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面子!

  段玉珏皱眉,并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对着明修杰说道:“队长,我们会给他们个难忘的比赛的,对吗?”

  明修杰平静无波的眸子淡淡地扫过初青阳,专门过来约战实际上是专门过来挑拨的吗?团体赛中,两名队员生了点间隙,以后的比赛还怎么进行?毕竟不可能每个人都是大公无私切以大事为先,事实上证明,被家里娇生惯养长大的雌性,般都缺少那么点集体精神。

  初青阳倒是很能拿捏人的心情,明修杰心中闪过抹失望,果然,为了胜利已经无所不用了吗?

  “自然,”明修杰回应道,“我们自然会给鹰花商会个难忘的比赛。”

  “给”他们个难忘的比赛,这语气已经有些狂妄了,初青阳脸色沉,愤怒的表情眨眼间消失,平淡道:“我们期待着。”

  说着,微微勾起唇角,笑道:“尤其是期待与你的对决呢,段玉珏,你可是你们队伍里最让人期待的存在呢。”

  初青阳摊了摊手,“对于你不是对战,我表示深深地诧异,我直认为以你的能力定会是队长,没想到”

  初青阳耸了耸肩,道:“好吧,这是我眼拙,或许你们的队长有什么过人之处呢,毕竟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当上队长。”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挑拨了,但是那又怎么样?

  初青阳恶劣地勾起唇角,明显又怎么样,招人诟病又怎么样?只要让这个人之间有间隙,有矛盾,有怀疑,他什么手段也能用!

  “哦,”段玉珏慢吞吞地应道,“队长比我厉害多了,凡人认不出来也实属自然,毕竟队长比我低调有内涵多了。”

  段玉珏真诚地看向初青阳,初青阳冷哼声,带着队员转身离开。

  ——他不相信经此事以后段玉珏和明修杰之间没有间隙!

  目的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

  段玉珏看着他们走了,才冷哼声,“咱们走吧。”

  他不会相信明修杰会因为这件事情跟自己有什么矛盾,明修杰这个人,段玉珏自认自己还是信得过的。

  “什么东西!”夏晴愤愤不平地骂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到过当面挑拨离间的人,这次可真是被吓住了,他看看段玉珏又看看明修杰,突然有些担心友人们起什么间隙。

  “你在瞎想些什么?”明修杰不轻不重地打在夏晴的后脑勺上,在对方又惊又怒的表情中笑了笑,道,“你担心的事情不可能生的,别想太多了。”

  夏晴瞪着圆滚滚的眼睛看着他,明修杰看了他半晌,才慢慢地补了刀,“以你的智商,跟你解释了你也不懂,不要为难你的智商了。”

  说罢,快走几步追上段玉珏,夏晴气愤难平地追上。

  五天后就是他们复赛的第场,经过鹰花商会的事件以后,几个人对于胜利的欲望大大增加,连前几天因为特训而见到段玉珏就躲的杨文和夏晴都主动要求段玉珏帮他们特训。

  而这天,段玉珏放弃了对于他们三阶丹药的训练,转而教导他们制作四阶丹药‘清’。

  夏晴张大了嘴,磕磕巴巴道:“小珏不行的我们都只是三阶丹药师这是四阶丹药不行的”

  “我只是个阶丹药师。”段玉珏淡淡道。

  夏晴

  语塞,杨文挑眉道:“你是不样的!”

  “我跟你们没什么不样,”段玉珏淡淡道,“我仅仅只是个阶丹药师而已。”

  “如果仅仅因为这个所谓的丹药师等级测试评判出来的结果,那么我现在还应该在学校里学东西,而不是站在这里。”

  “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仅仅是你不想做罢了。”

  “所谓惯例常规真理,也不过是你们来欺骗自己的工具罢了,”段玉珏低垂着眼皮,语气缓慢而平淡,“这世界,从未有什么奇迹,也没什么特殊,每个人都是样的,”

  “前人的东西是什么?就是让后人来打破的!”

  段玉珏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喙,他淡淡地抬起头,黑色的眸子看着四个人,“你们要不要学习四阶丹药‘清’的制作?”

  “要!”杨文第个叫了出来,眸子里几乎有火焰在燃烧,夏晴也是大叫,顾念和明修杰虽然没有他们那么明显,但是眼神都有几分激动。

  “那么,请看我的动作,”段玉珏淡淡道,“看清这些灵花喜欢什么手势,他们都是群可爱的孩子,你们怀着真诚的心,他们就不会拒绝你”

  “这孩子比较敏感害羞,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让它放松下来,你们要耐心点”

  “这个孩子比较奔放,表达感情的方式也比较极端,但这并不表示它讨厌你”

  “这孩子倒是很喜欢你呢,夏晴”

  “那么请看清楚我的手势,我会慢点,你们看清楚,我先示范下,你们会儿自己做遍,能记多少记多少,刚开始的时候不要怕炸丹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炸次丹炉算什么?炸两次丹炉算什么?别露出那副怀疑否定的样子!我曾经炸的丹炉我自己都数不清了,你们不过炸了两三个而已!精神起来!”

  第九十章梦千航

  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并不能让这几个人真正掌握四阶丹药的做法。

  甚至在第三天的时候,杨文和杨文甚至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种强烈的怀疑,整个人都处于种崩溃的状态,明修杰和顾念是感情克制的人,虽然没有明确地表现出来,但是双手也不由得握紧了些。

  毕竟,个人连续炸了三天丹炉,这些人还是被称为天才的人,这样的失利让他们心里备受折磨,制作丹药的时候再也不如往日的兴致高昂,甚至看见丹炉都有种恐惧感,切割丹药时的小心翼翼让段玉珏深深地皱眉。

  段玉珏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急躁了些,但是他们毕竟没有太多时间了,段玉珏眸子里划过丝深思,如果他们的心性就是这样的话,在这个比赛中他们绝对走不到最后。

  其实,想要打败双子星公会实在是太容易了,段玉珏深深地皱眉,如果他是初青阳的话,最后让队里最弱的那个人对上他,不是输场,直接把丹炉炸了炸的动静大点,直接影响到段玉珏这里,说不定就是场平局,当然,做这种假设时先要排除炸丹炉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这个问题。

  让队伍里第二弱的人对上明修杰,输也好赢也好平局也好,而剩下的三个人对付顾念杨文杨文就显得轻松多了。

  作为上届星际丹药大赛的亚军,鹰花商会的实力自然不弱,两个四阶初期的丹药师,个三阶巅峰的丹药师,两个三阶高级的丹药师。

  而反观双子星丹药师公会,个阶丹药师段玉珏,个三阶初期丹药师杨文,个曾经二阶巅峰现在刚刚进入三阶初期的丹药师杨文,个三阶中期丹药师顾念,个三阶巅峰丹药师明修杰。

  怎么看差距怎么大_:3ゝ∠_

  而且,复赛并不是像初赛般随机抽取双方的人员参加比赛,而是有攻守双方。这次双子星丹药师公会的代表小队就是攻方△为攻方,需要先派出自己的队员参加比赛,受方则对应选出自己的队员迎战,说起来攻方才是处于劣势的人。

  段玉珏深深地在心里叹了口气,看着身边队友越来越难看的神情,淡淡道:“好了,我们休息下吧。”

  “手都在抖,你们还是休息会吧,”段玉珏拿了几瓶水分给他们,“才炸了三天而已,不用露出那副表情。”

  “我们都炸了三天丹炉了!点成就都没有!”杨文自暴自弃地挠头,“我觉得我真的做不到!”

  “根本没有办法!我们只是三阶丹药师,怎么可能制造出四阶丹药?!”

  “小珏你是天才你当然可以做出来!我们只是个平凡人,怎么可能做出来?!”

  “小珏你不能拿对你自己的要求来要求我们!我们又不是你!”

  杨文声音越来越大,双目赤红地哄出声,明修杰叱责道:“杨文!”

  杨文狠狠地瞪着明修杰,半晌才垂下头,声音里有些哽咽,他这几天因为不停地炸掉丹炉而有些暴躁,抿了抿唇,“对不起啊,小珏,我”

  “没事,”段玉珏淡淡地打断了杨文。

  杨文是队伍里第二小的,仅仅比段玉珏大三岁,而因为段玉珏性格原因,在队伍里杨文才像是最小的弟弟般备受宠爱。

  段玉珏自然不会跟他计较,杨文本来就有些骄纵,因为年纪尚小的原因,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每次看到杨文,段玉珏都不禁想起以前族里闹腾的小花妖,心里不自觉地对杨文更加纵容

  “如果我没有记错,杨文的精神天赋是六吧?”段玉珏歪着头问道,半长的黑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让他身上的气势陡然弱化了下来,竟然有种邻家朋友的感觉。

  “恩,”杨文点了点头,应道。

  “我的精神天赋只有五,”段玉珏淡淡道,平静的黑眸对上错愕的琥珀色眸子,“按理来说,我还不如你。”

  “天赋比我好的你炸了三天的丹炉,你知道我炸了多少天吗?”段玉珏微微笑,目光中竟然有几分怀念,“我炸了近个月的丹炉吧。”

  段玉珏耸了耸肩,这个动作被他做出来竟然有分优雅和洒脱,“那只是为了做枚阶丹药师罢了。”

  ——其实那时候他才五岁,小花妖连丹炉都拿不起来,根本不知道炸丹炉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丹炉在炸裂的那瞬间格外漂亮,于是炸丹炉就成为了他的业余爱好。

  ——直到个月后族里现了他的暴行,才哭笑不得地制止了他,把‘从小就被热爱丹药’的段玉珏扔给了当时还未生育的丹药师教导。

  现在说出这些话,段玉珏可真是脸不红心不跳,语气平平淡淡,黑色的眸子离还有着追忆和笑意,看得杨文心里顿时生出了副自责。

  ——小珏都用了那么久才成功不知道炸了多少丹炉自己只炸了三天丹炉就自暴自弃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真是辜负了小珏的悉心教导!

  ——起码自己还有小珏教导,那时候的小珏连个教导他的人都没有!

  这么想,杨文就更愧疚了,琥珀色的眸子闪着愧疚的光芒,竟然还有几丝泪珠,段玉珏默默地捂了捂心口,突然有那么点愧疚。

  “所以说,炸丹炉点都不可怕,每个人都是从这个阶段里走过来的,”段玉珏淡淡地补充道,“没有人是天才,炼制丹药的背后隐藏着无数被炸毁的丹炉。”

  “而且,”段玉珏淡淡地笑了下,“你真的以为你点进步都没有吗?”

  “想想第天,你炸丹炉所爆的力量毁了大半个屋子,幸好那时候我们在虚拟里才没有受到更多的伤害,可是现在,你已经可以在现实里炼制丹药了,”段玉珏顿了顿,微微笑,黑色的眸子沉静而温和,补充道,“因为即使你炸掉丹炉,也不会让任何人受伤,也不会对屋子造成什么伤害。”

  夏晴默默地对上段玉珏那双黑色的眸子,不由自主地红了脸,他几乎要溺在段玉珏那双黑色的眸子里,温和而沉静,像长辈般谆谆教诲,像朋友般推心置腹,夏晴默默地捂了脸尖叫,他总算明白网络上为什么那么多人拿小珏当男神了。

  “这说明,材料之间的灵力已经被彼此吸收掉不少,也同时在说明,你有进步,很大的进步,”段玉珏语气平静,不由自主地让人信服,“你并不像是自己认为的那样,杨文。”

  段玉珏慢慢地站起身来,缓缓地走到杨文身边,双手搭在了杨文的肩膀上,黑色的眸子对上杨文琥珀色的眸子,“你能行的,相信你自己。”

  那双黑色的眸子太过沉静,就像窝漩涡,轻易地把人吸了进去,杨文愣愣地看着那双眸子,缓缓地点了下头,仿佛被蛊惑了般。

  “很好,”段玉珏笑了下,近距离直观段玉珏笑颜的杨文脸色通红,神情也有了几分恍惚,“相信你自己,如果连你自己都不信任你自己,你还能做到什么呢?”

  “我炸丹炉炸了个月都没有放弃

  你有比我更好的天赋,为什么要放弃呢?”段玉珏声音缓慢而轻柔,像极了催眠,“你应该比我走得更远才对。”

  “你应该比我走得更远才对,”这句话就像从遥远的彼岸穿越而来,在杨文的脑子里绚烂地炸裂开来,杨文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眸子里的亮光越来越深。

  “我们继续去炼丹吧!”杨文‘噌’的声就站了起来,说着就往炼丹房里走。

  段玉珏:“该吃饭了。”

  “不吃了!”杨文头也不回地回道,大步向炼丹房走去,段玉珏正想要去劝几句,却现其他四个人眼神光地跟着杨文大步走,点都没有吃饭的意思。

  段玉珏:“”

  段玉珏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决定还是去吃点东西吧,他可不像那几个人样元气满满,他还只是个需要吃饭的普通人。【严肃脸】

  第三天这个难关过去以后,以后的训练明显好了许多,几个人心境上了层楼,炼制丹药自然也更加优秀,第五天的时候,明修杰成为他们之中第个没有炸掉丹炉的人,即使他也没有炼制出丹药。

  段玉珏看着他们热血的样子微微笑,他让他们炼制四阶丹药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并不在乎他们会不会真得炼制出四阶丹药了。

  这次,段玉珏真正锻炼他们的是心境。

  第六天,段玉珏放弃了让他们炼制四阶丹药,转而让他们炼制三阶丹药‘清’‘灵’‘秀’,曾经格外艰难的事情似乎变得格外容易,三阶丹药‘清’‘灵’他们每个人都能次成功,三阶丹药‘秀’即使不能次成功,也不会像以前样只有百分之的几率成功了!

  几个人惊喜地面面相觑,所有的声音都卡在了嗓子眼里,杨文突然扑到段玉珏怀里哭了出来,紧接着夏晴也哭了出来,段玉珏颇为无措地看着杨文大哭,看向明修杰的眸子里明显有求助的意味。

  明修杰脑袋转,当没看见。

  段玉珏:“”

  第七天,星际丹药师大赛复赛终于开始了!

  第九十章梦千航

  星际丹药大赛复赛,全场座无虚席,每个人都怀着焦虑而激动的心情盯着赛场。

  两侧的通道分别出现人影,人们的心脏高高地抬起来,千言万语终究会成句——“他们来了!”

  这时,大屏幕上出现了两队的人员组成和丹药师等级,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星际丹药大赛复赛第轮第三组比赛,攻方双子星丹药师公会代表小队,守方鹰花商会丹药师代表小队,”

  “由攻方双子星丹药师公会代表小队先出战人员,鹰花商会丹药师代表小队应战!”

  “54321,星际丹药大赛复赛第轮第三组正式开始!”

  “请攻方双子星丹药师公会代表小队派出队员!”

  机械冰冷的声音并不能压下人们火热的内心,他们热烈地看着眼前的两个队伍,随即激烈地讨论了起来。

  “我打赌双子星丹药师公会定会赢的!我看好他们!”

  “鹰花商会定会赢得!”

  “鹰花商会去年可是输给了魔蝎星丹药师公会,而今年双子星丹药师公会却打败了他们,双

  子星丹药师公会定不会输给鹰花商会的!”

  “别逗了那是魔蝎星丹药师公会太大意了!他们太小看双子星丹药师公会了才吃了这么个暗亏,鹰花商会早就对双子星丹药师公会提高了警惕,他们才不会输呢!”

  而在这个时候,双子星派出的第名队员出现在平台上面,那是——段玉珏!

  “天呢!为什么会是他?!”

  “双子星丹药师公会第场就派出了自己最强劲的对员!这是为了给自己的队员增加士气吗?!”

  “双子星丹药师公会派出队员,阶初级丹药师段玉珏;现在请鹰花商会派出对战人员!”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光脑的这句话我总觉得别扭,”名雌性向自己身边的有人抱怨。

  “是因为那个阶初级丹药师吧”友人沉默了会儿,小声地跟自己的朋友说道,其实,他也觉得别扭极了!

  “哦!”友人和附近的丹药师们都露出了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凭段玉珏那强悍的实力却只是个阶初级丹药师,怨不得这么别扭!

  鹰花商会也派出了他们的队员,在那个少年走到平台上的时候,段玉珏眸子里划过丝了然。

  ——那是鹰花商会最弱的成员,三阶高级丹药师碧清。

  “派出了最弱的成员,鹰花商会这是打算放弃这局吗?”

  “段玉珏实力太过强悍,他可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赢下了被誉为第天才的四阶低级丹药师肖骐骥啊!鹰花商会肯定觉得自己赢不了段玉珏,所以主动放弃了这局,”个雌性丹药师信誓旦旦地说着,“星际丹药大赛毕竟是团体赛,就算放弃了局也没有什么,鹰花商会很有大局观啊!”

  “第场:双子星丹药师公会代表小队段玉珏对战鹰花商会丹药师代表小队碧清。”

  “随即抽选比赛项目——实战——三阶丹药‘兽’的炼制!”

  “兽神啊!竟然是这么不常规的题目!”个雌性激动地叫了出来。

  “这些丹药现在课堂很少会接触到了,我还只是听说过‘兽’这种丹药,他们能制作成功吗?”个看起来并不年轻的丹药师叫道。

  丹药‘兽’顾名思义,在兽人没有能量支撑起自己的兽型的时候,这个丹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