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进了班级,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淡定地扫了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雌性,看着所有人不自觉地闪避了他的目光,满意地勾了勾唇角,从容地从空间袋里拿了本书,看了起来。

  所有雌性:“呜呜几天不见他怎么变得这么可怕爸爸救命——!”

  再看到段玉珏上挑的嘴角后,大部分的雌性不禁感到阵寒冷,急忙移开自己的视线。

  “果然被抛弃了就成了怨妇吗?”个长得高挑漂亮的雌性冷哼出声,段玉珏反动了下书页,那雌性被段玉珏无视心里气愤,把摁住了段玉珏的书,恶意道,“个连基本礼仪都没有的怨妇果然配不上叶学长!被个亚雌性抢走了未婚夫你还有脸出现在校园里吗?我都替你丢人!”

  段玉珏慢慢地抬起头,看了看被雌性摁住的书,慢吞吞地说道:“哦。”

  哦什么啊?!从小被娇生惯养养大的没受过丝委屈的雌性对段玉珏是嫉恨交加,他明明点都不比段玉珏差,家室容貌孕育值都不比他差,凭什么段玉珏是叶学长的未婚夫?!

  最可恨的是段玉珏明明是个雌性,却输给了亚雌性,简直丢他们雌性的人!

  “我跟你说话呢?!你竟然敢无视我!你这个被抛弃没人要的弃妇!”那雌性咬牙切齿地说道,段玉珏慢慢地抬起头,茫然道,“你是谁啊?你在跟我说话?”

  段玉珏也不是真的想气他,只是叶学长是谁啊?他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搭理你啊!听这个雌性的意思,自己被那个叶学长抛弃了,还是因为个亚雌性?但是为什么他这么义愤填膺啊?不会暗恋那个叶学长吧?

  段玉珏撇撇嘴,好吧,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原主去买‘迷情丹’了。

  “我当然在跟你说话!”

  “哦,”段玉珏淡淡地应道,“我不想跟你说话。”

  “你——!”那雌性被气得脸色很难看,握住段玉珏的书的手紧了紧,段玉珏好心提醒道,“这是古籍,据说是大6上最齐全历史古籍,捏皱了要赔钱的。”

  那雌性彻底被段玉珏激怒了,摁着那本书的手指更用力了,只听‘撕拉’声,书皮撕了,那雌性愣,急忙把手拿开,段玉珏阴郁地看了他眼,那雌性心里害怕又不愿意认输,喊道:“不就本破书吗?我赔你!”

  “五千万维修费,请在明天打到我的卡上,”段玉珏毫不客气地说道。

  雌性:“”

  全班同学:“”

  段玉珏最后把书收起来,淡淡道:“某人想做弃妇都做不成呢,真是可怜。”

  “你——!”那雌性被气得脸都红了,正巧这时铃声响了起来,那雌性悻悻然坐好,不理段玉珏。

  段玉珏在位置上皱眉,这原主是怎么回事,全班人竟然没有个帮他的,好吧,也没有人去帮那个雌性,不过,学校不应该是来学习的地方吗?就像花妖族内的小学堂样,为什么这里都展成为争风吃醋了?

  学风败坏!

  段玉珏毫不犹豫地给这所学校下了定义,心中有些许不快,对学校的期待值也没有那么高了。

  段玉珏没有原主的记忆,自然不知道段玉珏在学校里的声明,他和刚才那个雌性直是学校里最出色的家室最好的两位雌性,平日里也是最不对付的,两个人各自形成了自己的小团体,相互之间的交锋时有生。

  但是,这次段玉珏被亚雌性抢了未婚夫后又住院,段玉珏的小团体被那雌性打压的厉害,本身的声望也掉得厉害,故而也没有人敢上去劝,更多地持有观望态度。

  对于很多雌性来说,被个亚雌性抢了未婚夫是最耻辱的了!从来只有雌性抢亚雌性的未婚夫,还从来没有亚雌性敢于抢雌性的未婚夫!

  而段玉珏作为第个被亚雌性抢走未婚夫的雌性,很多雌性认为他是雌性中的耻辱。

  雌性们高傲看不起亚雌性是有原因的,雌性稀少又向来被所有的兽人呵护着,他们本身的精神力和孕育值都比亚雌性要好太多,亚雌性肯能生都未必制出枚三阶丹药,但是雌性在四十岁前普遍的都可以熟练制作出三界丹药,虽然四阶丹药有些困难,而且雌性本身和灵花灵草的亲和力就比亚雌性好,培育灵草更容易些,要知道灵花灵草可是炼丹的关键啊,而丹药,可关系到兽人武力的晋升啊。

  更重要的是,亚雌性普遍孕育值都不高,而这个世界的新生儿是最令人期待的,有的人直到死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有很大可能生育的雌性更是众人追捧的目标!

  就是这样处处不如雌性的亚雌性,竟然抢走了位雌性的未婚夫,这无异于向所有雌性脸上打了巴掌,让大家脸上无光,从而更怨恨段玉珏。

  上课时间到了,老师齐海音却不是个人进来的,他是位中年雌性,面貌清秀,眼眸中露出股慈爱,他带着位穿着低调但明显是上好的手工料子的亚雌性站在讲台上,道:“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相处,虽然奕卿闻是亚雌性,可是他的天赋绝不输于在座的任何位,甚至在座的没人能比得上他。”

  “奕卿闻,做下自我介绍吧。”老师对着奕卿闻点了点头,奕卿闻站在讲台上,腼腆笑,还没有说话,那个跟段玉珏吵架的漂亮雌性冷声道,“班从未有收亚雌性的先例!我们班不要他!”

  雌性的声音有些尖利了,老师皱起眉头,奕卿闻脸色白,半是无措地看了看老师,有些委屈地看了看漂亮雌性。

  “贺行之,这是学校的决定,你是在质疑吗?”老师有些不耐。

  “我没有质疑!可是班从未进过亚雌性!”

  “班没有进过亚雌性是因为他们天赋不足,不是因为班不招收亚雌性,”老师冷冷地说道,他看着这些越骄纵的雌性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怒其不争,身为雌性都能被亚雌性抢走未婚夫,可见他们是多么骄纵!

  决不能让雌性们继续骄纵下去了!老师皱眉想到,这样骄纵对于雌性绝不是什么好事。

  “奕卿闻,”老师看着亚雌性有些白的脸色,缓和下语气,道,“做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我是奕卿闻,”奕卿闻深深地吸了口气,露出个微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与大家好好相处。”

  老师点点头,道:“自己找个位置坐下吧,我们即将开始第节课。”

  奕卿闻下了讲台,慢慢地向段玉珏走来,段玉珏心中突然涌出来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看到那亚雌性走到了他旁边!

  瞬间,所有的视线都凝在段玉珏身上,奕卿闻咬住下唇,细声细气地说道:“我可以坐这里吗?”

  段玉珏看

  了他半晌,道:“可以。”

  时间,班里雌性的脸色都有些不大好看,段玉珏心里突然有了个不大好的判断,这个亚雌性不会就是那个传说中抢走他未婚夫的亚雌□□?

  第七章

  课堂上,段玉珏满眼的迷茫,为什么他都听不懂?

  跟灵草灵花相处需要照顾他们的情绪?要摸摸他们的叶子逗他们开心?他们不开心会影响药效?要得到他们的许可才能切割?强行切割得到材料会被灵花灵草厌恶?

  ——为什么我点都不知道?!

  跟灵花灵草打了二百年的交道的真丹药师花妖段玉珏同学表示他在听天书!

  他真的点都不理解老师说的是什么!

  灵花灵草会不开心吗?明明靠近它们它们就会很开心!需要摸摸他们的叶子吗?他们会害羞的!就算摸到了也会开心地哭泣的!怎么会不开心?

  他们不开心?面对自己他们有过不开心的时候吗?段玉珏皱着眉头想了好久,还是没想出他们有过不开心的时候

  要得到他们的许可才能切割?帮他们切下多余的部分不是倍受欢迎的吗?会被厌恶?他们会厌恶自己吗?

  段玉珏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答案,只能皱着眉头继续想,明明神游天外还副严肃正经的样子,连老师下‘莉莉花’让他们练习下都不知道。

  去年学了年的理论知识,这个学期他们才渐渐开始接手这些植物,雌性们或多或少地都有些紧张,毕竟灵花灵草是个很团结的种族,个灵花对他们的好感度多些,其他的灵花灵草对他们的好感度也会多些,相应的,个灵草厌恶了他们,大部分灵花灵草对他们的好感度都会降低。

  段玉珏还在想着事情,眸子茫然,奕卿闻转过头看到段玉珏茫然的样子,心里暗笑又有种畅快,就好像是看到本来高高在上的人突然夜跌入凡尘,你都可以嘲笑他,那种得意和畅快绝不是星半

  奕卿闻弯了弯唇角,副温和善良的样子,老师在教室里巡视,走过他身边,看到明显很舒服的‘莉莉花’,目光柔和了下,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看见段玉珏茫然的样子,半托着下巴动不动的样子,心里有些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被个亚雌性抢走了未婚夫还不知道努力!

  奕卿闻看了看老师的脸色,对着段玉珏笑了笑,道:“玉珏,‘莉莉花’是很羞涩的,你这么看着她她会害羞的。”

  老师意味不明地看了看奕卿闻,心里无奈地叹气,倒是个好孩子,只可惜是个亚雌性。

  奕卿闻自然看到老师柔和下来的眼神,心里也有些高兴,对着段玉珏更是不屑,语气温和道:“玉珏,像我这样,摸摸‘莉莉花’的叶茎处,‘莉莉花’会舒服些的。”

  段玉珏迷茫地看了他眼,奕卿闻心里不屑,看着段玉珏,温柔地笑道:“玉珏,你这样把手放在‘莉莉花’这里,要让她舒服她才会喜欢你的,不要这么看着她,‘莉莉花’是很害羞的生物。”

  段玉珏看了看自己面前,才现多了盆紫色的小花,段玉珏看了看奕卿闻,把自己的手指贴到了‘莉莉花’的叶茎处,还没等他把另外几只手指贴到‘莉莉花’叶茎上,就见到含苞待放的小紫花下子全开了,还在空气中微微摇曳,十分舒爽的样子!

  段玉珏僵硬着脸扭头看着亚雌性,犹豫道:“很害羞?”

  奕卿闻:“”

  莉莉花:“哇哇哇我的男神碰我了碰我了碰我了!我要昏过去去去去去去去了——!”

  当然,‘莉莉花’的内心世界是没有人能听见的,所有人只能看得到盛开的‘莉莉花’。

  走了没两步就被声音引回来的老师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幕,这么多年他也就在他的老师手下见到过这么盛开的‘莉莉花’!甚至连他自己都没能让‘莉莉花’这么盛开过!

  老师有些激动地走回去,低声道:“段玉珏同学,向‘莉莉花’要你所需要的材料啊!”

  虽然这节课本来想让他们尝试下和‘莉莉花’相处,但是既然‘莉莉花’这么开心地盛开也不能错过啊,这个时候‘莉莉花’材料才能挥最好的效果啊!

  段玉珏看了老师眼,慢吞吞道:“哦。”

  虽然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师这么激动_:3ゝ∠_。

  “莉莉花,你能给我材料吗?”段玉珏面瘫着张脸说道,虽然没什么语气,却总给人种僵硬的感觉,

  老师心里怒火‘唰唰的’上来了,这雌性怎么这么笨?!以前看起来还蛮机灵的!怎么能用这种语气和‘莉莉花’说话?还不把它吓回去?!

  气急的老师气得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等着‘莉莉花’闭合花苞不在理他,奕卿闻心里暗笑,果然白痴还是白痴,这么好的机会白白葬送不说,还会给灵花留下个糟糕的印象,等着倒扣印象分吧!

  对于老师谴责的目光段玉珏有些迷茫,有什么不对吗?还没等他想好,‘莉莉花’的嫩叶碰了碰他的手指,段玉珏低下头看向‘莉莉花’,浑然没有察觉到周围人震惊的表情。

  他看见了什么?!老师简直都怀疑自己的眼睛!在‘莉莉花’被这么怠慢之后,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竟然还主动掉落了自己的花苞给段玉珏!!

  老师身体有些颤抖地看着这幕,他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看到过灵花主动给雌性材料的幕,更何况这还是对于灵花来说这么重要的花苞!

  但是到这里还没有完!这件事完全颠覆了老师的三观!

  说好的害羞呢?!说好的矜持呢?!‘莉莉花’你的节操呢?!

  ‘莉莉花’在主动掉落了花苞之后,又相继掉落了花瓣叶茎花粉!

  全没见过这种景象的老师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听到下课铃声响起来,老师复杂地看了段玉珏眼,转身走了,他定要把这件事告诉他的老师!

  其他雌性也震惊于这种现象,但不明白这种事件的稀少性和珍贵性,也只不过是微微嫉妒罢了。

  奕卿闻却没什么好心情,心中认定他是使了什么手段才做到的,当即靠近段玉珏,笑道:“玉珏,你是怎么做到的?能教我下吗?”

  段玉珏沉默了好久,才道:“天赋。”

  段玉珏说得没错,这确实是他的天赋,可在奕卿闻耳里却不是这样了,他低下头眼圈都红了,哽咽道:“玉珏,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我和雾骅是真心相爱的”

  段玉珏:“”我是不是走错了片场?

  第八章

  奕卿闻看到段玉珏没有说话,心里以为是戳到他的痛处,心中稍稍得意,再怎么有天赋又如何?还不是点用都没有!自己喜欢的人都抓不住,还不是被自己抢过来了?

  还雌性呢,要是雌性都像他样,奕卿闻不屑地想到,这个种族也就没用了!

  又被自己戳到痛处了吧?真是太好了!晚上赶紧上‘网络平行空间’找自己买‘迷情丹’吧,这次加个提升几倍卖个你,让你再傲?哼!也不过是个废物雌性罢了!

  这般想到,奕卿闻心中也不由得有了几分骄傲和兴奋,卖出‘迷情丹’,他可以收获八千万以上,再加上曾经从段玉珏那里得到的钱财,那么置办自己的嫁妆就有钱了,起码不能让叶家小瞧了自己!

  奕卿闻心里这般想着,面上却又露出了楚楚可怜的样子,道:“小珏,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可是我和雾骅真的是真心相爱的,我们真的只是情不自禁,求求你不要生我们的气好不好,求求你了”

  段玉珏看着梨花带雨的奕卿闻,感觉自己的整个三观都被颠覆了,他竟然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亚雌性所吐出的每个字他都认识,可是组合到起,他真的点也听不懂!

  段玉珏觉得他自己需要找个翻译。

  奕卿闻现很多雌性都注意到他们这边,很多雌性看沐空安的眼色都由刚才的羡慕变成现在的鄙夷,磁性从来都是被人宠爱的捧在手掌心里的种生物,被个亚雌性抢走了未婚夫的雌性已经很让人鄙视了,可是那个雌性竟然还自甘下贱地又哭又闹还去找亚雌性的麻烦!

  也不嫌脏了自己的手!——b所有雌性

  都被兽人巴掌推出去送进医院了,现在还死抱着那个兽人不撒手,还继续去找那个亚雌性的茬,简直再给他们雌性抹黑!从来只有兽人在雌性身后哭天抹泪地,还从没见过雌性这么不顾面子死要那个兽人呢!

  就算那个兽人再优秀,他们也是矜持的雌性啊!怎么能如此不顾人脸面呢?简直令人指!

  更有信说,叶雾骅已经带着这个亚雌性回过叶家并得到叶家人的认可了,并且最近就要订婚了,还死缠烂打的雌性简直难堪死了!

  感受到四面八方带刺的视线,段玉珏皱皱眉,任谁被这么看着都有些不开心,他又不知道自己怎么碰触到这群雌性敏感的神经了,以至于这些人统统向看杀父仇人样看他,段玉珏有些不爽地碰碰‘莉莉花’的花苞,众人倒吸了口气,所有灵花的花苞都是不允许人碰触的啊!那是她们最敏感的部位了!

  奕卿闻心里暗笑,这种智商几乎没有的雌性点都不值得他出手,自己就能把自己蠢死!这下子再多的天赋都不够他自己祸害的,奕卿闻摇摇头,啧啧,这么好的天赋竟然给了这个白痴,真是可惜!

  奕卿闻慌忙开口,“小珏,你不要这么碰‘莉莉花’,她会不高兴的,你要是生气就冲我来,我不会反抗的,小”珏那个字奕卿闻还没说出口,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那幕。

  向矜持害羞的‘莉莉花’竟然乖乖地用花苞触碰段玉珏的手心!她的茎叶还去碰触段玉珏的手背,仿佛是在安慰段玉珏般,下下的有规律的拍打着段玉珏的手背,段玉珏茫然地抬起头,犹豫地对着奕卿闻开口,“‘莉莉花’会不开心?”他看了眼正在蹭着自己手心的‘莉莉花’,道,“为什么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段玉珏慢条斯理地说道,“这就是天赋,在你眼里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在我眼里却能轻而易举地做到,所以,我不可能教你,你也学不会,”顿了顿,段玉珏有些嫌弃地加了句,“你不用哭了,”

  奕卿闻脸色有些白,“这怎么可能,明明‘莉莉花’最敏感最不愿意让人碰触的就是她的花苞,怎么会这样?”

  这句话出,只见他的‘莉莉花’刚刚盛开的花朵都有慢慢闭合的架势,奕卿闻手忙脚乱地去摸摸他的‘莉莉花’的茎叶,不知道是不是捏痛了她们,他的‘莉莉花’完全闭上了!

  奕卿闻脸色惨白,这怎么可能?!他的异能不是木系异能吗?植物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