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丹炉,段玉珏眨眼间就想到了他们到底在炼制什么丹药。

  “小珏”兰棋枫笑得温润如玉,湛蓝色的眸子熠熠生辉,“帮我看看这个丹药怎么样?”

  这可是他这几天练习里唯的成果啊,兰棋枫有些忧郁地叹息。

  “恶意卖萌是违法的,”段玉珏慢吞吞地说道,“而且,我看不出你哪里萌。”

  兰棋枫:“”

  出于被迫再次重温老师的痛苦,段玉珏的毒舌攻势再也忍不住向兰棋枫动了,天知道他早就想这么做了,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竟然活生生忍了那么多天!

  “而且,比起让我看这丹药,你把丹药扔到你伴侣身上更能看出效果。”

  兰棋枫:“”

  “你更可以把他带进虚拟,找个没人的屋子试试丹药的威力。”

  兰棋枫:“”如果这个丹药威力大没有问题的话,我还需要用你看吗?!

  “

  哈哈哈哈,”终于有个人忍不住了,捂着肚子不停地笑,“这小孩太逗了!啊枫和老大完全没有反击之力啊我忍不住了哈哈哈!”

  第长老:“呵呵,炸了五次丹炉的小五;”

  兰棋枫:“呵呵,连丹药沫沫都没有的小五;”

  第五长老终于炸了,“卧槽你们能不能不由戳人痛脚?!”

  第长老霸气侧漏:“不能!”

  兰棋枫阴笑连连:“你猜猜看呢。”

  段玉珏:“我能走了吗?”

  “等等!”兰棋枫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段玉珏,“年轻人老从家里窝着是怎么回事啊!”

  段玉珏幽幽地看着他。

  兰棋枫咬牙道:“三天假!”

  段玉珏幽幽地看着他。

  “五天!”

  段玉珏幽幽地看着他。

  “星期!不能再多了!”

  “成交,”段玉珏淡定道。

  兰棋枫:“”

  “我的丹药怎么样?”兰棋枫生硬地转了个话题,心里哗啦啦地流血。

  “可惜了”段玉珏叹道。

  “我也觉得有点可惜,”兰棋枫点头道,“都已经成形了。”

  “我说的是可惜了那些材料,”段玉珏平静地戳穿了兰棋枫的美梦,拿着丹药在手里看着,还闻了闻,沉默了会儿,客观地点评道,“操作方法是错的,切得材料大小不,放材料的时间不对,最后还犹豫地下不去手,丹药成形了真是它的顽强。”

  兰棋枫:“”

  段玉珏同情道:“没事,第次练习就是这水准的话,你还有救。”

  想了想,段玉珏又补充道:“起码你没炸丹炉。”

  兰棋枫僵尸脸,我能告诉你我炸了三次丹炉吗?

  第长老莫名地感觉膝盖很疼,很疼,非常疼。

  其他几位长老纷纷呲牙咧嘴地表示,自己的膝盖也很疼,真的很疼。

  第七十四章梦千航

  就在段玉珏被逼无奈当了上午的老师,几位长老和会长才总算认识了这个少年真正的实力,好几次濒死的丹药都在他的手里妙手回春,就是品质差了些。

  当第三长老看着自己第次成形的丹药时,简直就要喜极而泣了,老二毫不客气地给了他句:“又不是你炼制出来的,如果没有小珏,你的丹炉早完了。”

  “滚粗——!”就算是事实也不能说出来,尤其是这么悲催的事实!

  个上午,在段玉珏犀利的语言和冷气攻击下,众人66续续地也都能炼制出那种丹药,虽然成功率还是很低,虽然质量还是不怎么样,但是也是炼制出来了啊!

  段玉珏表示自己很受伤,对着这些中等丹药师竟然有种回到花妖丹药师课堂的错觉,还是对着那些调皮捣蛋不务正业的小花妖!

  段玉珏捂着自己的脸,突然感觉自己又离和蔼可亲的目标远了步。

  我纯粹是被逼的——!段玉珏在内心里呼喊,内流满面简直不要更伤心,当初说好了做个温柔可亲的丹药师呢?!

  他真的很亲民的好不好!

  “小珏”兰棋枫笑道,神色虽然极力伪装出平静,但也不似当初那般,隐隐似乎有些畏惧。

  段玉珏手中的刀叉与盘子亲密接触,出刺耳的摩擦声。

  他真的是个和蔼可亲的好少年啊!为什么没人信我呢?!

  段玉珏深深地陷入了在花妖族里笑下吓哭小花妖的杯具里,纠结死了,脸上的表情不由自主地更难看了,看得兰棋枫心里沉。

  我就叫了声小珏而已我没有炸丹炉啊啊!!!

  兰棋枫内流满面,心里暗暗给把自己推出来的那几个人记了笔,会儿绝对饶不了他们!

  被毒舌了上午次被重点关照接受冷气扑面而来的重点照顾的兰棋枫副会长,出离地愤怒了。

  “小珏,”想到被交代下来的事情还没做好,兰棋枫努力压下内心的悲愤,对着段玉珏笑道,“小珏,那下午我们继续吧。”

  “大家都能学到很多东西呢,第长老和会长都表示他们的瓶颈隐隐有突破的前兆,看得更远了,”兰棋枫沉默了下,内心思考了会,道,“真是谢谢小珏了。”

  “所以,小珏,今天下午的时间务必留给我们吧。”

  兰棋枫次用这么正式的语气跟段玉珏说话,等了好半天还没有听见段玉珏的回应,这才看向段玉珏,看就忍不住微微弯了弯唇角,心情突然轻松了下来。

  “既然你不回答,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哦。”兰棋枫笑了笑,转身走了,他还要回去跟那几个混蛋家伙算算账呢!

  段玉珏正满目纠结地看着自己的午餐呆,心绪乱飞根本没有注意到兰棋枫,或许该找莲方问问如何做个和蔼可亲的人?

  记得在族里,莲方可是最受人欢迎的家伙了,尤其是受小孩子欢迎。

  段玉珏有些郁闷地皱了皱眉,当初那个小花妖看到自己哇的声就哭了,这时候莲方正巧经过,登时那小家伙就躲在莲方身后不出来了,郁闷的段玉珏简直就想要去撞撞墙。

  我明明是在笑是在笑啊口胡!

  莲方句话没说,只是颇为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如果不是顾忌到双方武力值差距太大,他真的想要直接动手揍莲方顿!

  兰棋枫走了两三步,回头看了眼段玉珏,看到段玉珏还是那副纠结的小模样,不由得轻声笑了出来。

  这个少年,终究还是个孩子啊,有着像孩子般的赤诚。

  兰棋枫会畏惧段玉珏当然是有原因的,丹药界里面向是论能力排辈,你能力强就是前辈,你实力弱就是小辈,段玉珏开始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个有能力有天赋有运气的小辈,他们虽然知道那杀伤力极强的丹药的珍贵性,但是从未认为那个丹药会那么难以炼制。

  个低等部学生炼制出来的东西,哪里有那么难?

  这是开始他们的想法,但是随着接触越来越深,他们心里对段玉珏的了解越来越多,尤其是昨天见到段玉珏用三阶材料炼制出四阶丹药,说句不好听的,当时兰棋枫都有去医院看眼睛的冲动!

  三阶材料怎么可能炼制出四阶丹药?!而且那些材料他看着段玉珏点点取得的,全都是炼制三阶丹药‘清’的材料,但是竟然炼出了四阶丹药!

  四阶丹药和三阶丹药不是个层次的,个已经是中等丹药,个还是低等丹药,就像个低等丹药师和个中等丹药师,那是质变不是量变啊!

  四阶丹药和三阶丹药所用的材料不样,所需要的能量不样,所需要的时间不样,就这么艰难的在旁人眼中闻所未闻的任务,段玉珏就办到了。

  是真的办到了,在看着段玉珏那张平平淡淡没有丝感情波动的脸时,兰棋枫心里就就明白这绝不是什么偶然,心里登时就涌出股寒气,这个少年,到底有多少东西没有展示出来啊?

  也就是因为如此,兰棋枫放弃了等星际丹药大赛结束再去观察那杀伤力极大的丹药的想法,转而在当天晚上就炼制下,果不其然,丹炉直接炸了。

  那时候兰棋枫有惶恐有无措有叹气有轻松,心里五味杂陈,最终只能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个少年,论起实力来绝不会低于七阶丹药师!

  兰棋枫自己是名六阶初级丹药师,又兼之身边有两位六阶巅峰丹药师的存在,心里对六阶丹药师可以做到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个评价,那个少年,实力绝不会局限在中等丹药师这里的,那么只有个可能,那么就是他已经是位高等丹药师了!

  七阶?八阶?还是九阶?这个不得而知,但是看到少年的年龄,兰棋枫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骄傲,不管是哪阶,只凭少年这个天赋和能力,有朝日,大6定会再加位八阶巅峰丹药师,说不定能创造整个大6的奇迹,出现第位九阶丹药师!

  想到这里,兰棋枫心里就不由得增加了许多豪迈,瞬间有种少时轻狂无谓的感觉,半天才缓过劲来,放下了自己炸毁了的丹炉,跟自己的友人联系,让他们都去尝试那个丹药的做法,然后转而联系了王宫,告诉王后,联邦想要参观王宫,在王后的回应下,转而告诉联邦王后邀请他们去王宫参观。

  正好空出来天,兰棋枫66续续地接道自家好友炸了丹炉的通知,默默地默默地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们,明天就让段玉珏教教他们如何炼制这丹药吧。

  这时候,敬畏的种子就在兰棋枫心里生根了。

  而今天再见到少年面不改色沉着优雅的样子,连向眼高于顶的小五都乖乖听从段玉珏的指挥,兰棋枫心中更是对段玉珏有了进步的了解,这个少年身上,真有种震慑人的气质,或许他们直在寻找的可以接管双子星丹药师公会的未来的人,就在眼前了。

  如果说前几天让那敬畏的种子在兰棋枫心里扎根,那么今天

  上午那种子就已经长成了苍天大树!

  段玉珏或许是年少没有错,但是在他教授丹药的时候,那严肃认真专注的样子绝不是骗人的,只需轻轻眼,他就能看出你犯的错误,有的时候他正在指导另个人,转眼间就抓住小三的手提醒他这个时候不能放这个进去。

  兰棋枫看了上午,心里掀起了不知多少滔天巨浪,个个惊喜几乎将他打蒙了,也就是在那时候,他才真正看出这个少年的实力,

  兰棋枫是见过七阶丹药师的,他真的不认为普通七阶丹药师能比得上这个少年,段玉珏的实力很可能即将到达八阶!

  这个结论出让兰棋枫猛地惊,手指抖了半天竟然直接把切材料的刀子切到了自己的手上,少年反应迅地给自己包扎,在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个少年就已经去指导别的人了。

  八阶丹药师,这么小的八阶丹药师,兰棋枫眸子慢慢地眯起来,借此掩饰住自己心中的滔天巨浪,大6几千年的历史,八阶丹药师两只手就能数出来,哪个不是七八十的?现在竟然有位十七八的!

  兰棋枫悄悄地咽了口水,感觉自己的心脏都不好了。

  对了,会在网上预约下,今天丹药结束以后医生吧,自己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受这么大的惊吓最需要的就是找医生好好谈谈!

  兰棋枫最为熟悉的周桥医生小博上的私信自动回复道:抱歉,因为心脏受惊过度,暂时从家休息,不接受任何预约。

  兰棋枫:“”卧槽!我就想去个医院啊!周桥你个老不死的搞什么鬼?!你不就看了场丹药比赛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天天受刺激还没请假呢!周桥你给我死出来我要去医院检查检查!

  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天性呢?!周桥你是不是把它吃了!是不是?!

  所幸,段玉珏下午也没有想走,这几个人的进步是很明显的,他把最后这些讲完才能安心地走。

  段玉珏稍微有种完美主义情怀,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吃完饭稍微休息了下,就继续给那几个人授课。

  准确的说,是他们炼制丹药,他看着罢了。

  出于‘自己要变得和蔼可亲不能把人吓哭’等等忧心忡忡的考虑后,段玉珏放弃了自己的冷攻击和毒舌攻击模式,再看到第五长老又次没掌握好时机放的时候果断拦住了第五长老的手,尽量心平气和语气柔和道:“你已经错过这个时机了,你看,要在第个泡泡出现的时候将它放进去,动作要快要稳,这时候你应该把火弄下,让气泡慢慢地消失直至不见,在把火弄到最大,再泡泡出来的第时间放进去。”

  顿了顿,想了想曾经莲方跟自己说的和蔼可亲是怎么回事以后,尽量把自己的嘴角调到莲方那个角度,道:“做得有进步,继续加油。”

  第五长老脚心个不稳,身子歪,手抖,那栋西直接掉入了丹炉,‘砰’的声,丹炉炸了。

  段玉珏:“”

  长老们:“”

  会长和副会长:“”

  第五长老面色惨白内流满面哀求道:“嗷嗷嗷我知道我错了小珏你放过我吧不要吓我了我的心脏不好了求求你体罚吧体罚吧精神攻击太可怕了求放过求放过!”

  段玉珏:“”

  长老们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

  第五长老涕泗横流道:“我怕怕怕怕你你你刚刚那个样子啊啊啊——!”

  段玉珏:“”

  长老们再次深有感触地点点头。

  第五长老就差打滚了,“小珏你不要这么狠心啊——!摧毁我的身体没什么不能摧毁我的精神啊!我的灵魂只属于兽神兽神!”

  段玉珏:“滚!”

  第五长老手抹,脸上明显松了口气。

  段玉珏压低声线优雅道:“第五长老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秀你低下的智商了,你犯的错误猴子都不会再犯了,第1次你就不羞愧吗?!”

  这次,所有的长老都松了口气。

  第五长老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叹道:“这才是平时的小珏啊,小珏你终于恢复正常了。”

  “刚才小珏辣么温柔地跟我说话简直吓哭我了!”

  “小珏的精神攻击更厉害了简直吓哭我我绝对不会再放这个错误了你相信我小珏!”

  “滚——!”段玉珏相当干脆利落地回答,第五长老果断地拿了个新丹炉继续炼制丹药。

  段玉珏深深地深深地忧郁了,他不就是早上毒舌了点,语气差了点,心情不好了点,面色冷了点,冷气外放了点点吗?

  为什么这群人就成了抖了?!

  他现在说他今天早上心情不好睡眠不足才会那样的还来得及吗?

  其实他真的是个和蔼可亲的好孩子!真的!

  段玉珏森森地森森地忧郁了,面带忧色地看了他们圈,森森地叹了口气。

  双子星丹药师公会的长老和会长全是抖,这丹药师公会真的好可怜啊,

  段玉珏次为丹药师公会的前途担心。

  众位长老看了看段玉珏的面色,齐刷刷面面相觑,眸子里都传达着相同的意思:段玉珏又想到什么好方法折磨人了?

  千万不要出错了——!

  结束了天的丹药练习,几个人的成功率都提高了不少,制作出的丹药品质也都好了不傻,其中第长老是做的最好的人,有次炼制出来的丹药杀伤力跟段玉珏的有比!

  剩下的段玉珏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交的,拒绝了兰棋枫请吃饭的建议,段玉珏觉得自己回家见见司修比较好。

  兰棋枫遗憾地摇了摇头,段玉珏找了飞行器把自己送回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并没有开灯,极其安静的样子,段玉珏换了声管家,管家才出来把灯打开,段玉珏又问道:“母父呢?”

  智能管家机器人弯了弯腰,道:“主人在房间里。”

  “天都没有下来过?”段玉珏问道。

  “是的,”智能管家机器人欠了欠身子,说道。

  “没吃过东西?”段玉珏眉头都皱起来了,家里到底生了什么,让贯冷静自持的司修都这副样子,最重要的是,父亲呢?

  父亲在哪里?父亲怎么会让母父这般消沉呢?

  “是的。”

  “父亲呢?这两天都没有回来?哥哥呢?为什么也没有回来?”

  “主人和小主人都没有回来。”

  “为什么?”

  “司修主人不让我告诉你,小珏小主人。”

  段玉珏沉默了下,“告诉我。”

  “抱歉小主人,司修主人的权限更高”

  段玉珏皱了皱眉,知

  道司修定是在机器人那里输入了程序,自己再怎么逼问都问不出来什么,只能道:“做点粥,有营养的,做好了端上来给母父。”

  “是。”

  段玉珏上了楼,敲响了司修卧室的门,等了几分钟也没有人来开门,于是段玉珏又敲了门,持续不断地敲着,终于传来了司修倦意疲惫的声音,“小珏?”

  “是我,母父。”段玉珏回道,司修没有再说些什么,段玉珏心里知道他是来开门了,于是从外面等着,这时候管家也端上来了粥,段玉珏接过来,道,“我来就好了,你下去吧。”

  管家弯了弯身子,鞠了躬,下去了。

  司修开了门,段玉珏看见卧室里点光亮也没有,司修的脸色十分不好看,原本红润的脸庞有些病态的白,唇角都是裂的,段玉珏脸色沉,但是语气更柔和了些,道:“母父,吃点东西吧。”

  司修笑道:“小珏懂事了,想到母父了,”司修摸了摸段玉珏的头,道,“谢谢小珏,母父很高兴。”

  段玉珏认真道:“母父你知道我关心你,就不应该这个样子,我会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