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生觉得那床铺太差劲了!”

  南卿华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恶狠狠地看着兰棋枫,道,“我们联邦才不会出这种残次品呢!”

  “哪有啊,”三长老无辜道,“我明明是找南委员长要的,就怕你们住的不习惯,没想到南委员长还是不够了解你啊,唉”

  南卿华的脸色特别难看,恶狠狠地看着三长老,目光转向段玉珏恨不得直接把他吃了,直到西路狠狠地看了他眼,他才转过头不说话了。

  马丹,段玉珏那个王八蛋给我们的方子不可能成功!昨天晚上试验了那么久,还把方子传到基地里进行试验,就是没有成功的!

  他们的丹炉都快炸完了!

  段玉珏自然感受到那种杀人般的目光,自然也感觉说南卿华的精神力波动,眸子里闪过丝趣味,要那个丹药方子的人,就是南卿华吗?

  段玉珏意味深长地看了南卿华眼,突然开始期待晚上南卿华要求与自己通话的场景了。

  那定十分有趣。

  段玉珏陪着联邦的几个人在这里转,每个教室都进,南卿华困顿地根本没力气跟段玉珏斗嘴,只是兰棋枫等人还在唇枪舌战,西路提出来为什么没有实践课,兰棋枫笑眯眯地打太极,也许是课程安排问题吧。

  这么逛了上午,联邦点便宜都没有占到,只能跟着帝国的人去了食堂准备吃饭,期间阿萨打着去方便下的借口出去了,实际上是打开光脑的视频录像从帝国学校食堂里转

  悠,寻找帝国学生不文明的现象企图抹黑帝国。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帝国第学校的学生都井然有序,规规矩矩的简直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学生,阿萨逛了圈,气急败坏地删掉了视频,留着这破玩意做什么?给帝国脸上增光吗?

  帝国根本就是作秀!

  阿萨恶狠狠地想道,眸子闪,计上心头,段玉珏总不可能会被人人夸赞吧!总会有人嫉恨他的吧?抹黑不了帝国学生的素质他还是可以抹黑段玉珏的!

  不能从人多的地方下手,人那么多绝对不会说段玉珏的不好,阿萨溜达着出了食堂,把光脑视频录像功能打开,然后从储物戒指里给自己找了个帽子戴上,把外套换了换,戴上了眼镜,感觉跟刚才完全不样了以后,才走到些角落里寻找学生。

  现目标,阿萨眼眸亮,看着那个看起来阴郁厌世身黑的雌性,心里划过丝喜悦,这样的学生最容易愤世嫉俗了!

  “嗨,你好,”阿萨低下头小声道,“这里可真是冷啊是吗?”

  “恩,”那个人半冷不冷地答道,阿萨松了口气,比自己想象地要好接近,

  “请问,段玉珏在哪里?”阿萨小心地提起话题。

  那个人眼里闪过什么情绪,看着阿萨道:“恩段玉珏好像在食堂,你也是段玉珏的仰慕者吗?”

  后面句话说得急了点,配上那个人沙哑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人恨死段玉珏了呢。

  阿萨心里喜,面上却害羞了般低下头,道:“恩”

  “段玉珏丹药好厉害,我好敬佩他”

  那个人眼睛亮,阿萨话锋转,沮丧道:“段玉珏天赋真好,我的天赋好差,永远都不可能到他那种程度”

  话还没说完,那个人‘噔’下站了起来,怒火冲天道:“男神的切都是努力得来的!才不是依靠什么天赋!男神的精神力天赋只有五!最多算是中等偏上,可是男神还是有那么多成就!这是男神自己努力的,你怎么敢随意编排男神?!”

  “你定不是喜欢男神!你就是来黑男神的!你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阿萨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下子没反应过来,被那个人扑了个正着,帽子下子就被他撞掉了,阿萨心里被不好的预感充满了,只听那个人喊道:“你是联邦使者?”

  那个人眼神厉,“你竟然开了录像!”

  “卑鄙的联邦!”那个人骑在阿萨身上大声喊道,“来人来人!!联邦的人殴打我!联邦的人想要杀我!!”

  第七十七章梦千航

  “救命啊!!救命啊!!我快没命了!!救救我!!”那个人撕心裂肺地喊道,然后顺势双手压在了阿萨的嘴上,手打开了自己的光脑,摁了下放大器,瞬间声音放大了几百倍,“救救我!联邦杀人了——!”

  阿萨猛力挣扎了好几下,顺着那个人打开光脑的力气直接反过来把那人压在了身下,听到那个人撕心裂肺的大喊,阿萨额角的青筋直爆,手捂住了他的嘴,恼怒道:“不许喊!”

  阿萨凶狠地看着他,眸子里还是红的,恶狠狠的样子,死命捂住那个人的动作简直就像暴徒,那个人非但没有慌乱,眸子里却有丝笑意,阿萨看到那丝笑意,心里‘咯噔’下,瞬间就不好了。

  “联邦使者!请问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们帝国的学生!这孩子是个雌性!我们将要以‘谋杀雌性’的罪名向联邦提出抗议!”

  第七十八章梦千航

  “卧槽”当时阿萨的心情简直如无数草泥马在沙滩上飞奔般,最后只能目瞪口呆地吐出这么两个字,如果不是自己半途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来陷害段玉珏,他真的以为自己被人算计了!

  虽然他也确实是被别人算计了,阿萨思绪有些混乱,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雌性绝望痛苦的脸,竟然是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萨使者!”学校的老师愤怒地喊道,“你到现在都不肯放过我们的学生吗?!请你放过我们的学生!帝国绝不对容忍下去的!”

  “阿萨!”西路等人匆匆赶到,看见这幕西路感觉脑袋都大了,个两个都这么不省心,阿萨平常看上去还算是伶俐的人竟然就这么被算计了!

  脑子残掉了吗?!

  西路心里止不住愤怒,面部也跟着帝国的人做出副愤怒的表情来,阿萨猛地激灵,整个人突然跳了起来,喊道:“不是!不是你们见到的那样的,你们听我说,是这个人害我的!”

  “闭嘴!”学校的老师出离地愤怒了,这么欺负低等部的小孩子,仗势欺人以大欺小,要是他们没有来这孩子就活活被这个联邦使者掐死了!简直恶毒的不能更恶毒!

  “我们这么多大活人亲眼所见!你还辩解些什么?!我们亲眼看见你骑在这孩子身上掐着他的脖子想要掐死她!你还有什么话说?!你当我们都是瞎的吗?”气急败坏的老师点情面都不留,也不顾自己的形象挖苦,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维护帝国的面子,他早就直接开骂了!

  身为个老师,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伤害他的学生。

  “不是的!”阿萨心里恐慌,条件反射地反驳,这项谋杀罪名要是真的安在他身上,他的生也就毁了!

  联邦为了平息帝国的怒火,他的下场也定不好看,而且帝国肯定会从联邦这里获得大量的利益,就比如帝国这里完全没有的‘金丝花草’和‘银丝花草’,还有光剑的秘密!

  这些绝不能让他们得到!如果帝国得到了这些,那他就是联邦的千古罪人!

  “我录了视频的!”阿萨眼眸亮,“这不是我干的!是他先动手的!我只是自卫罢了!”

  “你还录了视频!”老师的愤怒压都压不住,破口大骂道,“你是联邦前来表示友好的使者还是联邦派来的间谍啊?!你竟然录制我们学校的视频!你把我们帝国当什么?!你难道不记得法律了吗?!法被你吃了吗?!!很好,联邦使者,我们将以‘谋害雌性罪’‘谋害未成年公民罪’‘侵犯罪’等多重罪名把你移交给法庭!”

  阿萨眼眸充血,疯狂的喊叫道:“不!你不能这样!!是他伤害我的!我是为了自卫才动手的!我也是争取他的同意后才录得视频!!!”

  那个雌性轻轻啜泣,这时候他已经被老师抱在怀里轻声安慰,那雌性抽噎道:“老师,我,我,我怎么可能会同意?老师,我真的,我真的没有先动手,恩呜”

  那雌性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老师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他的胳膊,细胳膊细腿的,个子又矮,显得那么娇小,脸上全是劫后余生和惧怕的表情,怎么可能会先动手?!

  老师只感觉自己心中的怒火化成火焰不停地翻滚,这孩子哪里像个会动手的孩子?!说是自卫,放屁!这混蛋就是在欺负我们的学生!

  “那使者把你的视频放出来!那我们看看我这娇小的学生是怎么伤害你的!你比我的学生大十几岁体格更是差好几倍,我倒要看看我的学生是怎么欺负你的!”

  阿萨从自己的光脑里匆匆地把刚才录制的视频找了出来,这时候心中被恐慌塞满的他完全忘了他开始录制视频的是什么用意,只想着赶紧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毫不犹豫地点击了播放,画面出,阿萨脸色白,帝国人民的脸都黑透了!

  “段玉珏天赋真好,我的天赋好差,永远都不可能到他那种程度”

  “男神的切都是努力得来的!才不是依靠什么天赋!男神的精神力天赋只有五!最多算是中等偏上,可是男神还是有那么多成就!这是男神自己努力的,你怎么敢随意编排男神?!”

  这句话过后,只听得到视频里传来‘嘶嘶’的声音,画面也直接变成了漆黑灰白的样子,那雌性窝在老师怀里微微笑,他可是‘物理机械系’的学生啊,毁个光脑自己做不到,毁个视频还做不到的话自己就可以找个墙撞死了!

  阿萨的脸色变得灰败,他本来就不笨,只是辈子顺风顺水惯了遇到这种事直接把自己吓傻了,才这般不管不顾,现在理智渐渐回来了,只感觉被人很扇了巴掌样,垂着头抿着唇无话可说。

  这时候自己的目的已经全暴露出来了,没有人能救得了自己,自己给联邦抹黑了。

  阿萨有些绝望,泪水从眸子里流了出来,浅色的眸子里面密布了血丝,西路谴责愤怒的眼神也让他十分绝望。

  这个事情绝对不能流传开来!那么联邦政府脸面就没有了!西路暗自咬牙,心里对两个猪队友深恶痛绝,这两个家伙直接切腹自尽比较好!

  愤恨归愤恨,但是看着帝国老师鄙夷不屑的脸,丹药师公会副会长冷淡的脸,其他人厌恶鄙夷的样子,西路心里也不由有几分怒火,从来都是天之骄子的他哪里会被人这么看着?!

  “我们”西路刚张开嘴,就直接被人打断了,“别你们了!我们法庭上见!希望那时候联邦能给我们个解释!对了,你们这位使者刚刚还在企图挑拨!道德上法理上都容不得他!我们帝国虽然热情好客,但也不是让你们这么欺负的!”

  “我”

  西路又是刚起了个话头,就被兰棋枫打断了,“西路使者,我想我们还是先离开比较好,你们也不想把这件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吧?”兰棋枫意味深长地笑笑,“我们还是先去会议室比较好,瞬间联系下联邦的委员长。”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西路脸色沉,阿萨脸色白,只有南卿华句话没有说,眸子里似笑非笑的,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心情关注他,倒是段玉珏对阿萨这件事没什么感触,对南卿华反而更好奇点,所以直关注着南卿华。

  南卿华露出个艳丽的笑容,张口轻飘飘地吐出几个字,没有人听到,段玉珏根据他的口型模仿了下音,竟然是‘傻逼’这两个字。

  想到这几天找自己要丹药方子的那个人,段玉珏心里有些了然,那个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就是南卿华。

  看来这个南卿华,真的跟联邦很不对付啊。

  这件事情最后怎么解决的段玉珏并不知道,看着兰棋枫他们严阵以待的样子也知道联邦讨不了好,据说联邦委员长听闻这件事情后大为震怒,决定让联邦使者提前回国,帝国几个人还在谈判,最后帝国好像是得到了不少利益。

  这件事情怎么样都跟段玉珏没关系了,没有什么比以后不需要早起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最好的了,于是在他们唇枪舌

  战的时候,段玉珏就偷偷溜了,回家司修。

  回到家的时候听闻司修还在睡,段玉珏就没再去打扰他,独自个人回了屋里,对着光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前几天联系了蒙擎刃,但是蒙擎刃并没有接通他的视频通话,这么多天没跟自己联系,段玉珏知道他肯定是做了什么隐秘任务,这几天说不定连光脑都不能带在身上。

  可是知道如此,心里却有些担忧,如果是极其机密的任务,那么危险也就越高,以蒙擎刃那路痴的属性和蠢死了的智商,真的不会有事吗?

  段玉珏深深地忧郁了,想起蒙擎刃平时的表现,忍不住给蒙擎刃加上个‘蠢’的标签,这家伙要是对上智慧型敌人,会不会只有被耍的份?

  段玉珏深深地忧桑了。

  这个时候,光脑突然传来了个信息,“主人,匿名人员向你提出通话,是否同意?”

  这就是要方子的那个人了吧?段玉珏戏谑地想道,道了声,“好。”

  光脑里传来个低沉缱绻的声音,“小珏”

  这个声音——是蒙擎刃!

  “恩,我在。”段玉珏淡淡地回应道,心里却有种陌生的感觉,好像是松了口气般。

  段玉珏皱了下眉,他这么蠢,自己担心他也是应该的。

  “想我吗?”蒙擎刃笑道,声音低沉嘶哑,带着股性感魅惑,段玉珏没有说话。

  蒙擎刃叹息道:“我很想你呢,小珏。”

  第七十九章梦千航

  段玉珏没有说话,只是这么听着他的声音,蒙擎刃粗重的喘息声响在光脑里,段玉珏心中突然升起了几丝不安,像极了他当初死亡前那种集聚的激烈的不安。

  “蒙擎刃!你怎么了?!”段玉珏厉声问道,心里那种激烈的恐慌和不安让他有些心惊,他强烈地认识到,蒙擎刃目前处于极其不好的状态里。

  “呵呵,小珏,”蒙擎刃声音有些哑,“小珏,我喜欢你。”

  真的很喜欢你,小珏,蒙擎刃的眸子慢慢闭上,血液的缺失几乎使他张不开嘴,头晕目眩的,他的神智越来越不清楚。

  体内的药开始作了,蒙擎刃微微笑,他还真是个自私的人呢。

  即使在这么危险的情境中,即使他随时可能死去,他还是遍遍诉说着自己的爱意,如果自己死了,这些爱意是不是真的成了小珏的负担?

  可是,即使会成为他的负担,自己也要遍遍说给他听,即使自己死掉,也不希望他会忘记自己,哪怕借着死亡,也要让他永远地记住自己。

  蒙擎刃缓缓地勾唇,他就是这么个自私的人,改不了的。

  可是,这时候,真的好想听小珏说句喜欢,那么,再大的痛苦和艰难自己也能闯过去,为了他,自己也会活下去。

  可是不会的,蒙擎刃的意识越来越涣散,嘴角的笑容越来越飘忽,他知道他听不到这句话,但是他还是会努力活下去,努力从这场战争中活下来。

  为了自己,为了蒙家,为了帝国。

  “蒙擎刃,”段玉珏的声音仿佛在遥远的天边,蒙擎刃听不真切,却又努力地想要听到,“你听着,我不管你在哪里,你都要给我活着回来!”

  “蒙擎刃,”段玉珏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喜欢你,我在这里等你,我的伴侣。”

  什么?!蒙擎刃的手轻轻颤动,眼前仿佛出现了大片光亮,他不知疲惫地走过去,耳边还回荡着那句话‘我的伴侣,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叮,通话中断。”

  通话突然中断了,段玉珏放下了光脑,捂着自己的大脑点点往地下跌,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唇,疼的他恨不得直接剁了大脑。

  他的眼前晕,幕幕片段都在眼前飘过,有那时候司修抱着他的,有段炎泷小心翼翼的样子,有段御凌哄着他的样子,有蒙擎刃送给他玩具的样子,有叶雾桦跟他说喜欢的样子

  点点滴滴幕幕,他所有的记忆在这剧烈的疼痛中都回来了,就像当初第次醒来面对这切不敢置信的自己选择沉睡,就像那个最终被爱人背叛的自己绝望的唤醒了身体内的另半灵魂。

  两个半个的灵魂,历时百年之久,终于合二为,成为个完整的真正意义上的灵魂。

  剧烈的痛苦消散下去,段玉珏半躺在床腿上,眸子里竟然流出了几丝泪水,他缓缓地站起来,踉跄了几步差点跌倒,就这样走到扇镜子前;

  段玉珏缓缓地勾起唇角,对面的人也勾起了唇角,笑容粗糙,但是这是笑容,这是个真真正正的笑容,而不是他那个被称为吓哭三岁小花妖的笑容。

  段玉珏看着自己的手,幼嫩白皙,依然停留在半年前,没有丝变化的样子。

  他是花妖段玉珏,他也是雌性段玉珏,他和他,本来就是个人。

  所以,他不会笑,直直,都笑不出来。

  所有的记忆,包括花妖段玉珏,包括雌性段玉珏,段玉珏所有的记忆,都完完整整的回来了。

  段玉珏并不是在今年才穿越过来的,这并不是他所猜想的夺舍,早在花妖段玉珏惨死战场的时候,他的灵魂就来到了这个婴儿身上,那时候,这个婴儿的身体内的灵魂只有他自己!

  段玉珏大吃惊,为什么这个身体内会没有这个婴儿本身的灵魂呢?

  段玉珏无可奈何,只能在这个身体内住了下来,他不是个真正的婴儿,自然不能做到像真正的婴儿般哭泣,当听到司修和段炎泷遍遍讨论为什么他不笑不哭的时候,他也是有些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