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擎刃简直要抓狂了,弟控什么的最讨厌了好不好!

  段御凌把菜单递给段玉珏,道:“既然蒙准将找不到路又把光脑吞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带你走趟吧,”他说着,打开了门,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蒙擎刃跟他走。

  蒙擎刃眼巴巴地看着段玉珏,段玉珏聚精会神地看着菜单,蒙擎刃心酸地跟着段御凌走了。

  看着门被关上的段玉珏轻声叹了口气,果然族长大人说得对啊,长得漂亮的心眼就不好!长得好看的兽人心都是黑的了!作为个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段玉珏表示他很悲伤。

  四十五度角明媚地望天以后,段玉珏默默地在第八道菜之后又在‘奇幻锦珍’上面打了个勾,九个菜寓意太不好了!再加个吧,十全十美听着多好听!

  真吃货雌性段玉珏将菜点好,他还不知道这个是通过光脑传送的,他还以为跟曾经他们族样,点了菜自己交给厨师,就等着吃了,于是他打开了门,想要去把菜单交出去。

  不巧的是,刚打开门就看见他最不想见到的两个人——亚雌性奕卿闻和兽人叶雾骅。

  直直地打了个照面,段玉珏沉默了,他现自己最近特别背,回去定要上上香。

  叶雾骅刚刚还肚子气,现在见着段玉珏更是火气上涌,都是因为他让自己在蒙擎刃面前失了面子!他们家世代从政,从政的人想要进军部本来就不容易,所以当初叶家才存了好段家联姻的念头,段家世代从军,对他们进军军部有很大帮助。

  就为了这个,叶雾骅忍了段玉珏那么久,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竟然还被段玉珏欺负!这不是打他的脸吗?堂堂个兽人竟然连自己的亚雌性都保护不了?!最可恨的是,明明是这个家伙要害小闻,自己忍无可忍才对他动了手,还被自己的父亲罚了!

  叶雾骅深深地厌恶了段玉珏,尤其是想到奕卿闻小巧玲珑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对段玉珏更是厌恶,没有了这个雌性该有多好啊!叶雾骅忍不住恶语相向道:“你跟踪我?!你到底知不知耻?!”

  叶雾骅脸上深深地厌恶,段玉珏再不想跟他说话,此时也快要忍不住了,想他身为花妖族唯的丹药师,地位尊崇不说,又副高冷面瘫样,谁敢对他不敬?

  前次段玉珏还能劝自己说‘人长得好还是有点特权的’‘这么小的家伙自己不跟他般计较,’但是叶雾骅而再再而三地挑衅简直是对他容忍度的质疑,段玉珏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这时候叶雾骅嘴里已经不干不净地说着什么,奕卿闻眼眸含泪地劝慰着什么,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段玉珏看见他俩就心烦,幸亏这是食堂三楼单间,般人不会出来,也没有什么围观群众,这才让段玉珏好受那么星半

  等叶雾骅停下嘴虎视眈眈地看着段玉珏的时候,段玉珏开口了,“你说完了?”

  没等叶雾骅说话,段玉珏就接上了,“很好,那就听我说。”

  “据雌性保护法第百四十五条中明文规定:所有任何伤害雌性的兽人,都可以由雌性起诉而送上军事法庭,这个伤害里面包括言语伤害精神伤害伤害,你刚才对我的言语攻击以及伤害到了我幼小而脆弱的心灵,我保留对你的起诉权。”

  这些自然是刚刚在路上问的蒙擎刃了。

  叶雾骅眸子睁大错愕地看着段玉珏,段玉珏继续道:“你跟你身边的亚雌性真的是天生对啊,被迫妄想症都那么浓厚,治都治不好了,年纪轻轻的就放弃治疗也是不容易啊,你们去住几天医院,医药费我包了。”

  “你——!”叶雾骅气得说不出话了,他本来也不是口齿伶俐之人,虽然没有听说过被迫妄想症是什么,但想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不是说他有病呢吗!

  段玉珏缓缓勾了勾唇角,说不出的阴森,叶雾骅看到他的面部表情脑海里片空白,想说什么都忘了,只听到段玉珏道:“这位兽人,你到底是谁?我记得我今天明明向你身边的亚雌性说过,我失忆了,前尘往事忘得差不多了,这位亚雌性竟然没有告诉你吗?你还而再再而三来找我麻烦?说些我都听不懂的情情爱爱?看起来幻想症也挺厉害的。”

  奕卿闻心里沉,这段玉珏果然不样了,竟然挑拨起他和叶雾骅的关系来了!摔了跤脑子都聪明不少吗?叶雾骅惊愕地看了看段玉珏又看看奕卿闻,奕卿闻眼泪就落了下来,张口解释:“我”

  段玉珏退到门里面,冷声打断了奕卿闻道:“我保留起诉权利,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啪——!”的声,段玉珏直接关上了门。

  第十二章

  那顿饭段玉珏吃得点也不开心,花妖向以花蜜为食,当初在医院的时候他只能喝点粥吃点水果,回家的时候在司修的严密控制之下他也是只能喝点粥吃点果子,今天好不容易能吃到人类的食物了,他还点了那么多,结果却点也不好吃!

  他记得他曾经从花妖族里溜出去吃人类的食物,明明蛮好吃的啊,可是现在这个寡淡无味不说,还总给他种恶心感,段玉珏尝了几口默默地放下了筷子,喝果汁吧。

  段玉珏觉得他都对这里的食物有阴影了,他翻着那盘‘贵华友姆’,问道:“这是什么啊?”

  段御凌看了看,有点不确定地说道:“大概是硅化兽肉的合成剂和雪怡兽肉合成剂的翻炒。”

  “合成剂是什么?”段玉珏放下了他的筷子,听到段御凌嘴中那‘合成剂’三个字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就是利用什么东西做出来的种模拟食物,味道不怎么样,但是胜在价钱低廉,制作简单。”

  段玉珏点点头,老老实实地喝果汁,什么也不想吃了,反倒是段御凌问他:“还需不需要其他的菜?”

  段玉珏摇摇头,继续喝果汁,心中哀叹道,他们家那么穷,也就只能喝喝果汁了,连正儿八经的蔬菜都买不起了,还要吃合成剂!

  这家伙完全忘记刚才是谁点的菜了_:3」∠_。

  段御凌还有些纳闷,自己弟弟什么时候开始吃合成剂了?以前不是必须是新鲜蔬菜的吗?甚至因为觉得食堂蔬菜不新鲜还非要爸爸给他送饭。

  段御凌的光脑突然响了,他自己也没在意,直接打开了,他和他弟弟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吗?

  个浅金色色的男孩趴在自己的光脑前,兴高采烈地说道:“御凌!虚拟上有拍卖三阶丹药‘清’的!在红秀拍卖所!今天晚上7点拍卖所准时举办拍卖会!”连串说完他才注意到好友身边的另个人,等等,好像是个雌性!

  强忍住揉揉眼睛的想法,唐逸眼神直直地看着段玉珏,段御凌看到好友的眼神后,瞬间就不爽了。

  他家宝贝弟弟是你们这些粗鲁的兽人可以觊觎的吗?!

  “我知道了,”说着不顾唐逸的大喊大叫直接关了光脑,唐逸那人跟他的长相样,清清爽爽的阳光大男孩,实在不是那种给自己弟弟撑起片天宠爱自己弟弟的好男人。

  小珏今年都19了,段御凌忧心地想到,雌性最晚也会在19岁订婚2岁结婚,如果2岁还没有结婚的话,就会有帝国安排相亲,半年的相亲都没能选中自己喜欢的兽人的话,就直接从数据库里匹配。

  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弟弟沦落到那种地步呢?!可是真的要把自己弟弟嫁出去他就万分不舍!那些粗鲁的时时刻刻情的兽人怎么配得上自己家里娇娇弱弱的小雌性呢!

  段御凌看着自家的小宝贝,陷入深深地忧愁之中,自己家里的小雌性实在是太优秀了没有人能配得上怎么破?!

  “那颗丹药很贵吗?”段玉珏突然问道。

  段御凌点点头,道:“还可以吧,般凡是上了拍卖行的都会很贵,毕竟三阶丹药也只有雌性能炼制出来,强大的炼丹师也就天颗,也大多供给了他们的兽人,但是兽人颗怎么会够?越是强大的兽人需要的就越多,所以流出来的很少,自然也就珍贵了。”

  段玉珏眼神亮,既然这个可以赚钱,那自己可不可以去卖呢?起码为了真实版的水果蔬菜和灵草灵花!据说拍卖场会卖好品质的灵草灵花!

  吃完了饭,段御凌陪着段玉珏走了会儿,把校园逛了下,就把段玉珏送到专门的雌性休息室里面了,下午还有课,今天爸爸去了丹药公会父亲去了军部,他们俩还不如就呆在学校。

  当然,这也是段玉珏的意见。

  段玉珏在他的专属休息室里迫不及待地上了‘虚拟网络空间’,里面的每个人都长得差不多,第次进入虚拟的时候智脑就会自动调整你的外貌,都变得很平凡,就是为了不暴露真实身份,而且虚拟里面也无法定位查,所以对于每个人都很安全,所有的数据终端都由智脑控制,被设为级机密,不得被其他人查阅,帝国是注重每个人的权的,如果自身泄露完全可以把虚拟告到军事法庭。

  所以这里真的很安全。

  段玉珏查看了下拍卖会即将拍卖的东西,只有几个噱头被暴露了出来吸引客人,大部分的东西都被掩藏着,段玉珏看着那颗三阶丹药‘清’,初始价位5信用点,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信用点,段玉珏默默听着自己的小机器人告诉自己只剩了1信用点,突然觉得丹药很值钱!

  暴露出来的四件物品,是这三阶丹药‘清’,是株由灵草师从小培育的‘火泷花’,段玉珏看着那火红叶子隐隐青的‘火泷花’,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怜惜,再看初始价位3信用点,段玉珏默默地默默地萎了。

  从空间戒指里拿出颗四阶丹药‘清’,选择了上交拍卖场,拍卖的物品最终需交拍卖价格的百分之五作为手续费给拍卖场,段玉珏给他的初始价位是1信用点,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2信用点,等段玉珏做完这切,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从虚拟里面退出来去了学院。

  这时候的段玉珏还不知道,就因为这颗丹药虚拟上刮起了阵巨浪,不仅仅是因为难得见的四阶丹药,还因为价钱。

  四阶丹药和三阶丹药差得根本不是个档次那么简单,初始价位只有1信用点的四阶丹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是哪家败家子出来败家了吧?

  作为个不了解市场价格只是单纯盯上‘火泷花’的丹药师,段玉珏表示自己很无辜。

  本来他去的时候叶雾骅和那亚雌性都已经告别了,结果看到他,他们两个又甜蜜蜜地腻在了起,叶雾骅还不由自主地看着段玉珏的表情,段玉珏面不改色地直接越过了他们,叶雾骅的脸色瞬间很难看。

  可是还没等奕卿闻叫住段玉珏,段玉珏就被个高大的兽人拦下了,那兽人刀凿斧刻的五官格外深邃,他怀里抱着堆东西,递给段玉珏,开口嘱咐道:“里面有新榨的果汁,你渴的时候就喝点对嗓子好,里面我放了下水果,饿的时候就吃些,我放进去了‘唧唧果’,提神的,困得时候吃口,天气有些凉了我放了个披肩你不要忘了穿,我还放了本古书,听说你挺喜欢看得,那就拿去解解闷”

  段玉珏接着大堆东西,花妖族的教育是别人真心送你的东西你不要就是对那人的蔑视,所以段玉珏也不能把东西给人送回去,只得抿唇道:“谢谢。”

  兽人面部柔和了下,轻声道:“这是我应该做的,行了,你进去吧,是不是快迟到了?”

  段玉珏点点头,准备转身进去了,可是眼看见兽人有些黯然的眼眸,顿了下

  从空间戒指里拿了个小瓶递给兽人道:“你也注意休息。”

  说完,冲着兽人点点头,转身进去了,蒙擎刃看着那小瓶子,嘴角露出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是乖巧的小雌性啊。

  蒙擎刃看着段玉珏的身影完全消失,这才转身离开,他刚离开,人群瞬间就炸了。

  “那是最年轻的武圣吧?”

  “——那是我家男神啊!”

  “段玉珏怎么跟男神在起了?”

  “瞧男神那温柔体贴的样子,卧槽当初真的是叶雾骅悔婚的吗?真的不是段玉珏抛弃了叶雾骅?”

  刚刚有些雌性还羡慕叶雾骅对那亚雌性是真的好,兽人大多粗心,竟也会专门送奕卿闻来上学秀恩爱,但是段玉珏这恩爱秀的,瞬间就把这两人甩了几条街!

  蒙擎刃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最年轻的准将,最年轻的武圣!竟然还这么温柔体贴耐心,专门从学院门口等着段玉珏!

  ——这是多么深情啊!

  刚才叶雾骅和奕卿闻的小动作不是没有人看见,两个人都告别了,叶雾骅都走了段路结果突然回来了秀恩爱,还不是秀给段玉珏看得?

  结果段玉珏可是彻彻底底打了他们的脸啊!

  秀恩爱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叶雾骅也对你的亚雌必躬亲啊!有本事叶雾骅对你的雌事周到体贴连天变凉这种小事情也能注意道啊?兽人身体大多都好,根本注意不到天气冷暖的变化,可是他蒙擎刃就能啊!

  叶雾骅就算退婚了又怎么样?他段玉珏不是找了个更好的?还温柔体贴!而且看刚才那两个人的样子,明显已经定情了!要不然怎么会收对方的东西?都说是叶雾骅不要段玉珏,可现在呢?

  叶雾骅找了个还比不上段玉珏的亚雌性,段玉珏可是找了最年轻的武圣!这都不是个级别的!说不定还是段玉珏先抛弃的叶雾骅呢!

  看到这幕的雌性对段玉珏纷纷改观,在这年头,找个更好的兽人才是证明自己身份魅力的不二法门!

  什么叫打脸?个被他抛弃的人找个比他更好的人就是最好的打脸!不是段玉珏不好,是叶雾骅有眼无珠!

  段玉珏自然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他出来这个世界,好多规则都不懂,这些人们潜意识的规则自然没有人告诉他,他又怎么会懂?懵懵懂懂的时候收了蒙擎刃的东西,被蒙擎刃就此套牢。

  叶雾骅脸色铁青,段玉珏骄纵蛮横的雌性还能傍上最年轻的武圣?这武圣也是个没眼光的!

  第十三章

  放学,段玉珏早就把蒙擎刃给他的所有东西直接装进了空间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就是潜意识告诉他要是让段御凌看见那东西估计能翻了天,也就把那东西都收拾了起来。

  段玉珏走到学院门口出来的时候,段御凌已经在院门口等着他了,虽然嘴角处有块青紫,但依然无法掩盖他那种锐利的气质,有些低年级的小雌性偷偷地看着他,芳心暗许的样子。同时还看到那个弱柳扶风的亚雌性等在学院门口,段玉珏还有些不解那兽人怎么会放弃这么好得在自己面前示威的时间,但是这毕竟对他只是小事,也就放到边不予理会,反倒是他那向不苟言笑锐利的跟把刀样的哥哥怎么会受了伤这件事更让他关注,段玉珏指着段御凌的嘴角问道:“怎么弄得?”

  段御凌明显没把那点小伤放在心上,并且心情还很不错的样子,道:“没什么,来,我们回家。”

  段玉珏点头,乖乖地跟着段御凌上了飞行器,段御凌明显兴致高昂,将飞行器调到自动驾驶,坐在段玉珏旁边打开了光脑,语气里还带了丝笑意,“小珏,想知道那姓叶的怎么还没来接那亚雌性吗?”

  段玉珏见他嘴角上的青紫,听到那诡异的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摇头,“我不想知道,”段御凌身体僵,段玉珏又道,“我只想知道你嘴角是怎么弄得。”

  段玉珏的语气很平静,但有着说不出的坚持,段御凌摸摸鼻子,突然有点心虚。

  段玉珏看了他半晌也没看到段御凌说话,睁着死鱼眼在心里吐槽,明明少年老成的样子却还是干着中二小青年才做的事情,还去跟别人打架,不知道君子动手不动口吗?要是打架也就算了,竟然还让自己挂彩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段御凌看着自己家里的小雌性眼神越来越不好,心里的危机感越来越重,最后赶忙把光脑拿到段玉珏面前,道:“小珏,看看吧,挺。”

  那是个录像,画面上那个黑的男人俨然就是段御凌!

  另外个人正是叶雾骅,他们在对打,就算是段玉珏从未见过兽人之间的战斗,也明白他们之间的激烈,那个黑的男人就像把出鞘的剑,出鞘必见血,完全是杀敌千自损八百的打法,可却是那般不畏不惧,看着对面的兽人的脸色完全是看仇人的,眼眸里都有几分恨意,正是他这种不怕死的打法使对方畏惧,打起来都有些畏手畏脚。

  那瞬间,段玉珏仿佛什么都懂了,他无言地抱住自己的哥哥,他看见叶雾骅直接向段御凌大骨处踹,骨头断裂的声音自己都能听见,但是段御凌把抓住叶雾骅狠狠地摔了出去,看着画面上另个兽人被黑的兽人暴揍,那个兽人被打得很惨,英俊的面容块青块紫,而段御凌自然也受伤不轻;段玉珏心中突然涌上阵酸涩,段御凌摸着小雌性柔软的丝,轻轻道:“小珏,真的很抱歉,因为叶家从政的原因,咱们家暂时对他们做不了什么,连把他送上军事法庭都不行,段家和叶家暂时还有合作项目,真的很抱歉,我和父亲不能为你出气,让你受委屈了”

  因为总感觉自己受委屈,总感觉愧对,所以你才那么不要命地揍叶雾骅吗?只是想给我出口气吗?

  “抱歉啊小珏,哥哥只能用这种方式给你出气了我的弟弟怎么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