天赋的人!”

  说到这里,有些人脸色直接变了,星际海盗至今还是令人恐惧的存在,他们强悍的力量不知道给帝国造成了多少损失,无可否认的,他们都是十分有天赋的兽人。

  如果有天赋却没有人性,最终培养出来的也不是人才,而是反社会人士,这种人对于帝国点用处都没有,反而是潜藏在帝国的毒蛇,这种人,还不如让他们当个废物呢!

  校长看着段玉珏,没有说话,似乎是深思的样子,奕卿闻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他慌乱地尖声道:“段玉珏!你报私仇!你在报复我!你怕我过你你才不愿意让我回到学校!你在嫉妒我!”

  段玉珏闻言连头都没有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