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直不能更伤心。

  “其实我有个问题,”段玉珏抬头问道,“你们每个小组里都有个卧底,最后如果被人揭露出来,那些没过关的人明年肯定知道身边有个卧底了”

  “不会,”辛祁优雅笑,“如果完成了这个隐藏任务,那么不完成其他的任务也可以通过测试;而没有完成这个隐藏任务的小组,永远不会知道这个隐藏任务,我们对外只会宣称,小组完成了隐藏任务罢了。”

  段玉珏几个人出了试炼森林,靠在树上开着光脑玩游戏的老师注意到脚步声,很是惊讶地抬起头,“你们已经完成任务了?”

  “完成了,”辛祁率先开口,“我的身份被识破了。”

  辛祁的语气颇为无奈,那老师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般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完成了那个隐藏任务,其他的任务没完成也算通关,这么来说这组人这么早出来也不值得惊讶,老师低下头继续自己的游戏,去,差点就死了!

  辛祁好像是意识到那个老师在想些什么,恶劣地勾起唇角,轻飘飘地说道

  “随机分配任务也完成了呢。”

  “⊙⊙?”那老师顾不得游戏,抬起头道,“天?你没帮他们吧?”

  “哪里需要我帮,”辛祁意味深长地笑了,“他们可是很厉害的呢。”

  果断地关上游戏,“来,给我交接下任务,你们打开光脑。”

  几个人听话地打开光脑,那老师眼神复杂地看着光脑上的任务,那可是最难的两个任务,他们竟然在天之内完成了,还完成了隐藏任务!想想当初自己参加这个试炼的时候,可是在里面被整整折腾了九天啊!

  人比人果然会被气死!

  那老师心里突然涌上了股悲愤之情,“任务物品呢?”

  辛祁将那两样东西交给他,老师看了下,道:“1取得‘杏淙花’的花粉,圆满完成;2取得二阶异兽‘火银鹰’的丹核,圆满完成;3隐藏任务,我是卧底,圆满完成。”

  同时辛祁将自己的光脑与老师的光脑相连,传出去份东西,那是在整个试炼过程中关于段玉珏这个小组的份完整视频!卧底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录下小组测试过程中视频,提交给验证老师,最后由验证老师传给中央控制中心,由中央控制中心的光脑来为这次测试评分。

  几个人的光脑上瞬间出现了个画面,上面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紧接着行字体漂浮在画面上——那是这次测试的评分,“随机分配任务,圆满完成,评价级;隐藏任务圆满完成,评价级,总评价级。”

  机械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除了段玉珏以外的小组成员面面相觑,这个测试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级评价!

  以前的评分结果最高的是级,那也是了不起的成就了,最新的级是由帝国最年轻的武圣蒙擎刃所创造的,在此之前,已经有百年没有出现过级的评分了!

  这次的级评分会引来怎么样的血雨腥风啊?

  段玉珏,蒙擎刃,等等,段玉珏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这不是蒙擎刃的那个未婚夫吗?!

  “我擦,”肖魂之喃喃道,“两口子都是变态,别人还怎么活啊。”

  这时候,森林里突然响起了个声音,“第名完成任务的小组已经出现,第名完成任务的小组已经出现,第名完成任务的小组已经出现。”

  这个声音响了三遍,而且只会传到人的耳朵里面,顿时,森林里所有人都了!

  正在跟异兽对抗的某个兽人听到这句话,动作顿被异兽狠狠地挠了爪子,整个人都崩溃地大喊:“卧槽!这他妈哪个组这么变/态啊!”

  “这他妈的真的是第二天吗?!也就是说他们天就完成任务了?这绝壁是在逗我!”

  因为某个雌性而引的血雨腥风,正在缓缓来开帷幕。

  辛祁给蒙擎刃了条信息,唉声叹气的,简直不能更惨。

  “放心吧,经此役,我觉得没人会打你家宝贝的注意了,你家宝贝太优秀,我们只有退避三舍的份。”

  第五十六章梦千航

  “级”西焕瀛喃喃道,“听都没听说过的等级”

  “段玉珏?”祁景黎皱着眉头深思道,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男神果然是最棒的!男神我是你的脑残粉脑残粉!”封洺兴奋地说道,眸子亮晶晶的配上他娇小的身材,看起来格外可爱。

  “我想起来了!”祁景黎的声音突然变大,“段玉珏,我要追求你!”

  段玉珏:⊙⊙

  西焕瀛:⊙⊙

  肖魂之:⊙⊙

  试炼老师:⊙⊙

  全场只有封洺很不爽地说道:“男神是我的!武力值为渣渣的兽人边去!”

  辛祁拿了包小吃,还不忘分给试炼老师,“来,尝尝,这个味道挺不错的!”

  试炼老师鄙夷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这都快打起来了!”

  “亚雌性和兽人,”辛祁诡异地停顿了下,“怎么打起来?”

  试炼老师:“我刚才出现幻听了呵呵”

  辛祁怜悯地看了他眼,“不要逃避事实了,这年头亚雌性为了雌性都跟兽人打起来了,拍下来拍下来,放到虚拟上还能赚笔!”

  试炼老师怒吼道:“卧槽你这个不要脸的!钱钱钱你就知道钱!老子这么大了还没有雌性亚雌性看上!现在这亚雌性为了个雌性都跟兽人打起来了!这他妈的不是在说我对亚雌性的吸引力连个雌性都比不上吗?!”

  “你本来就比不上男神”万籁寂静中,封洺小声地说道,但是兽人的听力又怎么会听不见?

  试炼老师僵尸脸:“呵呵。”这年头兽人对亚雌性的吸引力都比不上雌性了,亚雌性竟然想要跟个雌性,这还要他们兽人干什么啊?

  辛祁淡定地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唾沫星子,将手头的小吃连同皮起倒在了试炼老师脑袋上,阴森森地笑了笑,“完疯了吗?让群孩子看笑话,你的智商果然都被异兽吃光了吧,”辛祁轻飘飘地说道,“没有智商就滚回去做个智力训练,要我帮忙吗?”

  试炼老师:“”为何受伤的总是我?

  几个‘身娇体嫩’的学生围观了下军部卧底和试炼老师的巅峰对决以后,纷纷表示这免费戏剧演得不错,实在是太感谢老师教官的倾情演绎,他们现在腰不酸腿不疼胃口好得能吃三大碗!

  试炼老师差点泪奔,挥挥手告诉他们返校时间,捧着破碎的小心脏就打游戏去了,辛祁简直想要踹死他。

  封洺率先挽上了段玉珏的胳膊,“男神男神去我家好不好▽/我会做奶酪西梅汤圆,很好吃的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段玉珏吃货的名字可是传遍了整个学院,用食物把段玉珏拐走才是最好的方法,封洺忍不住为自己的智商点了个赞。

  “很好吃?”果不其然,段玉珏的眸子下子就亮了。

  “很好吃很好吃呢!酸酸甜甜的!男神你定会喜欢的!”封洺点了点头以示自己话语的可信度,直接动了星星眼攻势,段玉珏突然有点心动。

  那种东西,自己还是第次听说呢,酸酸甜甜肯定很好吃的呢!

  眼看着段玉珏就被封洺拐走了,刚表过追求宣扬的祁景黎毫不犹豫道:“不能去!”

  段玉珏封洺:“为什么?”

  “你要跟我去!”祁景黎斩钉截铁道,看见段玉珏的脸色好像不那么好,又补救般说道,“你不是想要个丹炉吗?我可以给你做个,我们可以商量商量你要什么样子的,我看你好像很喜欢森林里的那个丹炉,我们可以做个木质的丹炉。”

  段玉珏的眸子更亮了,个称心的丹炉对于丹药师来说是多么有吸引力的啊!

  自己戒指里面的那个丹炉其实并不怎么好,想要个称心的丹炉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啊,在森林里那么困难的环境下还能做出个木质丹炉,虽然只能用三次,但是成品确实不错,也许在自己的帮助下确实能制出木质丹炉呢?

  想到这,段玉珏是真的心动了。

  封洺磨牙,但是看到自家男神颇为动心的样子,也不想打消了男神的兴致,只能在心里狠狠地磨牙顺便把祁景黎骂个狗血淋头。

  所有跟我抢男神的家伙通通都是坏人!

  “真是抱歉,”个低沉的男声突然在他们背后响了起来,“我家小珏需要跟我回家,母父很想他,小珏不能赴你们的约了真是很抱歉,欢迎你们过几天到我们家里来做客。”

  男人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声音低沉而缓慢,顺利地走进这几个人围城的圈子里,技巧性地把封洺挽着的段玉珏圈在自己怀里,极其具有占有欲的姿势。

  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势带着股战场上下来的煞气和戾气,几位低等部的兽人脸色不由得白,在这个男人令人战栗的气势之下,他们都不怎么舒服,但又因为自己本身的傲气而坚持站立着,尽管四肢都有些抖,其中祁景黎最为难受,额角豆大的汗珠落了下来,脸色白的跟纸样,只是死死地咬住牙硬撑着。

  段玉珏好像注意到了什么,用胳膊肘怼了蒙擎刃下,蒙擎刃银色的眸子里闪过柔和,压在几个人身上无形的压力陡然消失,祁景黎不动声色地擦了把汗,把自己身体重心倚在身后的树木上,心里划过丝不甘。

  “很感谢你们在试炼森林里对于小珏的照顾,”蒙擎刃对这几个人微微笑,“但是母父实在是思念小珏,所以今天小珏不能跟你们出去了,真的很遗憾。”

  “自然自然,”肖魂之擦了把汗水,道,“小珏出来好几天了叔叔肯定想小珏了,我们理解我们理解,下次出来聚聚也是样的。”

  谁跟你有下次啊?!你理解个鬼!鬼才跟你有下次!

  蒙擎刃心里怒吼,面上却礼貌得很,只是对着肖魂之点点头礼貌地笑笑,仿佛在感谢他理解般。

  “呵呵”祁景黎嗤笑声,在这颇为安静的时候实在是响亮,辛祁看这架势,心道完了。

  蒙擎刃心里也不痛快,任谁满心欢喜地来了,结果看着个亚雌性挽着自家爱人的手,个兽人正在诱拐自家爱人谁都不爽,更何况自家爱人的那种神情明显是心动了,心动了!

  自己和小雌性可是整整两天夜没见过面了,这小雌性竟然还想要跟别人起出去!自己怎么办?!真是太过分了!

  而且,这几个兽人和那个亚雌性都对自家小雌性没安好心,那个叫肖魂之的看自家小雌性的眼神就像这辈子没见过雌性般,那个西焕瀛眼里的爱慕真当自己没看见吗?!辛祁寄来的视频里这个兽人眼里的势在必得自己看的清清楚楚好不好!还有那个亚雌性,他竟然对着自家小雌性又搂又抱,还吻了自家小雌性,吻了!

  真是不能忍受。

  想到这里,蒙擎刃阴森森地看了看辛祁,连个卧底都当不好,我可是让你帮我打苍蝇的,堂

  堂帝国第指挥,连个苍蝇都打不好,呵呵。

  还是加倍训练吧,算了,加三倍吧,免得直这么闲。

  蒙擎刃心里百转千回,面上还是那副冷淡中颇为礼貌的样子,作为帝国最年轻的武圣,这个样子实在是给足了他们面子,但是有人还想要挑衅的话,自己可真不会放过他。

  “我和他先回去了,”段玉珏突然开口道,打断了蒙擎刃和祁景黎的对峙,“有时间再出来吧,”

  跟那几个人道别后,段玉珏被蒙擎刃带上了飞行器,飞行器上蒙擎刃搂着段玉珏,把头埋在段玉珏的肩膀上,句话没说。

  早在蒙擎刃和祁景黎对峙的时候,段玉珏就感受到了蒙擎刃的不快和情感波动,所以直接开口说要和蒙擎刃回去,现在见到蒙擎刃这么疲累的样子,段玉珏有些担忧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蒙擎刃的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疲累,平常深沉的银眸现在也有着些许黯然,段玉珏心里突然被什么敲了下,有些酸疼,这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有些僵硬地任蒙擎刃抱着。

  “小珏,”蒙擎刃声音有些疲惫,“我很想你。”

  那瞬间,段玉珏的心脏仿佛被什么重重地敲击,从心口涌上来种不知名的情绪让他根本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情绪,最终,顺遂他自己的心愿,他伸出手摆正了蒙擎刃的头,双唇凑上去,生涩而主动地亲吻。

  “小珏”蒙擎刃叹息般道,反客为主,深深地吻上段玉珏,舌尖与舌尖纠缠,唾液相互相换,恍惚间竟然有种水|乳|交融的错觉。

  “小珏,”蒙擎刃眸子都合在起来,仿佛特别疲惫的样子,“我今天很累,我很想你,我们晚上起睡好不好?”

  “好。”段玉珏毫不犹豫道。

  蒙擎刃张开眼,眸子里片光芒,他恰段玉珏的手轻轻亲吻,“谢谢你,小珏。”

  在段玉珏看不见的角落里,蒙擎刃眸子里是满满的狡黠,小珏果然是个心软的孩子,这真是太好了!

  试炼森林出口处,血色在祁景黎眸子里肆虐,呼吸剧烈地颤动着,整个人都有些不稳。

  突然,他狠狠地拳砸到了树干上,身体突然瘫软在地上,眼前仿佛还是那个男人冰冷不屑的银眸。

  第五十七章梦千航

  “小珏,”蒙擎刃头本来就搭在了段玉珏的肩膀上,这时候轻轻抬头舌尖就能舔到段玉珏的耳垂,呼吸带来的热气都洒在了段玉珏的脖颈处,带来轻微的战栗感,“我很不安。”

  “啊?”段玉珏满眼的迷茫,他实在不知道蒙擎刃为什么会显示出这般脆弱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确实是很不舒服,他不喜欢看见这样的蒙擎刃。

  他不喜欢看见蒙擎刃这般脆弱的样子,很不喜欢,段玉珏皱了皱眉,蒙擎刃应该是意气风理直气壮的,就像当初向自己问路也问的那般高傲样。

  “我很不喜欢看见有人那么亲近你呢,小珏,”蒙擎刃的声音很是缓慢,似乎带着刻骨铭心的痛苦,所以他的声线尽管平稳,却还是能听见丝颤抖,“我只是你的未婚夫,我们仅仅只是订婚了,我真的很害怕,小珏会喜欢上其他人呢。”

  段玉珏:“”好像听不懂呢

  蒙擎刃顿了会儿,声音很低沉,因为头埋在段玉珏的肩膀上,开口说话的时候舌尖还能碰到段玉珏的皮肤,柔软的触感让蒙擎刃眸子更暗,“订婚还可以解除婚约啊,小珏身边有很多人喜欢小珏,刚刚还有人向小珏告白呢,”蒙擎刃的舌尖重重地舔了下段玉珏的脖颈,段玉珏忍不住闷哼出声,这才听到蒙擎刃有些闷闷的声音,“如果小珏被别人拐走了怎么办?”

  段玉珏:“”好像有点明白了呢。

  “小珏,我们结婚好不好,这样我就不会不安了,”蒙擎刃的声音很小,但是因为语慢与段玉珏靠的近,段玉珏还是能听清楚的,自然也能挺清楚蒙擎刃语气里的忐忑不安,“那个向你告白的兽人也不能抢走你了,我也不会每天都担心你被谁拐走了”

  身为个负责任的花妖,个受全族敬仰的丹药师,竟然让自己的伴侣受这么多委屈,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段玉珏自我检讨,陷入了深深地自我唾弃中,时之间竟然忘记回答蒙擎刃了,蒙擎刃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珏不愿意吗?”

  声音里,竟然是说不出的失落,段玉珏惊,自己竟然让自己的伴侣这么失落这么委屈,

  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段玉珏答道,蒙擎刃眸子亮,得寸进尺道:“那我们就定在月日怎么样?需要准备的东西还有不少,要慢慢来置办,月日这个节日好啊,新年这天,正隐喻着我们第天”

  “好!”段玉珏毫不犹豫地答道。

  蒙擎刃抬起头,对着段玉珏笑得温和,伸手帮着段玉珏梳理丝,语气更加柔和,“那你有什么想要邀请的人吗?还是订婚礼上的那些年吗?当然,叶家的人我们可就不邀请了”

  他们也没有那个闲心来参加,蒙擎刃眸子里闪过丝血色,继续跟自家小雌性说着婚礼的相关事宜。

  兽神知道,这个婚礼他已经期待了多么久了啊!

  今天早上跟思修说了那么久,蒙擎刃也不过得到了这么个答案,“听小珏的,”无奈之下,蒙擎刃只得直接诱拐段玉珏结婚。

  幸好,小珏心软,不舍得拒绝自己,蒙擎刃微不可闻的呼出了口气,从心底生出了股喜悦。

  这个人,终于是他的了,不是未婚夫夫,而是真真正正的属于彼此的夫夫。

  真好。

  蒙擎刃忍不住笑,银色的眸子闪动着温暖,想当初选修‘情绪学’果然没有选错,现在不就用上了吗?虽然手法有些卑鄙,事实上,在这之前,蒙擎刃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日自己会用苦肉计这种方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不过;

  蒙擎刃微微笑,眉宇间竟是温柔,只要能达到目的,其他的又在乎些什么呢?

  看起来让小珏出去赚些人气给自己找些情敌还是有好处的,起码自己有个玩苦肉计的机会,蒙擎刃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晚上还是可以给自己讨些福利的;

  在这个时候,蒙擎刃突然觉得段玉珏那几个小组成员还是蛮顺眼的。

  “恩,好,”段玉珏安静地听着蒙擎刃说话,他自然能感受到蒙擎刃心中的喜悦,于是不自觉地顺着蒙擎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