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埋在了封洺的胳膊上,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祁景黎脸色瞬间就变了。

  我勒个去,我还没有被这么忽视过!

  祁景黎狠狠地磨了磨牙,强忍住把人晃醒的冲动,靠在颗树上去睡觉了。

  西焕瀛凑过去看着这么多丹药,心里不由得喜,有这些丹药他们自然不需要担心精力的问题,守夜还是让他们这两个有战斗力的来守夜比较好。

  肖魂之看着睡过去的几个人,自觉地压低声音,“我长这么大,手里还真没有过这么多丹药,这小珏还真是不般啊,这哪里像是个初等部四年级的学生啊!我都被这些丹药惊呆了!”

  西焕瀛抿了抿唇,小声回答,“在这么短时间内,通过个木制的丹炉制出这么多丹药,如果要是换成好的丹炉呢?段玉珏这人的实力深不可测,说不定第个八阶丹药师就在我们这个小组里诞生了呢。”

  “而且,段玉珏明显不在乎这些,他刚才的动作是扔,点也不珍惜的样子,”西焕瀛顿了下,“说明他制作这些丹药很轻松,没有什么值得他在乎的,”

  也就是说明,段玉珏的天赋可不仅仅只是表面上那点,能通过亲和度控制藤蔓,能转眼间制出如此多的丹药,西焕瀛眸子里闪过丝暗沉,这么优秀的雌性,真是让人心动呢。

  说到后面,西焕瀛的眸子更显严肃,肖魂之越听神色越惊讶,不自觉地看下段玉珏,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敬佩。

  西焕瀛的头垂了下来,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制作出这么多丹药的雌性,而且用的丹炉也仅仅只是用森林树木顺手制作出来的东西,这样的雌性,怎么可能简单呢?

  再看看封洺的态度,完全就是个脑残粉对着偶像的态度啊,而封洺明明还要比段玉珏高个年级,又是个傲气的人,现在对段玉珏却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种种表现都显示出段玉珏的不平凡。

  西焕瀛眸子越来越深,嘴角微微露出点笑意,在昏黑的月光下莫名地有点鬼魅,这样的雌性,怎么能让给其他人呢?

  西焕瀛意味深长地笑了,段玉珏似乎是有婚约的?那又如何?

  其实,强取豪夺还是挺有意思的。

  西焕瀛和肖魂之都按段玉珏的意思吞下了颗丹药,瞬间感觉力量流动于自己的四肢百骸,温暖的感觉简直让人舒服地叹了出来,肖魂之轻声感叹,“我们还真是捡到宝了呢,有这么个丹药师,我们组的后盾坚实地让人惊叹啊,其他组还不知道怎么羡慕我们呢!”

  西焕瀛没有说话,眸子看着黑夜中的森林,半晌才道:“是啊,捡到宝了呢。”

  个测试,可是让我捡到宝了呢。

  七莘将所有人的目光收归眼中,不由得弯了弯嘴唇,对着睡着的雌性和亚雌性微笑,轻轻地碰了下自己的光脑,信息转瞬间送。

  蒙擎刃:

  “你家小雌性可马上就被人拐走了呢,顺便提句,小雌性光芒万丈震煞旁人,你的情敌又多了╮╯_╰╭”

  顺便送上几张照片,七莘特意多照了几张段玉珏和封洺为了取暖而怀抱在起睡眠的照片,想象着那边蒙擎刃被气得吐血的样子,嘴角的笑意不自觉更深了。

  感觉被迫来当卧底的痛苦消散了不少呢,这么多年来学业水平等级测试每小组里面都会有位军部的卧底,他们会至少露出五次马脚让小组成员留意,如果小组怀疑他们并确定了他们卧底的身份采取有效措施解决他们,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但是却很少有能看出他们真实身份或者是怀疑他们的小组,这么多年来,完成这个任务的队伍屈指无数,当年他也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这是个隐藏任务,旦完成这个任务,剩下的任

  务即使没有完成也会让这整个小组通过测试。

  而这次辛祁接到这个任务时,心里憋屈死了,他堂堂级指挥师在战场上指挥多少人?他当卧底的时候骗死了多少人?现在竟然让他来给几个低年级的孩子组成的小队中当卧底,而且还是要当需要露出马脚的卧底!这么大材小用蒙擎刃你还有点脑子吗?!

  这简直是对他专业性的种摧残!

  但是现在这个小组里,辛祁突然觉得蛮有意思的,据说小晴现在都没被捆绑藤蔓放下来,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那捆绑藤蔓可是小晴的本命灵花啊。

  辛祁闭上了眼睛,笑容更深了些,段玉珏的能力可真是深不可测啊。

  段玉珏,啧啧,辛祁有些遗憾地摇摇头,为什么非要是蒙擎刃那个疯子的伴侣了,如果是其他人的,自己还能抢抢,毕竟,比起蒙擎刃那个魔王来说,温润如雅的自己明显更受雌性的欢迎。

  不过,想了想这样做下去以后的结果,辛祁突然感觉有点冷,还是算了吧,段玉珏再好,也没有自己的命好啊。

  他可不想被蒙擎刃在虚拟了折腾,就算不会真的死亡,可是疼痛是样的啊!

  他可是听说了,蒙擎刃为了段玉珏,已经开始着手对付叶家了,据说前天递交了部分材料给军事法庭。

  这叶家,能不能撑下去还真是个未知数,就算叶家撑得下去,叶雾桦可就未必了,蒙擎刃对待敌人的手段多么高明残忍他可是亲眼见过的,那场闻名帝国的卡斯瓦战役可不止吓了个兽人啊,那几天可是心理师最繁忙的时候。

  不过,这么优秀的雌性,可真是引来了多少觊觎啊,辛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有预感,蒙擎刃以后需要赶走的苍蝇绝不是个两个,尤其是,这位雌性这么低调。

  这个任务还真是有趣啊,辛祁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自己的光脑,果然看到了蒙擎刃的信息。

  “我给你准备了苍蝇拍,打你还是打别人,你自己心里有数。”

  辛祁嘴角抽,蒙擎刃果然是个混蛋!我就应该在段玉珏被人抢走的时候再告诉他!

  第五十三章梦千航

  这晚上过得还算是平稳,直到第二天天亮都没有出现过什么状况,段玉珏起来的时候还觉得有丝凉,赶紧往自己嘴里塞了颗丹药,又给封洺嘴里塞了颗,封洺虽然不知道段玉珏给自己吃的是什么,但是因为脑残粉对于偶像的盲目重百心理,毫不犹豫地咽了下去,然后问道:“这是什么?”

  “阶丹药‘清’。”段玉珏说得平静,封洺却惊讶地睁大了眸子,好半天个字没有说出来,然后猛地翻了个身,手撑着地面,手挖着自己的喉咙,狠命地咳嗦了几下,段玉珏看得迷茫,道:“你这是干什么?”

  因为男神的问题,封洺不得不翻过身来,因为刚才的动作,眸子里难免有些水汽,看起来像是只受了委屈的小动物般可爱,段玉珏心里突然有了几分诡异的怜惜,封洺道:“这是男神做的丹药啊!”

  段玉珏:“”

  “男神做的丹药啊,应该收起来珍藏才对!”

  段玉珏:“”

  那般理直气壮的样子,段玉珏突然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我可以再给你颗”

  “男神最棒了!”封洺表示自己很激动,激动段玉珏就杯具了!

  封洺忍不住往段玉珏身上扑,段玉珏时没有察觉直接被他扑在了地上,压得几乎快断了气!

  “封洺——!”段玉珏有气无力地吐出了几个字,封洺手忙脚乱地想要从段玉珏身上起来,却不想脚后跟碰到了什么,直接又扑到了段玉珏身上,段玉珏还没起来就又被重压,直接闷哼出声,只剩下呼吸的力气。

  七莘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的脚,深深地觉得自己从昨晚积聚在内心的恶气出去大半。

  真是爽啊!

  待封洺手忙脚乱地从段玉珏身上爬起来的时候,段玉珏掐死他的念头都有了,估计封洺也看出了段玉珏的恼怒,原地转了几圈就往旁边走了,低下头跟朵灵花说了些什么,几分钟后就回来了,笑眯眯地将手里的大红果子递给段玉珏,讨好道:“男神男神快吃点东西,这个果子味道挺好的!”

  段玉珏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果子,伸手从西焕瀛的长刀上划了下,果子被分成两部分,部分段玉珏自己啃了,部分给了封洺,封洺眼泪汪汪地满是感动的看着段玉珏,段玉珏几乎感觉他的背后有条尾巴在摆动。

  兽人们对于看着组内受保护的两个人吃东西磨蹭时间是点怨言都没有啊,早在测试前,他们就听说了雌性多么骄纵身体多么虚弱不能吃苦等等言论,跟自己的脑补比,现在组内的这俩简直就是天使。

  收拾妥当,简单地吃了几个果子以后,七莘开口道:“小洺和小珏对于灵花灵草的亲和力都很强啊,”七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吃完的果核,心里对于封洺这个亚雌性也有了些好奇,能从灵花手中要到果子,这位在灵草系也是个天才般的角色了吧?“那么能不能帮我们问问路?这森林实在是太难走了,如果我们要完成任务,光是找到地方就需要很长时间。”

  封洺皱眉看了看段玉珏,现他没有想要说话的念头,于是便诚实道:“我对灵花灵草的亲和力还好,我从小就养了些灵花,所以亲和力还好,但是只针对于低阶灵花灵草,而且是脾气比较温和的灵花灵草,刚才那是阶灵花‘西米花’,是阶灵花中最温和的存在,所以我向它求了个果子,也是果树掉落在那里的,但是真的到了阶灵花中比较难缠的存在,我也没办法,”

  封洺说得诚实,段玉珏还是没有说话,他现在觉得面前的七莘很值得怀疑,但是他也只是把这些事情埋在心里,并未直接说出来,七莘听了封洺的话,笑笑道:“那就拜托你们了。”

  封洺先是段玉珏,然后又走到刚才给他果子的那个阶灵花‘西米花’面前,弯下腰低语了几句,封洺抬头道:“‘火银鹰’的位置‘西米花’大致知道,但是‘杏淙花’就不大清楚了,”

  “那我们先去对付‘火银鹰’吧!”肖魂之大声道,“先从难度大的开始对付,我们现在正好是精力最好的时候!”

  “等等,”祁景黎突然道,“问问它知不知道有什么金属在这附近,我们是‘物理科学系’,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根本点用都没有,所以我们导师说过了,会有些金属隐藏在森林中,能找到的话就可以用,但是数量不多。”

  “哦,”封洺又跟着‘西米花’说了几句话,回头对着祁景黎摇了摇头,道,“它不知道。”

  “那我们就去找‘火银鹰’吧,”祁景黎心里叹气,还是尽量平静地道。

  众人对此自然是无异议,于是西焕瀛和祁景黎在前,段玉珏和封洺在中间,肖魂之和七莘垫后,行人按着‘西米花’指得大致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就又迷路了,封洺继续去问,但是这路阶灵花越来越少,封洺少不得要跟灵花多墨迹段时间,最后还是段玉珏出手了,但是这森林四处都是个样,就算指路都能走混,最后段玉珏实在是不耐烦了,任何个人从这里来来回回地走也会不耐烦的。

  而且,他们已经给祁景黎找了点金属了。

  于是他跟颗灵草道:“你知道‘火银鹰’在哪里吗?”

  灵草点了点自己的花瓣,乖巧地蹭着段玉珏的衣服,段玉珏又问道:“那你能把我们直接送到那个地方吗?”

  灵草点了点花瓣,又摇了摇花瓣,段玉珏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你能送我们,但是送不到那么远?”

  灵草果断地点了点花瓣,似乎是极其兴奋的样子,“那你把我们送到离那里最近的地方好不好?”

  灵草猛地点头,娇羞地蹭着段玉珏的手心,段玉珏边安抚它边对着自家组员道:“我们让灵花送我们过去吧。”

  封洺:“哇哇哇!!不愧是我男神啊男神啊!”

  “”4

  路上生的事情太多了,每个灵花灵草都这么喜欢段玉珏,每个灵花灵草都送了段玉珏不少材料,开始见到的时候几个人还惊讶地大喊大叫,现在见到什么也习惯保持沉默了。

  反正三观都被毁的差不多了,继续再毁下去也无所谓了_:3ゝ∠_

  趁着这个时候,七莘给蒙擎刃了条信息,“你给我百个苍蝇拍也没用了,因为因为因为我都想追求他了!”

  这条信息出去七莘就直接关了自家光脑的通话服务,跟着前面的几个人起被那灵草的草叶包住,整个人都仿佛在空中飞翔,这滋味真的是——妙不可言!

  灵草将他们送到了个地方放下来,段玉珏伸手摸了摸那几片草叶,真诚道:“谢谢你。”

  草叶蹭了蹭他的手心,慢慢地消失了,兽人们若有所思地看着段玉珏,刚才言语中的真诚和感谢太明显了,他们想忽略都难。

  他们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些灵花灵草会这么喜欢段玉珏了。

  肖魂之伸了

  伸胳膊,喜道:“这个方法真是太方便了!小珏刚刚怎么没提?”

  段玉珏动作顿,决定当做没听见,完全是因为自己累了不想走了才生出代步的这个事实自己会随便说出去吗?会吗会吗?!

  封洺翻了个白眼,道:“刚才在找金属啊!”

  又在附近走了十几分钟,才终于找到了另朵灵花,这次他们终于被送到‘火银鹰’附近了。

  路上碎了无数三观和自尊的几个兽人,看到不远处高崖上攀爬着长达几米的巨型鹰的时候,才终于有了点点存在感。

  指路引路找鹰得食物这些事情雌性都干了,他们几个兽人简直就是摆设,这简直太伤害他们兽人的自尊了!

  于是这时候看见那些鹰,兽人摩拳擦掌,跃跃试试,争取好好表现下,挽救下他们破碎的自尊心!

  而且,像西焕瀛这种对于段玉珏存在追求欲望的兽人,更是恨不得好好表现番,让段玉珏恋慕上他的英勇。

  但是‘火银鹰’是群居的啊!如果不落单的话,几个人就只有跑得份!

  这时候科学怪人祁景黎拿出了个东西,众人也完全看不懂,只知道他摆弄了几下便道:“往后面推推,”说罢转身就走。

  还没走多少,个长达五米的大鹰突鄂地出现在他们眼前,两个翅膀剧烈地煽动,形成巨大的烈风,那烈风里仿佛有着火焰在燃烧,几乎要把人烧糊吹翻!

  兽人们通通变成了兽型,肖魂之和西焕瀛与之缠斗,七莘和祁景黎人抓了段玉珏人抓了封洺,用身体去帮他们挡住烈风,段玉珏手里紧紧地握住了个紫黑色的丹药,精神高度紧张,黑色的在这个时候胡乱飞舞,眼睛因为风沙走石的原因不得不闭起来,即使有人护着,有些石子还是打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段玉珏统统没有注意,耳朵只听着风的声音;

  说是迟那是快,他出手了——!

  第五十四章梦千航

  突然,他瞬间就出手了——!

  紫黑色的丹药瞬间就砸到了‘火银鹰’巨大的翅膀之上,随着‘砰——!’的声,‘火银鹰’悲鸣声,突然从空中直线坠落下去,转瞬间狠狠地砸到了地面上!

  卧槽!

  这是此时所有人的感觉,震惊的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几个兽人连战斗都忘了,“我,我看到了什么?”七莘颤颤巍巍地说出来,即使见过多少女王气质十足战场上临危不乱的雌性,他也没有见过能够给异兽造成强烈伤害的雌性!

  西焕瀛长刀仿佛定格在那里般,直直地看着段玉珏,目光中竟是不敢置信,肖魂之傻愣愣地看着段玉珏,断断续续地说道:“我的兽神啊我看见了什么?”

  “我他妈的定是在做梦!”

  段玉珏看着完全惊呆了的兽人们,冷硬道:“你们清醒点!‘火银鹰’还活着呢,再不快点动手等它招来同伴吗?!”

  边说着,段玉珏又将颗丹药扔在了‘火银鹰’坠落的翅膀上,在‘火银鹰’张嘴凄厉地喊叫时,趁机将颗丹药扔进了‘火银鹰’的嘴里,登时,‘火银鹰’直接在地上打起了滚,但是点声音都不出来。

  另外的五个人表示自己都惊呆了!简直吓傻了!

  如果他们内心的语句能够实体化的话,那么这时候定会被卧槽卧槽卧槽刷屏。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段玉珏叫道,毫不留情地把丹药扔过去,趁你病要你命,这点段玉珏还是很清楚的。

  几位被吓傻了的兽人们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这只磨难重重的‘火银鹰’在以后的几分钟内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叫不出来连同伴都不能召唤,翅膀受伤跑都不能跑,这日子不要太苦逼!

  待这只‘火银鹰’终于咽下最后口气的时候,两个兽人战斗主将同时回头,和剩下的那两个兽人起像看什么怪物般看着段玉珏,眼神既诡异又有些无端的委屈。

  堂堂武力系的兽人,输了什么都能接受,他妈的为什么要输在对敌上!

  还是输给了个雌性!

  几个兽人心里的憋屈简直不要太多,尤其是看到‘火银鹰’翅骨几乎被折断的时候,几个人就更不想说话了,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流泪。

  连二阶巅峰武者都不能做到的事情,这位雌性轻轻松松就做到了,末了还副没什么的样子,用那诡异的丹药的样子那么大手大脚点不舍都没有,这简直就是个怪物!

  能不能给兽人个活路了?!

  “小珏”辛祁目光复杂有气无力地叫道。

  “什么事?”正在围观‘火银鹰’长达几米的身躯的段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