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重复了遍,有些低哑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威严,目光还盯在蒙擎刃手中的碗上,蒙擎刃面不改色地继续喝汤,估计他的早饭就是这碗汤了。

  “对啊,”段玉珏点了点头,看见父亲的眼睛还是盯在蒙擎刃那碗汤上面,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突然想到点什么般拿起段炎泷的碗给他去盛了碗汤,然后又给段御凌盛了碗。

  本来被级评分而吸引过去的段炎泷看见小儿子给自己盛的汤,本来想问些什么的,结果全被他丢到脑后了。

  恩,先喝汤再说;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饭桌上谈事情不好。

  “天完成了所有的任务?评分是级?”司修越说声音里越是掩饰不住的惊讶,天就完成测试出了试炼森林的可是从来没听说过,还有级是什么鬼啊?最高的等级不是的吗?!

  “是啊,”段玉珏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还强调般地说道,“真的,任务不难。”

  能不难到那里去?你当我们都是没有参加过等级测试的人吗,珏珏同学?

  可是看到小儿子认真的眸子的时候,司修默默地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是道:“当初御凌可是第七天才出来啊”就这样还是率先出来的组成员呢,小珏第二天就出来了,不知道这个消息会在帝国引起什么血雨腥风啊。

  “那又怎么样?”喝完了汤的段炎泷捏了捏司修的手,平静道,“他本就注定了不会平凡,又何必去遮挡他身上的光芒?而且,光芒是遮掩不住的,我段炎泷的儿子,本就该活得肆意。”

  他的儿子,本来就该是光芒万长,耀眼如晨。

  司修听,微微苦笑下,“是我魔怔了,我家小珏,自然是最优秀的那个。”

  语气间,自然是满满的骄傲。

  段御凌看着手中自家弟弟亲自盛的汤,不由得摸了摸段玉珏的头,没有说话。

  早餐很快就吃完了,段炎泷和司修都出去了,段御凌亲吻了下段玉珏的脸庞,把蒙擎刃的黑脸无视了个彻底,挑衅地看着蒙擎刃,蒙擎刃没理会他,不会他接到了个视频通话,就匆匆离开了。

  客厅里,段玉珏看着蒙擎刃,道:“你不要出去?”

  蒙擎刃笑了笑道:“早安吻,你还没有给我呢,宝贝。”

  段玉珏犹豫了下,亲亲地吻在蒙擎刃的唇角

  自从昨天的交心过后,他对于这些亲密的事情也就没有了曾经那般抵触。

  蒙擎刃还没反应过来,段玉珏那柔软的唇就已经离去了,眸子里闪过丝懊恼,道:“祝福吻呢?我要出去了,宝贝不要祝福我下吗?”

  段玉珏歪了歪头,觉得他说的也是事实,低下头就又吻在了蒙擎刃的唇角上,这次就没有那般容易逃脱了,被某个人摁在怀里激烈地深吻,好半天才被放开。

  这时候,段家就只剩下了段玉珏,段玉珏回房照看了自己的‘火泷花’,现它的涨势特别不错,就想要去虚拟里买点东西,配着火泷花来做些丹药。

  恩,对了,还需要去找下祁景黎说说丹炉的问题,段玉珏自己打算着,这时候那个智能管家走到他身前,恭敬地鞠了躬,道:“小少爷,丹药师公会的丹药师兰棋枫到来,请求与您见面,是否见他?”

  “找我?”

  “是的,找您,段玉珏小少爷。”

  “好的,让他进来吧,”段玉珏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丹药师公会却听说过,就凭着都是丹药师这点,他也会见他的。

  “您好,段玉珏,”来人有双天蓝色的眸子,比天空还要清澈几分,带着长者的智慧和温暖,即使头花白眼角布满皱纹,但这种岁月所沉淀下来的温和优雅却极易让人心生好感。

  “您好,”段玉珏回了句,请人到沙上坐下,诚实道,“家里只有我自己在,我的父亲和母父都不在。”

  “我是来找您的,”男人笑了笑,天蓝色的眸子郑重而柔和,“我,代表整个丹药师公会,请求您于明天来丹药师公会做客。”

  第六十章

  段玉珏没有说话,兰棋枫微笑道:“这个要求似乎是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们整个丹药师公会都希望您能到丹药师公会做客,这是我们的荣幸。”

  兰棋枫诚恳道:“如果可以的话,请您明天到丹药师公会做客。”

  段玉珏沉默了会儿道:“有什么事情吗?”

  兰棋枫思索了会,诚实道:“是,有些事情想要和您相商。”

  段玉珏垂下头,道:“好。”

  兰棋枫天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随意地跟段玉珏说了什么,坐了会儿以后,他告辞离开了。

  段玉珏回去上虚拟买了些东西,就开始炼丹药,中午蒙擎刃回来的时候,段玉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伴侣之间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蒙擎刃知道了这件事,不容拒绝道:“我跟你起去。”

  “啊?”在蒙擎刃的坚持之下,段玉珏也就答应跟他起去了,蒙擎刃无奈地看着段玉珏,下去拉着段玉珏出去了。

  那是栋房子,二层小楼,并不是很大,但前面却有个不算小的花园和个温室花园,段玉珏瞬间就明白了蒙擎刃的意思,这是他们的房子。

  段玉珏握住了蒙擎刃的手,嘴唇抿了起来,好半天才问道:“你什么时候置办的?”

  “认识你以后,”蒙擎刃笑了下,“这是我们的新房,小珏,我希望你能喜欢这里。”

  蒙擎刃拉着段玉珏走进了房子,客厅并不算大,起码比不上段家和蒙家大宅,但是却很温馨。

  沙是米白色的,上面还摆放了几个抱枕,大大的落地窗让阳光照亮了整个屋子,些饰物点缀在屋子里,那是以前段玉珏和蒙擎刃起买的,屋子里有股清香,放了许多花。

  段玉珏很喜欢这里,说不出缘由的,就是喜欢这里。

  蒙擎刃拉着他上了二楼,第间卧室就是他们的,但是里面却是空的。

  蒙擎刃说道:“我们迟早要回蒙家住的,但是我希望在那之前,我可以跟你有座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真正的房子,而这座房子,我想要和你起布置,布置属于我们的家,”

  蒙擎刃银色的眸子仿佛印满了整个天空,他单膝跪地,手里捧着枚戒指,“你愿意和我在起,永远不分开吗?”

  “我愿意,”沉默了好久,段玉珏才开口道,他虽然并不了解这个动作,但是他还是能看出蒙擎刃眼眸里的期待。

  段玉珏看见蒙擎刃眸子里闪动着的光芒,心里知道自己做了个正确的决定,于是重复了遍,“我愿意。”

  蒙擎刃聚精会神地将戒指戴在了段玉珏的手上,顺势搂住了爱人的腰,并没有站起来,只是慢慢地说道:“这是我曾经在视频里看到的,是古人用于求婚的种方法,”

  段玉珏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听着蒙擎刃说着,“小珏,”蒙擎刃停顿了下,似乎是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最后他默默地把心中的想法咽到了肚子里,只是略带感叹道,“我们终于要结婚了。”

  “恩,”段玉珏答道,将手盖在了蒙擎刃的手上。

  而这个时候,全帝国的网络都被条信息覆盖,叶家继承人叶雾桦经军事法庭判处三个月有/期/徒/刑!

  如果可以,蒙擎刃绝不会让段玉珏知道这个消息,如果段玉珏定会知道,那么蒙擎刃也会把这个时间尽可能地延迟;

  这是属于他的霸道,他的小珏,不需要关注其他兽人!

  第六十章

  第二天段玉珏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蒙擎刃的,幸好在这之前他还有意识的去询问了下兰棋枫,冒冒然带个人去总是不好的,毕竟人家只邀请了自己,在花妖族里这可是能要两个本来友好的人彻底变成冷漠的人,所以,段玉珏在当天晚上还是询问了下兰棋枫的。

  在兰棋枫走之前特地在光脑上与段玉珏加了好友,就是为了方便日后的联系,段玉珏自然没有拒绝,对于丹药师他即使最少不说,心里还是有不少好感的。

  毕竟,丹药几乎是段玉珏的另条生命,他爱丹药如痴如醉,对于同样喜欢丹药的人自然也就多那么分好感,即使他并不曾到过丹药师公会,但是既然这个公会叫这个名字,应该也就是对于丹药比较喜爱的人吧?段玉珏默默地想着,更何况兰棋枫确实给了他那么两分好感。

  在得到兰棋枫的肯定答复以后,段玉珏自然就同意了带着蒙擎刃起去丹药师公会,段玉珏自己不认识路,也根本就摆不开蒙擎刃。

  不过,某人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装作迷路来跟段玉珏搭讪的事情了,段玉珏在飞行器上看着他熟练的动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对丹药师公会很熟悉吗?”

  “不熟悉啊,”高大的兽人耸了耸肩,带着股洒脱,“我怎么会熟悉那个地方?丹药师只有雌性和亚雌性才可以担任,也就是说丹药师公会里面大部分都是雌性和亚雌性,兽人要是进去丹药师公会是需要提早预约的,他们卖丹药也都是在虚拟上面,平常很少会让兽人进入,难得那么二次还都是因为现了什么奇珍的东西进入丹药师公会交换丹药,比如说异兽幼崽什么的,”

  兽人说道这里,突然露出了个笑容,带着些许热切和不羁,“我这次可以进去,还是拖了宝贝的功劳呢,宝贝你真棒。”

  笑眯眯地夸奖段玉珏,兽人笑得越欢畅,“宝贝,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说着,怀抱着段玉珏就想要亲吻他,被段玉珏只手抵在他脸上阻止了。

  兽人有些哀怨地看着段玉珏,自从现段玉珏特别心软苦肉计对段玉珏特别好用以后,蒙擎刃演苦肉计的本领越来越高了,谁知道这次段玉珏完全不理会他的苦肉计表演,只是淡淡地问道:“那么你来这里的次数很少了?”

  “当然,”兽人毫不犹豫地点头,末了还不忘夸夸自己,“虽然大部分兽人最喜欢往这里凑,每每被拒绝了还是天天往这里凑,去个异兽森林还不是去找内丹而是为了给雌性抓异兽幼崽,但是我可从来不会这么做的,我只喜欢我的宝贝。”

  说到这里,蒙擎刃还不忘补充句,“就是那天跟你告白的那个兽人,别看他那副高冷的样子,但是他来过好几次丹药师公会了,拿不少东西往这里送呢。”

  段玉珏脸惨不忍睹,但是蒙擎刃正兴高采烈编排着祁景黎不得不说的故事,还真没注意段玉珏的表情,再加上段玉珏先天表情缺乏,般人还真很难看出他到底是什么表情,此时心力没有放在段玉珏身上的蒙擎刃自然也没有看出段玉珏表情的潜在含义,直在抹黑自家情敌,他可是记得呢,他家宝贝那天对于那个弱爆了的兽人的邀请可是很心动呢!

  情敌这种东西,还是掐死在摇篮里吧,他可没那么多时间不停地打苍蝇,当然要次性全部打死!

  段玉珏越听越听不下去了,面无表情地看着沉浸于打击情敌的快感中而智商沦为负数的蒙擎刃,无可奈何地提醒道:“你既然不经常来丹药师公会,怎么对这里生了这么熟悉,莫非,”段玉珏清冷的黑眸对上了耀眼的银眸,“你刚才是骗我的?”

  声音骤然顿的蒙擎刃感觉自己搬起了石头砸死了自己,停顿了会面不改色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手下士兵的身上,格外理直气壮道:“我手下的那群兵,都是些糙汉子,这么多年在外面驻守,哪有时间找个伴啊?这不回来就迫不及待地往这里钻,要知道除了学校也就这里雌性亚雌性比较多了,学校他们又钻不进去,只能隔三差五地来这里,来二去天天看见那个祁景黎,还不回头就抱怨了,我只是听他们说得多了而已!”

  “蒙擎刃,”听了蒙擎刃的歪理,段玉珏好半天才低声叹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无耻?”

  “有!”蒙擎刃毫不犹豫地点头,“上次跟联邦商会生小规模冲突的时候他们都这么说我。”

  你这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吗?段玉珏突然现自己连吐槽的都没有了,只能捂着自己的额头叹道:“你真是个流/氓。”

  “我只当你的流/氓。”蒙擎刃立刻接道,度快的简直让段玉珏怀疑他正等着自己说这句话呢。

  彻底爆流/氓本性的准将大人扣住了段玉珏的脑袋,深深地吻上段玉珏的唇,半晌舔着段玉珏的唇瓣道:“宝贝那么了解我,我只好给宝贝点奖励了。”

  段玉珏:“”

  沉默了好几秒的段玉珏脚踹开蒙擎刃,咬牙切齿字顿道:“白痴!你说谎的时候能不能长点智商再说?你这没智商的谎言我都懒得拆穿你。”

  蒙擎刃躺在地上无辜道:“那是因为我不舍得对你说谎。”

  段玉珏无语凝噎,蒙擎刃张银色的眸子装镊样道:“宝贝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说谎的啊?”

  自认为自己语言完全没有破绽的智商已经掉为负数的沉浸于爱情的死/亡漩涡的准将大人眸子深沉地看着段玉珏,努力释放自己的荷/尔/蒙企图诱拐自家爱人。

  但是遭到了他家爱人无情的嫌弃。

  “因为你蠢,”段玉珏犀利道,“丹药师公会雌性和亚雌性确实多,这点没有错,但是他们已经结婚了!帝国雌性十九岁前成婚亚雌性二十岁前成婚的规定你自己吃了吧?在低等部毕业的雌性亚雌性最少也要二十岁了,进入丹药师公会的大部分是中等部和高等部的学生以及毕业人士,你的那群士兵上哪里去找未婚的雌性亚雌性啊?你要是说他们来看雌性亚雌性养眼也就罢了,你却非要说他们来这里找伴侣,你在逗我呢?”

  “咳咳”认识到自己错误的蒙擎刃假咳了两声,在段玉珏冷厉的眼眸下继续躺在地面上装死,段玉珏最后总结道:“去学校还有点可能,勾搭下低年级的学生,去丹药师公会只能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你这句话也就骗骗你自己吧。”

  蒙擎刃:“”咦,爱人怎么那么了解着些了?到底是谁向自家爱人科普的知识啊?千万别要我知道是谁,我绝对打不死你!

  “这么说来,”段玉珏坐在位置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蒙擎刃,“你这么勤快地往学校里跑,是想要勾搭学生吗?”

  “咳咳咳——!”口气没喘上来咳嗦不停的蒙擎刃努力说道,“我咳咳明明咳咳是去看你啊咳咳!”

  看着蒙擎刃咳嗦得那么可怜的样子,段玉珏终于把躺在地上的兽人拽起来来,高大的兽人边弯着腰装作咳嗦的样子,边努力表达自己的真情,最后外貌协会会长段玉珏看不下去某个

  人的形象,轻轻拍打着蒙擎刃的后背,蒙擎刃渐渐地不再咳嗦,两个人坐在位置上聊天。

  再次用苦肉计躲过了致命询问的蒙擎刃还不知道,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他这番折腾中被他侥幸避过去了,就是不知道下次段玉珏想起来那个迷路问题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苦肉计越用越熟练的准将大人很苦恼地表示:看见小雌性就忍不住进入流氓模式,这可怎么办?其实他真的是个绅士,真的【严肃脸】。

  蒙擎刃在以后的日子里,写了部名为追雌性的三宝畅销书,据说第天上市的时候几千本瞬间被抢购空,还有无数人没有买到而死守在书店门口,更有联邦人士千里迢迢到帝国来买书。

  没办法,谁让蒙擎刃的伴侣是风靡了全帝国的雌性段玉珏呢?而且据说蒙擎刃是段玉珏的第二任未婚夫,既然能得到受过情伤的段玉珏的颗心,那么可信度不知道高了多少倍,成天跟在雌性身后打转却没有丝办法的兽人们纷纷瞄准了那本书,只等着那本书上市呢。

  其实书里只有十几页,那么薄薄的本,主要核心思想就是:死缠烂打对症下药苦肉计;比起那个所谓的获得雌性倾慕的百零种方式简练不知道多少倍,绝壁比那个好用无数倍!

  蒙擎刃真身实践,效果不要太好。

  据说有不少兽人通过这本书获得了启,最后成功追到自己心仪的雌性,时不时地还向周边人推荐下这本书。

  到达丹药师公会的时候正是天内最好的时辰,太阳暖融融地洒在身上,段玉珏舒服地眯了眯眼睛,身为只花妖,对于阳光总有种说不出来的眷恋。

  蒙擎刃看着段玉珏的眯着眼睛面对着阳光的样子,就像只慵懒的宠物,看着就想要人去抚摸他的额头,蒙擎刃也这么做了,上去就摸了摸段玉珏的头,右手占有性地怀抱着段玉珏的腰,银色的眸子带着血色犀利地看着周围圈的兽人,有几个兽人受不了他的气势而低下了头,丹药师公会周边围了圈的兽人,卖着些比较稀奇的东西,比如说异兽幼崽,其实般都是打着卖东西的旗号来这里守着,说不定能碰上两个愿意卖丹药的雌性,更何况雌性亚雌性本来就比较偏爱毛绒绒的异兽幼崽,这东西还可以认主,以后长大了还能保护雌性,雌性亚雌性般都愿意买;以前还生过个雌性用颗二阶丹药换了个初阶异兽的幼崽,这可把其他兽人羡慕坏了,纷纷去捕捉异兽幼崽来这里卖。

  虽说丹药师公会是个重要的地方,这些兽人也被驱赶过,但是架不住人家隔三差五地来次啊,更何况那些异兽幼崽雌性亚雌性丹药师也喜欢,也愿意去买,就更没办法阻止了;更何况这些兽人围在外围形成了股无形的保护力,也算是在帮忙保护丹药师公会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么个特色。

  蒙擎刃收回自己的眼神,低下头对着段玉珏说道:“我们早点进去吧,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