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整个大6最年轻的武圣追求,段玉珏怎么会苦苦哀求叶雾骅的爱意呢?

  想想都不可能!

  纷纷觉得自己认识到真相的亚雌性内心不由自主地感到愧疚,想想前几天他们对待段玉珏鄙夷不屑的态度,那怎么像是对同为雌性的态度呢!雌性因为人数稀少,直都比较团结,即使他们有内斗,但是从不会去抢夺对方的未婚夫,所以尽管段玉珏和那位漂亮雌性存在矛盾冲突,那个雌性也从未想要夺过叶雾骅或者是破坏他和段玉珏的感情,雌性的骄傲从不许他们这么做,所以他也不过是跟段玉珏针锋相对罢了,如果旦对方被除了雌性以外的人欺负,他们还是会帮着对方。

  更何况,自从这次叶雾骅抛弃雌性未婚夫与亚雌性在起,所有雌性对叶雾骅的感官都下降了不少,那位漂亮雌性还是跟段玉珏吵闹,但并不是为了叶雾骅了,只是种习惯。他和段玉珏是这届最为出色的雌性,本就有几分惺惺相惜,现在段玉珏被人抛弃,他还挺害怕段玉珏蹶不振的,隔节课要到段玉珏那里刺刺他。

  段玉珏受委屈了!所有的雌性都这么想到,愧疚的泡泡不停地冒上来,

  段玉珏明明有那么好的天赋,有那么好的模样,还有那么优秀的人物追随,点也没有丢雌性的人,明明就是那个亚雌性和输不起的兽人放出来的假消息!自己曾经那样对他真是大错特错了!

  就这样,在段玉珏不知道的情况下,他成功的收获了所有同班雌性的怜惜。

  段玉珏自从坐下来,就有不下十个雌性来跟他搭话了,就连那个刺他的漂亮雌性都拿着‘莉莉花’来请教他,不同于面对亚雌性的厌烦,段玉珏还算是认真地教他怎么让‘莉莉花’感到舒服,昨天在跟‘莉莉花’的接触中段玉珏已经知道哪里是‘莉莉花’最喜欢的敏感了。

  漂亮的雌性抱着开放的‘莉莉花’笑逐颜开,抿了抿唇跟段玉珏说了声‘谢谢’,段玉珏点点头没说话,他知道那雌性是自内心的道谢,不像是那个亚雌性,说话就是满心满眼的算计。

  看到漂亮雌性成功了,其他所有雌性眼前亮,各自抱着‘莉莉花’纷纷来找段玉珏,于昨天完全不同的样子让段玉珏微微愣,但是看到雌性们真诚的眸子也就不说什么了,雌性虽然骄纵,甚至还有些小孩子心性,但是却是真的诚挚。

  他们对每个人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绝对做不出那个亚雌性那么虚伪的样子,他们都是坦坦荡荡的,眸子里面的光芒灿若星辰,段玉珏歪了歪头,终于明白兽人为什么会把雌性放在手心里呵护着了,

  这些雌性们,他们尽管偶尔显得骄纵,却也是群好孩子,他们值得。

  段玉珏这么想,语气也更加和缓了些,在他指导下另个雌性的‘莉莉花’也开放了,雌性们争先恐后地挤过来想让段玉珏帮帮他们,时间只把段玉珏挤到了墙角,险些让他岔了气,还是那个漂亮雌性大声维持秩序让他们个个来,才让段玉珏避免了撞墙的命运。

  于是,段玉珏站起身,脸板,把上世教导花妖的气势拿出来,冷冷道:“都做到自己位置上去!”

  所有的雌性不自觉地听着段玉珏的命令乖乖坐好,眼巴巴地看着段玉珏,他们都弄了天了,这花还是没有半点开放的意思,他们心都急了,据以前的学长说莉莉花最多天就会开花的!

  段玉珏拿着自己的莉莉花做示范,声音清清冷冷的,但是又有股说不出的耐心和细致,雌性都乖乖地听了进去,看着段玉珏的动作,“先碰碰这里,再摸摸这里,下手轻柔”

  “啊!”突然个雌性叫道,“它开了开了!”

  ‘莉莉花’接二连三地开放,段玉珏在班里的威望迅提高,有个雌性下子就坐到了段玉珏座位的旁边,把放着亚雌性东西的桌子搬了出去,段玉珏前桌回头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要和段玉珏同桌!”雌性眸子亮晶晶地说道,这么好的同桌,先下手为强啊!

  另个雌性直接抱住了他的腰,咬牙道:“无耻!”

  “喂喂你放开我啊!”早知道我就不说出来了!

  段玉珏看着下面乱成锅的场面,个人拖着另个人的脚,个人直接躺倒

  段玉珏的桌子上死死地抱着,个人趁乱想要挤走段玉珏的前桌,

  段玉珏看着这混乱的幕,只剩下无数个“”

  段玉珏默默地抱着自己的‘莉莉花’,坐到了离原来座位最远的地方,有个雌性抬头看见了段玉珏换了位置,什么也不管地直接跑了过去,竟然还踹翻了个椅子,看得段玉珏目瞪口呆,说好的脆弱呢?!

  这雌性的动作又把所有的雌性引到了这里来,段玉珏认识到不好只想转身就走,结果被个雌性拦腰抱住了!

  段玉珏:“”雌性的矜持呢高贵呢节操呢你们吃了吗?!

  雌性:“矜持节操高贵是给外人用的,你也是雌性是内部人员,不需要那些。”

  段玉珏:“”

  第十七章

  最后段玉珏身边的位置总算尘埃落定,那就是——没有同桌!

  段玉珏淡定地把自己的书堆到了那个桌子和凳子上,微微勾了勾唇角,平淡道:“这个位置是我的。”

  所有的雌性退避三舍,默默地在心里哭泣道:“粑粑这里好可怕啊啊啊我要回家家家家家——!”

  段玉珏的位置本来在靠墙角处,这换位置就靠门了,离着窗户远了,呆也不能看风景了,段玉珏表示自己很伤心。

  这个时候,终于跟兽人未婚夫告别的亚雌性奕卿闻进来了,先是看到段玉珏换了位置,眼泪下子就下来了,委委屈屈地说道:“小珏,我错了你不要这样字,你真的就这么不想跟我同桌吗?”

  奕卿闻还想要继续说下去,段玉珏就点了头,认真地对着奕卿闻说道:“我确实不想跟你做同桌。”

  奕卿闻脸色微微扭曲了下,错愕地看着段玉珏,段玉珏认认真真地说道:“再见。”

  奕卿闻:“”

  奕卿闻哭泣道:“小珏,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是和雾骅真心相爱的,我不能没有他啊!我真的不是故意跟你抢的,我真的不是的!”

  段玉珏:“”这个问题是怎么回来的啊?

  漂亮雌性先不满了,这亚雌性委委屈屈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雌性欺负他呢!可瞧瞧,这谁欺负谁啊?就欺负我们小珏单纯吧!段玉珏这个笨蛋被人欺负了还不知道反击,哼!看在同个种族的份上,还是我帮帮他吧!

  漂亮雌性懒懒地说道:“亚雌性,别装镊样的了,这里可没有兽人,你再从这里嘟嘟囔囔含沙射影,我把你扔出去你信不信?”

  漂亮雌性出口,好几个雌性都说话了,“这副委委屈屈小白莲的样子还真美啊,只可惜没什么人去看。”

  “啧啧,抢了人家的未婚夫还从这里唧唧歪歪,小珏真是好脾气啊,要是我早叫人来揍他了!”

  “别提你那兽人了好吧?没看见小珏都找到更好的了?叶雾骅算什么啊?”

  “别装可怜了,也就小珏人好才不折腾你,你再从这里叽歪,我们就把你扔出去!”

  亚雌性错愕地看着雌性,他虽然知道雌性会排挤亚雌性,但是没有想到自己也是被排挤的那个啊!他们怎么敢这么说我!

  奕卿闻狠狠地磨牙,心里给所有的雌性记了笔,楚楚可怜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小珏,我没有装可怜的,小珏,你相信我,雾骅直把你当弟弟,我不希望我破坏了你们俩啊,”亚雌性眸子亮,从衣服里拿出了张卡,“小珏,这是我们结婚的请帖,求求你了,你定要参加啊。”

  段玉珏愣,漂亮雌性彻底怒了,拍桌子怒道:“亚雌性你给我滚出去!”

  奕卿闻红着眼睛楚楚可怜道:“我不走!你没有权利阻止我上课!”

  漂亮雌性冷冷地笑了,“我是班长,又是学生会检查员,有权利让某些不知道自重的同学停课,你明白吗?”

  亚雌性哭泣道:“你们这是欺负人!你们身为雌性,合起来欺负我个亚雌性!”

  漂亮雌性快气疯了,段玉珏冷冷地看着亚雌性,道:“滚!”

  段玉珏慢慢地站起身来,走出座位来到窗户边,把那请帖从窗户里扔了出去,森冷的眸子对着亚雌性道:“你再多说个字,我就把你扔出去!”

  瞬间,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第十八章

  奕卿闻愣了下,段玉珏的气势让他心惊,那冷硬的眸子甚至给他种段玉珏会会毫不留情的错觉,奕卿闻被段玉珏吓得不敢动弹,全身上下每个细胞每处神经都在叫嚣着危险,他的毛孔都在战栗,面上流露出惊恐,段玉珏嗤笑声,慢慢地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低下头翻看本古书。

  好会儿直到段玉珏转身坐下了奕卿闻才缓过劲来,他死死地咬住下唇,耳朵听到雌性们的说笑声,只感觉这所有人都在嘲笑他!他死死地握住拳,垂下头刘海儿遮住了双眸,所有的怨恨都在心中酵,总有天总有天他会让这里所有的人都跪在他身下!

  从位置上坐好,奕卿闻转头看着段玉珏,心里的不甘阵阵拍打着浪花袭击着他的心脏,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段玉珏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凭什么谁都喜欢他!凭什么他可以这么任意妄为?!

  他不过是个生育机器罢了!叶雾骅亲口说的不喜欢他!叶雾骅为了自己几次三番地打他的脸!明明自己更招人喜欢!

  仇恨掩住了他的双眼,愤怒蒙蔽了他的心,奕卿闻看着段玉珏淡漠的背影,冷冷笑,就让你现在得意会又能如何?

  不过是个生育机器罢了,难不成自己还惧怕他?奕卿闻嗤笑,段玉珏是个什么货色自己还不清楚吗?刚才竟然被他震慑住了?呵,呵呵。

  那个只会哭泣胡闹任意妄为的雌性,被自己稍稍挑拨就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自己既然能从段玉珏的手上夺走个人,就能夺走千万个人!就能夺走他的切!

  正常的段玉珏都玩不过自己,更何况是失忆的段玉珏呢?不过是个雌性罢了,奕卿闻微微笑,我的婚礼,必然会让你参观的,段玉珏。

  我会亲眼看见你,心碎失控的样子,奕卿闻露出个柔和的笑容来,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亚雌性了,我有比你高的天赋,比你高的孕育值,我是木系异能者,在这个以丹药灵草为尊的大6,怎么能输给个小小的雌性?

  我喜欢的,就定是我的,我厌恶的,就定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段玉珏自然注意到了那恶意满满的视线,有些忧郁地看着眼前的课本,唉,我真的想做个好人的,可惜现实不给他机会。

  段玉珏表示自己明明是个好人,却被这个残忍的世界逼成了面瘫,逼成了面瘫也就算了,他忍了,可是这个世界竟然连他做个圣母的愿望都给剥夺了!

  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那只亚雌性是怎么回事啊!明明是他抢了自己的未婚夫,为什么时时刻刻都副自己欺负了他的样子!明明自己都这么宽宏大量辣么心慈手软地决定不跟他计较了,他竟然还而再再而三地来挑战自己的忍耐度!

  唉,算了,既然做不了个圣母,那自己就做个恶魔吧,这本书里恶魔也很帅啊,虽然救世主圣母更帅!

  既然做不了最帅的,那就只能做个第二帅的了,段玉珏四十五度角明媚而忧郁地望天,他的那本配画古书上:

  圣母救世主是个脸上从眼角到下巴有道深深伤口的粗犷兽人,恶魔反派是个面色猥琐的魁梧肌肉男,还拿着个大斧子。

  第节课上课铃响了,齐海音老师走进来,细细地观察了下大家对‘莉莉花’的培养进度,道:“现在开始,你们用最温柔的声音最温柔的举动来让’莉莉花‘开心,,向‘莉莉花’求犬花茎,花叶,花粉,花瓣,如果有可能,你们还需要花苞,好了,现在开始吧。”

  老师在这个教室里来回走动,细细地看着每个人的进度,时不时地提点两句,直到走到段玉珏身边的时候,眉毛抽动了两下,句话没说就往后面走了。

  ——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齐海音家里有株他从小养大的‘莉莉花’,那株‘莉莉花’对自己都不像段玉珏这株那么乖巧!

  只看过雌性给灵花卖萌换取好感度和材料,什么时候见到过灵花给雌性卖萌的啊!

  那株没有节操没有矜持没有高傲的‘莉莉花’,竟然扭动着身子给段玉珏跳舞!这也就算了,它竟然把个花苞都绽放了从中飘出花粉来逗段玉珏开心!再看看段玉珏的桌子上,已经有片段玉珏整理好了的材料了,包括花茎花叶花瓣花粉花苞花心,以及朵完整的花!

  老师游魂般的飘过,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简直不可忍受了!

  你们俩的位置是不是颠倒了啊口胡!

  莉莉花:我嗷嗷嗷嗷嗷男神身上竟然有别的花朵的味道啊啊啊啊而且刚刚男神抛弃我了去找了其他的莉莉花啊啊啊!简直不能忍啊啊啊!男神神神,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不要钱清湖畔的莉莉花了吗?!男神神神神我会跳舞会卖萌会开花全身都可以用药男神不要抛弃我啊啊不要去找别的小妖精啊,人家永远属于你啊呜呜呜

  段玉珏揉了揉‘莉莉花’的花瓣,表示自己很喜欢它的舞蹈,‘莉莉花’大受鼓舞,又跳了曲,老师正好走回来,眼皮子直抽,深深地感觉段玉珏可以转专业,“灵草培育系”明明更适合他!

  瞧瞧这灵花亲密度,羡慕嫉妒恨都不行!天赋是天生的,嫉妒不来啊,要怨就去怨兽神吧。

  老师眸中有了几丝欣慰,这么快就能从被抢未婚夫这件事走出来的雌性,也是个坚强的孩子,天赋又高,以后再寻找兽人并不会太难,老师眸子里闪过慈爱,这些孩子们,都是大6未来的花朵,他自然希望他们永远健康快乐坚强勇敢,他们雌性,绝不是只能依附兽人的菟丝花!

  节课结束以后,段玉珏逗弄了会儿‘莉莉花’,又帮着好几个雌性解决了‘莉莉花’的问题,就看到奕卿闻向他走来。

  段玉珏:“”简直就是阴魂不散啊!

  奕卿闻这次倒是没露出什么楚楚可怜的样子,只是把那张电子磁卡请帖举起来,道:“小珏,我希望你能参加我和叶雾骅的婚礼。”

  段玉珏漠然地看着亚雌性手中的卡片,“不去。”

  奕卿闻咬住了下唇,没有露出什么委屈的神色,只是又遍重复道:“小珏,雾骅真的把你当做弟弟,你要是去参加的话,他定会很惊喜的。”

  段玉珏把书收拾,完全没有理会他。

  奕卿闻倒是改变了策略,兽人见到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当然会怜惜,但是他面临地可是些雌性,这些雌性本来就高傲,又怎么看得起哭哭啼啼的自己?更何况段玉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和他们关系好了,自己也就不能用那种样子来暗指段玉珏欺负自己了;

  形势比人强,奕卿闻深知这点,又说道,眸子里满满的真诚和恳求,“雾骅特别担心你,也特别愧疚,昨天晚上他跪了晚上,今天本来在学院门口直等着你,想要给你道歉,小珏,雾骅真的很希望能听见你的句祝福。”

  段玉珏拿起了个果实,把外面的毛刺个个拔掉,“祝你们永结同心百年好合白头偕老恩爱长久。”

  奕卿闻声音有些哽咽,道:“小珏,雾骅真的很想要你参加,他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把这个给你”

  “呵,”段玉珏出了个不明意味的单音,站起身眸子幽深地看着奕卿闻,道:“你的意思是,这是叶雾骅让你给我的?”

  奕卿闻毫不犹豫地点头,“真的啊,小珏,雾骅真的很想要你去,雾骅天天”

  “好了,”段玉珏淡淡地打断奕卿闻,眸子深深地看着奕卿闻,“如果我没有记错,大6有个暗藏的规则,所有参加婚礼的雌性和兽人都必须有另半或者未婚另半,你这是给我挖个坑让我跳吗,奕卿闻?”

  奕卿闻眼神惊惧地看着段玉珏,连连摇头,泪水都在眼睛里了却没有流下来,“我没有我没有,小珏,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我只是想要你去参加婚礼啊,你可以作为我们的亲人出场的,这样就没关系了啊”

  “呵,”段玉珏慢条斯理地拿起那张电子请帖,“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奕卿闻愣,身体忍不住颤,道:“我不知道!”

  段玉珏幽深的眸子死死地看着他,嘴角微微翘,奕卿闻整个人都僵立在当场,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般,全身止不住抖,段玉珏道:“既然你直记不住”

  “我会让你用身好好记住的。”顿了顿,段玉珏补充道。

  整个班级的气氛似乎都凝滞了,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们两个,段玉珏淡淡地对着‘莉莉花’道:“把他从窗口扔下去。”

  奕卿闻看着猛然增大了倍的‘莉莉花’,尖叫道:“段玉珏你不能这样做!”

  他的话还没说完,‘莉莉花’暴涨的身子出现了两根藤条,藤条揽住奕卿闻竟然真的把他从楼上窗口扔了下去!

  “啊!”所有人只听到这声尖叫声,众人齐齐看着段玉珏,段玉珏在五秒后淡淡开口,“接住他,弄上来。”

  已经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