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处自然还有老师等着,所有的入口处都有老师等着,等候着完成任务出来的学生,测试自然可以放弃,遇到紧急危险情况的时候,只需要摁下光脑的危险信号,就会被立刻定位位置,会有专门的老师前来接他们出去的。

  这个测试为了保证公平性,是不允许任何人对外透露的,他们会在测试结束会对兽神誓,绝不会对任何人透露这里的切,绝不会给任何人点提示和帮助,向兽神誓这点对于大6上每个人都是极其重要的,他们绝对不会违背诺言的。

  这个测试本来就是让娇生惯养的孩子们学会独立思考团队精神,不会有任何人给他们丁点提示,切都要让他们在这里去感悟去体会去学习,切都要他们自己去做,衣食住行这些在家里都会被照料的事情,在这里都由他们自己完成,他们最多可以在这里待十天,以往最快完成任务的组也需要六天,所以,这些从小连顿饭都没做过的孩子们,要在这森林里负责起他们的衣食住行。

  而他们什么都没有带进来,没有衣服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折叠屋,这无疑是对这些孩子们最大的考验。

  而试炼森林的大名孩子们已经听过很多次了,站在这个入口处,激动和紧张交织,孩子们会不自觉地就会走入森林,等他们走进森林看见森林里堪比迷宫的情形的时候,大脑想清楚要从个地方等也来不及了,因为森林里郁郁葱葱全是绿色,感觉都是个样子。

  这是第个考验,也是学校想要告诉孩子们的第条真理:谋定而后动,三思而后行。

  而当老师看见段玉珏站在入口处交代自己同伴来这里找他的时候,不由得露出点微笑,段玉珏的名字他自然是听说过了,那份不顾自身危险的视频他也见过,心中对这个孩子本就多了份期待,现在看见他冷静自持的动作,心里更是多了丝赞赏和期待。

  但是老师并没有说话,守着森林的工作自然不能让雌性老师来,所以全部都是兽人老师,年轻的兽人老师露出丝笑容,如天山圣莲般精致的面容上有丝意味深长。

  虽然光脑不能定位,但是指个方向还是可以的,所以路向着西南方向走也并不是多么难的事情,随着第个粗犷的兽人到了入口处,段玉珏松了口气。

  看起来也并不是特别难走的样子,段玉珏歪着头想到,对面的兽人高大粗狂,下巴上留着长胡子,看起来更是粗狂,给人种很粗野流气的感觉,那兽人见了段玉珏,伸出粗大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脸上有丝绯红,结结巴巴道:“你你好,我是肖魂之,很高兴跟你个小组,”说完这句话,兽人露出个类似于羞涩的笑容,但是那画面太美,段玉珏忍不住垂下了眼眸。

  “我是段玉珏,”并没有更多余地介绍了,倒是贯符合段玉珏的性格,兽人沮丧地揉着后脑,自己好像又吓着位雌性了呢。

  并没有让这二人等多久,又有两个兽人断断续续地走了过来,个是阳光开朗爱笑的兽人,五官虽然平凡,但是笑起来也别有番魅力,“我是七莘,很高兴跟你们成为组员。”

  另位是个高大英俊的兽人,冰冷冷地样子,来了以后只说了句,“我是祁景黎,”然后个字都不说了,安安稳稳地坐在地上,看着他手里的光脑不动弹。

  七莘四处找话题,可是遇上两面瘫

  只能跟肖魂之聊得欢畅,约过了五分钟,又有个人到了出口,那个人比较矮小,看起来跟段玉珏差不多高,大家还以为是另外个亚雌性,结果那个人羞涩的笑了笑,脸上还有两梨涡,笑道:“我是西焕瀛,很高兴见到大家。”

  马丹!这个人竟然是个兽人!肖魂之惊愕地看着他,即使是祁景黎也回头多看了他两眼,那兽人羞涩地笑了笑,猛地用力,身高体重都是彪形大汉的肖魂之竟然直接被他推倒了!

  祁景黎:“”

  肖魂之:“”

  七莘:“”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重物倒地的声音,七莘第个过去了,扶起了面色惨白的位亚雌性,七莘小心地问道:“你的身体没事吧?我是七莘,跟你是个小组的成员。”

  那个亚雌性懒洋洋地抬了下眼皮,道:“我是封洺,我就是困了,你可以放下我了。”

  七莘:“”

  段玉珏:“”我为什么觉得我的小组成员没有个是正常人啊?!段玉珏默默地默默地扫视了圈,突然觉得肖魂之的大胡子很顺眼,整个小组,也就肖魂之和七莘能够交流了吧?

  第四十九章梦千航

  七莘率先笑了起来,阳光开朗的笑容极易引人的好感,“很高兴能跟大家个小组,我是七莘,来自‘指挥系’,四年级希望在未来的十天内我们能够相处愉快。”

  肖魂之挠了挠头,憨厚地笑笑,“我是肖魂之,来自‘体术系’,四年级,我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是队里的脏活累活我全包了,”

  ‘体术系’属于‘武力系’的个分支,学生大多是武力天赋并不好的人,因此他们注定无法在武力上取得更好的成就,于是更多地用来锻炼塑造,达到上的强大。

  西焕瀛羞涩地笑了下,秀气的脸带着团红晕,道:“我是西焕瀛,来自‘军用武力系’,四年级,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

  “我是封洺,‘精神灵花系’,五年级,”封洺来眼睛都没抬下,躺在地上副慵懒的样子。

  “祁景黎,‘物理科学系’,四年级。”祁景黎简洁道,众人不自觉地看了他眼,这冰冷的气势还以为是武力系的呢!

  “段玉珏,‘精神丹药系,四年级。”

  “封洺,你是五年级的学生,参加过次这个测试了,有什么经验分享分享呗?!”肖魂之大大咧咧地说道。

  “我没参加。”封洺闭着眼睛道。

  “啊?”

  “我上次睡过头了没参加,”封洺解释了下。

  “”

  “那我们先来对照光脑看下我们的任务吧,”七莘嘴角的笑容停顿了下,先组织起来,作为‘指挥系’的学生,指挥能力绝对是这几位比不上的。

  这次连封洺也站起来了,几个人同时打开光脑,把六个人的光脑连接在起,紧接着六个人的光脑上出现了几行字,七莘将它们念了出来,“1取得‘杏淙花’的花粉,2取得二阶异兽‘火银鹰’的丹核。”

  两个任务,并不多,但是每个任务都足以让他们变变脸,‘杏淙花’是种极其排外的灵花,它会主动攻击出现在它眼前的人类,是种极其难说服的花朵,虽然它的攻击力并不算很高,但是也改变不了它的花粉很难得的事实!

  ‘火银鹰’更是种二阶异兽中最为强悍的存在,这座试炼森林里面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异兽最高等级就是二阶,而‘火银鹰’就是在这里称王称霸的存在,它们有双银色的翅膀,坚硬异常,但是当它们动能量时,那银色的翅膀上有层火红的颜色,据说瞬间能把只二阶异兽烧成灰!而且,‘火银鹰’可是群居动物。

  “卧槽,”肖魂之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光脑,“学校是玩我呢吧?”

  段玉珏倒是没什么异常,所有的灵花灵草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他前世杀过太多的兽族,对于这种赢并不感到害怕,面上还是那副样子,平静地关了光脑。

  “所以我们只有两个任务,”七莘叹了口气,这两个任务顶别人五个任务了,该说他们运气好吗,竟然把最高难度的两个任务起抽到了。

  而且,七莘默默地在心里排除了下,现六个人中只有两个真正的战斗力,自己是指挥系的,祁景黎是物理科学的,个雌性个亚雌性更是不用说了,所有的战斗力就剩下了肖魂之和西焕瀛,但是肖魂之是体力系,也就是说武力天赋并不好所以才会选择这条道路,那么,面对坚硬异常的‘火银鹰’点优势都没有了;西焕瀛看起来瘦瘦小小清清秀秀的,虽说上来就推倒了肖魂之这位彪形大汉,但是真实实力自己也不大清楚,怎么对对付‘火银鹰’?

  七莘突然觉得很悲伤,纵观整个队伍,怎么就没有个靠谱的人呢?

  “先选个队长吧,”段玉珏突然出声道,卷长的睫毛轻轻颤了两下,打断了七莘悲催的心情。

  “确实需要个队长,”西焕瀛羞涩地应和道,祁景黎默默地看了圈,道,“我选七莘。”

  其他几个人自然没意见,七莘摸了摸鼻子,无奈地环视了下周围,认命道:“既然这样,那我尽量不辜负大家的信任”

  “别文绉绉的了,大家都是组的!”肖魂之甩了甩手,道,“我们是不是该进森林了?任务时间也就是十天,我们不能继续磨蹭下去了啊!已经慢了别人大截!”

  “别人说不定还没有会和,”祁景黎冷冷道,肖魂之愣,也想起了森林里满目的绿色,憨厚地笑了,“也是哦,”随即又振奋道,“那我们快进森林吧!我们已经领先了,继续领先下去吧!”

  段玉珏:“太阳快落山了,我们现在应该决定的是今天晚上怎么过,晚上森林里会有很多野兽的,在太阳下山之前定要进入森林,要不然会被取消测试资格。”

  “而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晚饭,睡觉,防卫。”

  “还是先进去吧,”段玉珏叹了口气,率先进入了森林,几个人随后也进去了。

  入目的便是片绿色,直插云天的树木,满目的花草,无法辨认任何方向,进入森林,就已经失去了方向感。

  段玉珏看了看太阳的位置,道:“大约还有个多小时太阳就会落山了。”

  没错,这坑爹的测试连个表都不给他们,光脑也不会提醒学生时间,只能由学生自己来计算。

  七莘意味深长地看了段玉珏眼,道:“那这样吧,大家分散点,注意不要太远,在森林里留下标记,定要赶紧回来,肖魂之和西焕瀛去打点猎物,我和祁景黎去找点柴火,段玉珏和封洺在这周围寻找点野果,就从这里守着吧,估计大家也不会做东西,就简单地烤下吧。”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没有异议,转眼间就分散出去,封洺直接躺在了地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般,段玉珏向周围看了看,看到株隐藏在草木里面的‘含羞花’,段玉珏犹豫地看了看封洺,还是选择了心灵沟通。

  “你帮我看着下这个人,如果他有什么危险告诉我,可以吗?”

  “可以可以!”含羞花先是愣,后微微绽放了花朵,激动地声音都有些变调。

  “好的,谢谢你,”段玉珏装作不经意间触了触含羞花的花瓣,转身向里面走去,他毕竟是花妖,众人所惧怕迷路的森林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森林里的灵花灵草全是他的伙伴,不会迷路的。

  但是他走后,封洺紧闭的双眼睁开了,随意拔下了根草,眸子里滑过丝暗光,“段玉珏,吗?”

  封洺闭上了眼睛,继续去睡觉了,段玉珏往里面走了点,别指望个花妖会做饭,同样段玉珏也不会指望其他人的手艺,这时候还是找点野果最实际,而且,既然这次任务需要猎杀魔兽,那怎么也需要准备些丹药。

  同在个组他们就是暂时的同伴,要是让同伴精疲力竭或者受伤没有恢复丹药的话,他这个丹药师也是丢死人了。

  更何况,丹药师从来都不是个需要人保护的职业,认为丹药没有攻击力的人,实在是太可笑了。

  段玉珏慢慢往里

  面走去,试炼森林别的不多,灵花灵草倒是不少,但都是些常见低阶的灵花灵草,但碍于条件有限,也就只能这么讲究着了,不过,段玉珏皱眉看着手里拿到的材料,丹炉怎么办?

  既然参加了这个测试,那么段玉珏就没有打算动用自己的本命戒指,戒指里储存的东西他都不会用的,所以丹炉这个问题深深地难住了段玉珏,他总不能在这里现场制作个丹炉吧?

  随手掰了几块树枝编了个简易的篮子,段玉珏根据森林灵花灵草的提示采集了很多的果子,个个都个大饱满,闻着就有股香味,这种果子味道绝对差不了。

  “男神男神,他们已经开始返程了!”

  “好,”段玉珏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虽不知道这些灵花为什么喜欢叫自己男神,但是段玉珏也没有去问,大不了回去用光脑查查就好了╮╯_╰╭。

  提着篮子往回走,到底还是落后他们步,看到段玉珏,七莘明显松了口气,肖魂之忍不住道:“小珏,你别乱走,森林里这么乱你要是遇上了魔兽跑都跑不了!”

  虽说声音粗狂,但是眼眸里却有些掩饰不住的关怀,段玉珏点了点头,将身后的篮子提到前面,道:“我去找了点果子,以后会注意的。”

  “果子不要了就是,反正也”肖魂之还没说完,就惊愕地闭上了嘴,“怎么这么多!”

  “我的天啊!这些全是你采的?!”肖魂之指着那篮子,声音都变调了。

  但是段玉珏还没说话呢,祁景黎就翻着篮子,拿起根茎叶,感兴趣道:“你想要做丹药吗?我可以提供丹炉。”

  丹炉?这个男人会做?段玉珏的眸子瞬间就亮了。

  第五十章

  “这时候最该关心的不是小珏怎么弄来的这么大堆果子吗?!”肖魂之大叫道,“兽神在上,我就没有见过能从森林里找到这么多果子的雌性!”

  “当然,我是物理科学系的,弄个丹炉还是很容易的,”祁景黎自信满满地说道,说着微微抬高下巴“你的丹药技术怎么样?如果你的技术太差,我不会让你用我制作的东西!”

  第次被人质疑丹药技术的花妖丹药师眸子寒,淡淡道:“我还担心你的丹炉配不上我的丹药技术呢。”

  祁景黎嗤笑了声,道:“我拭目以待。”

  “喂喂!现在该关心的明明应该是小珏为什么可以从森林里找到这么多果子和丹药材料啊!”肖魂之又次大声重复道,显然对这个问题相当执着,但是祁景黎正和段玉珏商量丹炉和丹药的事情,封洺还躺着睡觉呢,西焕瀛正在烧火,用最原始的钻木取火的方式,七莘正在观察周围,谁也没有理会肖魂之,肖魂之挠了挠头,意识到这时候不会有人理会自己了,就过去帮西焕瀛钻木取火。

  七莘看见肖魂之来帮忙,抬头看了眼天空,已经越来越晚了,而他们不仅没有决定好晚上住在哪里也没有决定守夜的问题,估计今天晚饭就是这些果子了,本来开始想要肖魂之他们去打些异兽,但是后来想到血腥味很可能会引起大批异兽,就赶忙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只能捡些树枝枝干什么的回来当柴火用。

  “可是连把刀都没有怎么做啊?”突然,祁景黎神情变,犹豫道。

  段玉珏:“”是啊,他们怎么会忘了他们现在连把刀都没有的事实呢?

  段玉珏和祁景黎两个人面面相觑,此时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格外相似,西焕瀛突然抬起头来,道:“我的本命武器是刀”

  听到‘刀’这个字,祁景黎和段玉珏齐刷刷地看着西焕瀛,西焕瀛被他们看得低下头,面上升起了几抹绯红,连耳尖都红了,闭上眼睛心念动,把黑色的长刀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那把刀大约有米长,宽七八厘米,出场就杀气腾腾,隐约有红色的光芒乍现。

  段玉珏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看起来那般羞涩腼腆的西焕瀛竟然拥有把杀气腾腾的长刀,这还是他的本命武器!

  果然,羞涩腼腆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就连睡觉的封洺都被这把剑吸引了过来,被这么多人注视的西焕瀛似乎更害羞了,他磕磕巴巴地说道:“就是这把刀,你们需要吗?”

  剩余的五个人都沉默了下,马丹,这把刀杀气腾腾的,还不等他们碰着这把刀这把刀就大开杀戒了好不?

  物理科学系的战斗渣沉默地看着西焕瀛,目光直率而犀利,西焕瀛被他看得后退了好几步,祁景黎才道:“你能让你的刀乖点吗?”

  西焕瀛满脸疑惑,段玉珏默默地去钻木取火。

  战斗力负五的渣渣:“我怕这把刀剁了我。”

  西焕瀛恍然大悟,羞涩地笑了下,道:“小青它不会伤人的”边说着边去碰触自己的刀,整个人神色突然冷了下来,清秀的连也笼罩了层冰霜,眸子冰冷冷地看得人心里沉,西焕瀛冷冷地注视着祁景黎,缓缓地将刀递在他面前,修长的五指滴在刀刃上,有种触目惊心的美,

  “给。”西焕瀛简单道,眸子直直地看着祁景黎,祁景黎瞬间有种被大型猛兽盯上的错觉,抿紧了唇后才伸手接住了这把刀,西焕瀛的手指碰到了祁景黎的手指,祁景黎有瞬间的晃神,那手指竟然那么凉。

  “噼啪——!”突如其来的火焰瞬间吸引了几个人的注意力,原来是段玉珏和封洺已经烧起了火,这个时间森林已经很冷了,燃起的火焰瞬间带来了不少温暖。

  “哇!”肖魂之惊叹道,“你们好棒,刚才我们都没能燃起它,都打算让西焕瀛耗用武力取火了,看来雌性和亚雌性也是很厉害的啊,点也不需要我们多加照顾。”

  段玉珏:“”

  封洺:“呵呵。”

  七莘不忍直视地回过了头,眸子在西焕瀛封洺段玉珏和祁景黎身上扫过,这些人当中也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