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际上在雌性中相当受欢迎,三十岁之前肯定能成婚,而般三十岁之后还不能成婚的,不是长相差就是人品差或者能力差,只除了个人,帝国准将古承望,这人有貌有权有实力,只不过,他也有个赫赫凶名。

  克夫。

  他有过两任未婚夫雌性,全都死于非命,从此他克夫的名声传了出去,竟没个雌性敢嫁给他,没有雌性敢嫁,亚雌性也要自己的小命,也不愿意嫁,偶有几个为了家族被牺牲的亚雌性,古承望还不愿意要呢,于是蹉跎到现在,三十有九了,还直孤零零的个人,。

  想到这,段御凌突然觉得蒙家的那个小子也没那么碍眼了,他小蒙擎刃八岁,两家都是军要世家,来往虽不紧密也还凑活,最上流的那个圈子共就那么些人,加之大6生育率低,幼崽又少,他和蒙擎刃不可谓不熟悉,小时候蒙擎刃没少整他,他也没少吃蒙擎刃的亏,至今提起蒙擎刃都恨得牙根痒痒,即使后来蒙擎刃成了大6上少有的天才最年轻的武圣最年轻的准将,无数兽人视蒙擎刃为偶像,段御凌却依然不待见蒙擎刃。

  可是段玉珏却恰恰选择了蒙擎刃,段御凌纠结纠结就到夫夫馆了,然后看见蒙擎刃正在给自家弟弟夹东西,自家弟弟竟然没有拒绝!

  什么是五雷轰这就是!

  段御凌只觉得全身的水分都集中到了眼眸里,恨不得当场泪奔九万里来表达下自己被弟弟抛弃的痛苦和悲伤。

  但是在蒙擎刃这种祸害面前自己怎么能示弱呢?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弟控段御凌大踏步地走到自己弟弟面前,屁股坐在了两个人中间,对着蒙擎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蒙准将还真是闲啊,都有空诱拐我家小珏出来吃饭了?”

  蒙擎刃柔和地看着段玉珏,那目光里的柔和和宠溺让段御凌稍稍消了点火气,才扭头对着自己弟弟说道:“乖,小珏,喜欢吃什么?哥哥给你夹,这个怎么样?有营养哦这个也不错的,雌性都很喜欢”

  天大地大没有什么比让自家弟弟吃饭最大,段御凌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疑问都放到边,专心致志地给自己弟弟喂食,蒙擎刃在边不动声色地看着段御凌完全接手了自己的工作,还用半边身子隔开自己和段玉珏,默默地,默默地捏断了双筷子!

  果然,段御凌什么的真是太可恶了!

  蒙擎刃咬牙切齿地想到,夹了小雌性刚刚最喜欢吃的点心,想要送到小雌性的盘子里,段御凌手臂抬,正好打在那筷子上,筷子直接断掉了,段御凌微微笑,暗含挑衅,道:“抱歉啊蒙准将,小珏想吃这个我没看见你的筷子”

  蒙擎刃:“没关系”没关系个头啊!如果不是故意的力气哪里会这么大?!你当给兽人准备的筷子都是给婴儿准备的吗?!

  段玉珏住了嘴,突然问道:“哥,是你让蒙擎刃来接我去吃饭的吗?”

  蒙擎刃:“”事情大条了怎么破!

  第二十二章

  出乎蒙擎刃意料的是,那个在记忆里冲动易怒的小兽人,竟然把这个暗亏吃下去了,皮笑肉不笑地看了自己眼,竟然跟段玉珏道:“是的,我有点事,让他带你去食堂。”

  “那你刚才为什么这么生气?”段玉珏抬头看着自家哥哥问道。

  “我让他带你去食堂结果没从食堂找到你,我急坏了,”段御凌轻描淡写地说道,主动岔开话题,“小珏吃饱了吗?”

  段玉珏知道肯定不是段御凌说得这么简单,但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段御凌拿出手帕,现上面有块已经脏了,犹豫着要不要给段玉珏擦手,蒙擎刃已经很自然地拿出帕子给段玉珏擦手了,段玉珏没有拒绝。

  段御凌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这幕,虽然作为个哥哥,知道自己从小疼宠到大小雌性有心上人了这种感觉并不好,可是,比起18岁以后被系统匹配基因,他宁愿让自己弟弟跟了蒙擎刃,起码,段御凌抿了抿嘴唇,他敢对不起自家弟弟,自己就上门揍他!

  而且,自家弟弟不愿意,怎么会跟蒙擎刃走?怎么会跟蒙擎刃这么亲密?自家弟弟能走出那段感情阴影也不容易,段御凌看着蒙擎刃点点给自家小雌性擦手指,面色温柔细致,没有丝勉强,估计他对自己的手都没这么好过。

  段御凌深深地看了看蒙擎刃,决定不在自己弟弟面前闹事了,会把弟弟送回去再算账!

  这么轻易想要拐走自己的弟弟?做梦!

  段御凌咬牙切齿地想到,完全没有想到自家弟弟只是因为不好意思大庭广众之下打别人的脸而没有抽回手,在帝国雌性自由自在从不让自己受委屈,大庭广众之下拒绝兽人对于他们是家常便饭,但是身为花妖还不是很了解这个世界的段玉珏,因为礼貌的原因就没有直接拒绝蒙擎刃,留给两个人的印象分别是:

  我家弟弟果然是对这个混蛋有意思的_:3ゝ∠_段御凌悲伤地想着;

  小雌性果然是喜欢我的所以处处维护我!即使在段御凌面前还维护我真是太感动了▽/!决定了,明天就去求婚婚婚婚婚!后天就娶进门!不行不行,定要好好举办!不能让小雌性受点点点点委屈!据说有人给自己家的小雌性委屈受的呢,好像是叶家的人呢,蒙擎刃眯了眯眼睛,过两天叶家结婚,带小雌性去打脸怎么样?

  蒙擎刃认真地思索着这个问题,突然觉得真是个好主意,叶家涉政,蒙家涉军,军政向来矛盾冲突频繁,而段家是由于与叶家交往频繁又有多重合作才不得不暂时与叶家和平相对,可是蒙家还真是不怕这个。

  八大家族的人谁不知道蒙家的兽人代代全是护短又无耻的生物?更何况蒙擎刃是近年来大6上最年轻的武圣,是最有希望冲击武神的人,又因为身的军功被封为准将,蒙擎刃还真不怕得罪叶家。

  这个大6,毕竟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

  欺负叶家给心上人出气顺便刷好感度这种事,蒙擎刃真的做得出来。

  段玉珏自然察觉到了他们俩的暗潮汹涌,但是段御凌他们既然想要瞒着自己就不需要继续问下去,谁没有点小秘密呢?

  段玉珏安然的被两个兽人送回去,回过头去向这两个兽人告别,蒙擎刃似乎已经恢复了平常的高冷样,递给了段玉珏个空间袋,淡淡道:“拿着。”蒙擎刃眸子死死地看着段玉珏,里面有着说不出的光亮,段玉珏拿好点头道:“谢谢。”

  蒙擎刃挠墙,为什么不问问里面有什么?自己想要多跟小雌性待会怎么那么不容易,

  “不用谢。”蒙擎刃张嘴就道,话出口就后悔了,怎么能说的这么僵硬啊!应该很温柔的告诉小雌性这里面有‘易绒兽’的皮毛做的毯子,回去铺到床上会很软不会伤到你的皮肤,也是最舒服的皮毛;打包了几个你吃的比较多的菜带回来,怕你饿到;还准备了果子但是你好像很不喜欢的样子就没有多拿,还带了个机器让你把果子榨成汁

  但是这些,蒙擎刃都没能说出口,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段玉珏,期待他能问下里面有什么

  段玉珏看着蒙擎刃的黑亮亮的眸子,漠然的拿紧了自己手中的空间袋:“”

  “小珏,你快进去,我们就走了。”段御凌果断地插入两个人的谈话中,想要支走自家弟弟,再好好跟蒙擎刃‘谈谈’。

  段玉珏点了点头,果断地进去了,从外表点也看不出来蒙擎刃竟然会是这么体贴的性子,好像已经收了他两次东西了?

  突然想到当初第面见到的冷冰冰地询问自己道路的兽人,好像现在还比较可爱点╮╯_╰╭,段玉珏这般想到,转眼就进了雌性的专属休息室,路上遇见不少雌性亚雌性。

  亚雌性艳羡地看着段玉珏,几个雌性倒是真心为段玉珏高兴,七嘴八舌地围在段玉珏身边说着什么。

  “蒙准将真是体贴,可比那个谁谁谁好多了,小珏果然是最棒的,只有最棒的兽人才配得上你!”

  “就是,看那个谁谁谁还怎么得意,真是呵呵哒。”

  “我说你怎么答应去结婚现场了呢,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你!干得漂亮!”

  “这打脸声可真是响亮,让他们再编排你的不是,啪啪啪地可真响啊!”

  这时候突然有个声音打断了雌性们兴奋的声音,“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兽人的附庸!除了是雌性还有哪点比小闻强?老师都说了小闻的天赋远远高于雌性!”

  句话出,前面所有的雌性都回过头来,眼神森冷地看着这个亚雌性,他们雌性贯骄傲,这时候被人批判成兽人的附庸?!

  呵呵,这可真是捅了马蜂窝!

  第二十三章

  雌性们的目光太冷了,那个亚雌性心虚了下,稍稍后退步,又似乎觉得拉不下面子,上前步,身边的清秀的亚雌性拉了下他,那亚雌性色厉内荏道:“我又没有说错什么!”

  那些亚雌性聚在起,有人稍稍劝了句,“别说了。”那亚雌性冷哼声,看着对面个动作也没有的雌性们,似乎稍稍找回了底气,冷哼声,就想要去另方向的亚雌性专属休息室。

  这些亚雌性对于雌性的嫉恨已经不是天两天的了,雌性他们从生来就享受着最好的待遇,享受着最好的资源,国家法律那么保护雌性,仅仅不过因为雌性的孕育值高!

  除了孕育值,雌性还有什么能比得上亚雌性的?就他们那个柔弱骄纵的样子,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生个孩子自己还未必养得了!雌性什么都不用做,就处处比亚雌性好!

  亚雌性心中能不憋屈吗?

  这次奕卿闻抢走了雌性段玉珏的未婚夫,可谓是狠狠地打了雌性的脸啊,后来那个雌性又闹得不行,还被叶雾桦从楼梯上推下去了,亚雌性们可真是扬眉吐气,你就算是从小被人宠在手心上的雌性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亚雌性抢走了未婚夫!你再怎么喜欢叶雾桦,叶雾桦也不喜欢你!反而对我们亚雌□□得深切。

  后来奕卿闻又进入了只有雌性的那个特优班,可真是给所有的亚雌性长了脸,不都说雌性精神力天赋比亚雌性好吗?看看!看看!我们亚雌性不比你们差!甚至你们雌性还不如我们!

  这些班的亚雌性自认不凡,对于享受着国家重点培养的雌性更是嫉恨,他们完全不想要承认自己比雌性差,他们认为自己查的不过是孕育值,自己的精神力天赋绝不比雌性差!他们毕竟是在所有亚雌性中挑选出来的‘天才’,自然傲气,对于亚雌性在丹药上的成就不如雌性,他们全都推到老师和学校的身上,众所周知,学校给雌性的全是最好的,如果给他们最好的师资力量最好的物资力量,他们点也不会比雌性差!

  亚雌性还没有幸灾乐祸几天呢,结果这个被抛弃的雌性竟然找了个更好的!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这个最年轻的武圣竟然看上了那个被抛弃的雌性?就是因为他是雌性吗?!

  亚雌性易青看见那两个高大的兽人把段玉珏送回来,那他心中仰慕已久的武圣蒙擎刃还给段玉珏送了个空间袋,那瞬间他面目都扭曲了,凭什么凭什么?!

  现在狠狠地出了口恶气,看见雌性面目都阴了下去却点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易青心中有些得意,正想转身离开,可是却被雌性叫住了。

  “等等,你们说完了?”段玉珏看了看开口的那个雌性,愤怒的眼眶都红了,但还是尽力保持着礼仪原则,“这就想走,我们雌性从来不是兽人的附庸!我们和兽人的关系是平等的,这点整个帝国都承认!你们要向我们道歉!”

  段玉珏看着那些雌性紧握的双拳脸紧紧地绷起来,他还从没看到这些雌性这般样子,即使是在第天上学的时候,那些雌性看着自己也从没有这般恶意,他们都是好孩子,段玉珏知道这点,心中也不由得升起几分愤怒,就好像以前看到自家的小花妖被欺负样,心中升起的那些愤怒让他不由的想要把这些雌性护在自己身后。

  在段玉珏心中,雌性和亚雌性没有什么优劣之分,都是物种进化的产物,兽人雌性亚雌性都有自己的优点,兽人没有任何精神力,换得他们最强健的体魄,同时他们不能从任何灵草灵花中获得能量,只能通过雌性和亚雌性的丹药吸收能量;雌性拥有最好的精神力,可恰恰因为如此,他们的体质是最差的,多少雌性早夭,多少雌性过不去生产那关?可是即使知道自己会死,他们也从不会放弃孩子;亚雌性看似中庸,可他们恰恰是最好的个种族,他们体魄不错,精神力也还好,人数也并不是很多,享受着国家的保护,自己的身体也无大碍,平均年龄几乎是雌性的二倍,即使他们的精神力天赋真的差雌性很多。

  “我为什么要道歉?”那个亚雌性本就个子高,现在站直了看着本来就比较娇小的雌性,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样子,“全帝国承认又怎么样?如果没有兽人你们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因为孕育值你们才能这么嚣张的吗!”

  “说你们精神力天赋好,呵呵,还不是不如我们亚雌性!老师亲口说的,小闻的天赋比你们还要好!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嚣张?!”

  段玉珏冷冷地看着这个亚雌性,身边的雌性身体都有些抖,可见是气到定地步了,他和这些雌性相处日子不长,但也是真心喜欢他们,自然不会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被人欺负,他慢慢地扫视了下那些亚雌性,没有任何人来制止他,偶尔对视的眸子里还能看见幸灾乐祸,段玉珏心里的不满也渐渐浮了上来,“整个帝国都承认的事情,你还偏偏提出反对意见,你这是在跟整个帝国作对吗?”

  “你!”亚雌性狠戾地看着段玉珏,嚷道:“你这个被人抛弃的雌性有什么资格说话?!闹了那么久还被兽人推下了楼,我都替你丢人!”

  段玉珏眼中的冷芒闪而过,他语气平静的没有丝起伏地说道:“帝国雌性保护法中有条,任何侮辱雌性,对雌性造成心身伤害的言语,处三个月到年的有期徒刑,您的语言对我造成了心灵伤害,我现在有了轻生的念头,估计会就要去心灵诊师那里检查,我会行使我的权利,请您等待法院的传票。”

  “你!”亚雌性眼中的慌乱闪而过,心里真的有些慌,“你们就只会这个!有本事堂堂正正地跟我们比场!”

  “好,”段玉珏淡淡道,“时间就定下明天下午,每方出三个人,既然你们说我们的天赋不如你们,那我们就比丹药。”

  “这不公平!你们享受着最好的师资力量,我们怎么比得过你们!”另个亚雌性接道,段玉珏看了他眼,现竟然是那个劝易青的人,“只出个人!我们这边就出小闻,你们那边就是你,怎么样?!”

  “可以,”段玉珏点头,雌性们围在他身边,点也不怀疑段玉珏,眸子里满满的都是信任。

  “最后,”段玉珏回头看着身边的雌性,“那句‘兽人的附庸’给我们带来不少伤害,所有雌性都会尽早通知家族联系法院,”

  “对,”有个雌性接道,“我现在已经怨恨兽人不想成婚,那句话对我的精神世界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我们会联系法院的!”

  第二十四章

  “你们——!”亚雌性憋红了脸,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还击,“无耻!”

  段玉珏感到些许好笑,慢吞吞地说道:“你刚刚不还说我们雌性是兽人的附庸呢吗?附庸不都是软弱易受伤的吗?我们都已经受伤了,还不允许我们寻求帮助吗?”段玉珏顿了顿,又转头看着身边的雌性道,“查查附庸是什么意思,给他们补补语言课程,免得总是说雌性不友爱。”

  “哦,好!”身边绿的雌性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快地在光脑上写了几个字,大声念道:“附庸的基本意义:是古代附属于大国的小国或者是为别的国家所操纵的国家,二是依附于其他事物而生存的事物;估计你们是想要说雌性是依附兽人而存在的,作为依附者也就是附庸,我们当然有权利向被依附者寻求帮助,谢谢各位亚雌性的提醒,我们会好好寻求帮助的。”

  寻求,帮助,谢谢,提醒这几个字被这个雌性特意重读了出来,对面亚雌性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了,雌性虽然开始有些慌乱,这毕竟是他们第次直面他人的恶意,有些错愕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但他们又不是受人欺负的性子,回过神来自然反唇相讥。

  “你们想要怎么样?”易青脸色很不好地问道,语气也相当不好,但是眸子里却带着丝丝惶恐,

  “道歉!”个面容稍显稚嫩的雌性说道,他的声线却极其清冷听起来特别舒服,“雌性从来不是任何人的附庸,我们是独立的个体,享有任何独立个体应有的切,兽人保护雌性,雌性扶持兽人,我们本来和他们就是平等的关系,不允许任何污蔑!即使上了法庭,我们也可以高傲地向所有人说,我们雌性是独立的,我们的灵魂只属于我们自己!”

  “我不要!”亚雌性易青倔强地看着说话的雌性,“你们凭什么要我道歉!群仗势欺人的东西,凭什么要我向你们道歉?!”

  “你——!”

  段玉珏冷冷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明天下午丹药比赛,我们输了,就像帝国联名上奏,取消雌性的特殊待遇,如果你们输了,在虚拟网络上通过帝国频道向我们道歉,务必要让整个帝国的人都知道,而如果我们胜了,证明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