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花灵草身上获得材料呢?很简单,从灵草师身上买得的灵花灵草灵力值会有所损耗,所有的材料都是在获得材料的那个人身上才能挥最大的效果,而要是转送或者是买卖最多只能挥它的百分之六十。

  幸好这只不过是场初阶丹药‘清’的制作,连阶都算不上,所用的材料也不过全是些初阶灵花灵草,如果在个小时内,有人没有获得需要的材料,会有老师帮助得到这些材料,毕竟时间不等人,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来挥霍,但是相应的,你也会失去这部分的些分数。

  段玉珏自然不担心,七盆花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感到了来自灵物的信任和欢喜,他很快就开始摸摸他们的花茎,来换得自己所需要的材料,但是开始灵花并不知道他需要什么材料,‘莉莉花’甚至把自己的根须给了段玉珏根,看得所有人目不转睛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那可是根须根须根须啊啊啊啊啊!!!不是根部的小块根块,而是根须啊啊啊!!!

  灵花灵草这种生物跟普通的植物是不样的,他们的根部不是最重要的,它们所有的最精纯最重要的灵力都蕴含在根须上面,片根须很可能就是它们吸收日月灵力几年才换来的!

  根须对于灵花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为什么大6会有那么多丹药方子失传?现在的大家族手里有些还握着点古老的珍贵方子,为什么他们不把这个丹药制作出来?不是他们不愿意,而是根本做不到!他们没办法制作这些丹药!

  因为这些方子里或多或少都有着很难得到甚至说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比如说根须,比如说种子,比如说那小小的由灵花孕育的果子;灵花们绝不会把他们的种子给丹药师用的,他们是个很护短的种族,身为‘妈妈’的灵花怎么会把那么珍贵的种子给丹药师练习丹药?而且对于灵花来说,种子特别珍贵,就像兽人的幼崽样,有些灵花终其生才有三四颗种子,而灵花孕育的果子更为难得,这些果子往往是为他们的‘孩子’,也就是种下种子生长出来的小灵花准备的,小的灵花随时有夭折的危险,所以身为‘妈妈’的灵花会耗费自己的灵力和根须来为孕育只果子,这果子蕴含充足的灵力,至于‘孩子’是怎么吸收这些灵力的雌性们不知,但是也都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

  而现在,‘莉莉花’明显没有种子,却把自己特别宝贵的根须给了段玉珏!这简直是直接冲破了评委的三观!

  那可是根须根须根须啊!那是灵花灵草最宝贝的根须啊!平常人跟它提提他就能恨死你!现在竟然给了个雌性根须!

  众所周知,灵花的根须都是为了日后孕育种子所储存的灵力,其灵力的精纯可见斑,这么多年下来不是没有人打这些根须的注意,也不是没有人强行夺取,但是就算强行夺取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灵花之间有它们特殊的传递信息的方式,你强行夺取了这只灵花的根须,所有灵花日后都会抵制你,不仅如此,自己强行夺取的根须灵力缺损的特别厉害,而且在定时间内灵力会迅流逝,直到点灵力都没有了。

  或许你可以以后不从灵花灵草身上获得材料,你可以通过灵草师买的材料,但是灵花的世界人类并不懂,他们也不明白那些已经从灵花身上获得的材料为什么会认得这个人,总而言之,所有伤害过灵花灵草的人,材料到了那个人手上就会飞流失灵力。

  所以,自从有了前车之鉴以后,再也没有人去做这种蠢事了,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灵花的根须了,而现在,竟然有株灵花把自己的根须给了个雌性!

  这是何等的荣耀!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段玉珏身上,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敛了,生怕自己打断了这幕,即使是已经是武界巅峰丹药师的校长,都不自觉的放松了呼吸死死地看着那‘莉莉花’花茎伸出来的根须。

  我的天啊!在有生之年竟然还有天能见到灵花的根须!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根须啊!那可是灵花自愿送出来的根须啊!那可不是被人强行掠夺的几乎没有灵力的根须啊啊!

  段玉珏歪了歪头,毫不客气地伸出手从‘莉莉花’花茎里捏了捏那根微小的根须,嘴角轻轻抿了下,面容还是如既往地冷淡,校长破口喊道:“笨死了!”你这个时候就不能恭敬些吗?!你就不能哄哄‘莉莉花’吗?!灵花都是需要哄得你知不知道?!说不定灵力满满的根须就变成泄露大半灵力的根须了好不好!甚至人家根本就不给你了!

  你就不能给老人家我恭敬下吗?!我有生之年就能见到这么次根须了!老人家心脏不好你知不知道还让老人家给你操这个心?!气死了气死了,他就没有见过这么笨的雌性!你就不能稍稍讨好下‘莉莉花’吗?!又不难就这么次!

  虽然说出去校长就后悔了,这时候打扰雌性和灵花绝对是个不明智的选择,可是他真的太激动了,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灵花愿意把根须分享给雌性了啊?已经有多少年丹药公会守着那几张方子束手无措?他的导师在去世的时候还在跟自己说着多么想要根灵花的根须,现在见到这根根须哪里还能控制住自己?他简直想代替段玉珏给‘莉莉花’鞠躬赔笑,只要能得到那根须!

  更可恨的是这个雌性好像不知道那根须多么珍贵样!先拿到手里啊!你捏什么啊!

  校长这声吸引了段玉珏的注意力,段玉珏疑惑地看着那个本来精神矍铄的老人现在坐在位置上抖【气得】,迷惑地看了看评委席上的另两位,只见他们也是身体有些轻轻地抖,牙关咬紧十分紧张的样子,段玉珏迷茫地看了看主持人,现主持人也是副惊呆了的样子,段玉珏又看了看‘莉莉花’,‘莉莉花’的花茎里的那根细小的根须还那么明显,可是那么小,自己拿走真得好吗?

  整个赛场没

  有任何人敢出动静,‘莉莉花’的花茎还在段玉珏身上蹭了蹭,好像在害怕段玉珏嫌弃这份礼物般,段玉珏摸了摸‘莉莉花’的花苞,声音放缓了些,动作平静地将那根须拿起来放在个小盒子里,道:“谢谢你,我很喜欢。”

  虽然曾经身为花妖的时候,得到这根须不算什么,但是这里根须明显很少的样子,‘莉莉花’绝不会把最差的东西给自己,这点段玉珏相当自信,这根根须就算不是‘莉莉花’拥有的最好的也是排的上号的,想到‘莉莉花’在这种情况下还把根须给自己,段玉珏都忍不住感动,他又说了遍,“谢谢你,莉莉花。”

  ‘莉莉花’的花朵开的更艳丽了,仿佛是害羞了般,伸出来的花茎像做贼般碰触了段玉珏,又飞快地收了回来,这下连绿色的叶子都有些红,段玉珏揉着它的花苞表达自己的谢意和欢喜,又清清楚楚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看这株‘莉莉花’,将它的所有特征都记下,如果他可以把这株‘莉莉花’带回家最好,如果不能,他日后会来找它,他是花妖,即使现在灵力不在,但是烙在灵魂上的烙印也不会消除,跟在他身边的灵花灵草总是更容易获取灵力,也更容易提纯灵力。

  校长表示,他看见了什么?!

  没有安慰,没有爱抚,没有甜言蜜语【什么鬼!?】,没有做小伏低,那个雌性就得到了灵花最宝贵的东西之——根须!

  活了那么大岁数,看着代代孩子们成长,其中不乏天赋高的孩子,可是这还是校长第次感到嫉妒,“老了,老了,不服老是不行了,”校长摇了摇头,眼眸里都是欣慰,语带笑意地说道,这天下,终究还是孩子们的天下啊。

  “所以说,当个教师才是最有趣的,”班主任老师缓缓说道,“看着这些孩子点点进步,点点创造前人所不能创造出来的奇迹,看着他们风雨无阻路向前奔驰的样子,我就感到很欣慰,也感到很开心。”

  “后继有人了对吗?”严肃的年级主任难得开了个玩笑,校长和班主任同时笑了,班主任道:“是啊,后继有人了,有了这群孩子,未来才有了希望啊,”

  校长笑了下,道:“所以我们才留在了学校啊,”并且将永远地留下去,“能帮助他们,给他们建议,并且看着他们创造个个辉煌,也真的是件极好的事情啊。”

  三位评委笑笑,又将注意力集中在段玉珏身上,只是奕卿闻,似乎都被大家遗忘了。

  观众席上的人都惊呆了!眼珠子都掉地上拾不起来了,他们知道段玉珏亲和力好,可是也不能好到这种程度吧?!

  这根本不是亲和力好不好的问题!这明明是逆天的问题啊!

  虽然他们小,但是他们也知道根须的价值啊,求都求不来的东西竟然被‘莉莉花’当做礼物样送出去了?!我他妈的定是在做梦!

  天之内刷新了两次三观,段玉珏求放过啊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_:3ゝ∠_?!

  素来以优雅著称的雌性也都掩不住自己的惊讶,个接个的竟然爆起了粗口!

  似乎只有爆粗口才能表达他们内心的激动了_:3ゝ∠_,能让向优雅著称的雌性忘却礼仪高兴地跟个小孩子样大喊大叫,简直不能再爽了!

  三观都让忍刷新了,还要什么优雅啊?全都送出去吧!谁愿意优雅谁去吧,他们可不愿意了!

  这时候他们眼里已经没有任何别的人,他们的心里也没有任何别的事物,他们也不再在意雌性和亚雌性的区别,甚至他们都忘记了这是场比赛!他们个个大声地喊道,声接着声,“段玉珏!段玉珏!”

  所有的情感宣泄在这声声叫喊之中,所有的感情都容纳进去,所有的人眼里心里只有这么个人,只有这么个名字,这刻,雌性和亚雌性没有任何纷争,他们都高呼着同个名字,都在等着同个人再创奇迹!

  比赛仍在继续,段玉珏看了看‘蠢蠢欲动’的几株灵花,似乎也想要把自己的根须送给段玉珏,个个七拐八扭的,段玉珏现在并不需要这些东西,也不希望因为自己而损伤这些灵花们的灵力,于是便摸了摸它们的花瓣,制止了灵花灵草。

  现在毕竟是在比赛,作出丹药才是最重要的,这点段玉珏还是懂的。

  段玉珏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来,黑色的半长从耳侧飘荡,“我仅仅只需要几种东西,我把东西说给你们听,你们把这些东西给我就好,不需要其他的东西了,我知道你们的心意,我很感激,谢谢你们。”

  他揉着几只花的花瓣,语气柔和地说道,然后站在‘莉莉花’面前,淡淡道:“我需要你的花粉,‘莉莉花’。”

  这时候没有任何人质疑段玉珏获取材料的方法,仿佛在瞬之间段玉珏做什么都是对的!段玉珏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灵,让他们连最基本的自我判断力都失去了!

  ‘莉莉花’洒下片花粉,花茎伸出去有些讨好地洒在段玉珏准备的托盘上面,观众席上看见这幕完全没有惊讶,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只要是段玉珏,那就没什么不对的,所有的都是理所当然!

  段玉珏摸了摸‘莉莉花’伸出来的花茎,仿佛是握手般,“谢谢你,莉莉花。”

  莉莉花的花茎更红了,身体微微的摇晃着,简直是见到最崇拜的偶像的样子!

  段玉珏要到所有的材料不过几分钟的事情,而这时候奕卿闻还在第朵‘莉莉花’那里折腾,上次在班级的事情被班级里的‘莉莉花’广而告之,又加上刚刚‘七芎花’自己摔下去也不开花的表现,让‘莉莉花’有些厌恶眼前这个人,即使奕卿闻用带木系异能的手抚摸着它让它很舒服,可是‘莉莉花’还是不打算给他材料。

  哼,让他欺负我们男神,什么都不给你哼哼哼!

  自从刚才‘七芎花’主动跳下桌面最后不得不需要段玉珏来收场以后,奕卿闻就放弃了用木系异能逼迫灵花给他材料的做法了,如果个不注意再出现个‘七芎花’的例子,那他跳进西米河母亲河也洗不清了!

  于是咬了咬牙,奕卿闻哄着‘莉莉花’,结果‘莉莉花’理都不理他!这时候段玉珏已经拿到了四种材料,正跟‘百搭草’说什么,全场的人都在看着段玉珏,震天的名字叫响着,甚至里面包含了亚雌性的声音!他甚至听到了易青的声音!

  奕卿闻心里酸涩,他现在这是被众叛亲离了吗?!他的眼眸里都有些泪花,最后又生生咽了下去,朝‘七巧花’走去。

  无论如何,比赛还在继续,他总不能株材料都得不到啊!就算要在这个环节扣分,也不能全扣!他定要在下个环节扳回来,奕卿闻咬住下唇,眸子里露出些坚定的神色,这反而使他有了些坚强的气质。

  他定不能就这么输了!自己现在所得到的这些东西全都是建立在自己天赋卓越上面的,如果这场比赛输了,奕卿闻不敢相信自

  己会遇见什么状况,他已经被人宠得太高了,绝不能跌落下去!

  而且,在开场之前他自编自导了那出戏,就是坚信自己会赢才会这么做!如果自己输了,还是那么失败的输了,那么关于段玉珏威逼利诱自己的那幕不攻自破,自己完全不敢想象以后会怎么样。

  总之,绝对不能输!抱着必胜的信念,奕卿闻抚摸了‘七巧花’的花瓣,结果‘七巧花’的花茎直接抽打在了他的身上!‘七巧花’明明是以温柔闻名的,为什么会抽打自己?为什么?!

  获取材料对于段玉珏并不难,他是丹药师,受职业限制或者说是对于丹药的狂热爱好,段玉珏旦进入制作丹药状态就会异常的狂热,根本不在乎周边的喧嚷和吵闹,甚至有人在他旁边打起来他都不会理会,更不用说只是雌性亚雌性小小的尖叫声了。

  主持人本想让观众保持安静,可是看见两位选手都聚精会神地做自己的事情,再看到段玉珏和那些灵花相处的画面,内心里深藏的狂热因子也爆了,竟然跟着雌性和亚雌性起叫着段玉珏的名字!

  段玉珏把采集出来的八份材料依次摆开,又拿出比赛场地提供的丹鼎,细细地闻了下,又用手指往里面抠了下,手指上沾了些黑渣渣,凑到鼻子上闻了闻,段玉珏皱了皱眉,用手绢擦了擦手,将那黑渣渣弄掉,看着面前所有的灵花。

  这丹鼎品质不是般的差,虽然段玉珏仅仅是丹药师,锻造丹鼎这种事有专门的人做,可是他那么痴迷于丹药,怎么可能不会做丹鼎?虽然手艺比不上花妖族里面正规的锻造师,但是做出来的也比这里的丹鼎好上数倍。

  不过没办法挑剔了,段玉珏抿了抿唇,只得打算找些灵花的材料暂时提炼下丹鼎的品质,这种品质的丹鼎做出来的丹药简直就是打自己的脸,他堂堂花妖族里最年幼最具有天赋的丹药师竟然制出品质不好的丹药,就算族人不知道不能嘲笑他,段玉珏他自己也会找个墙角撞死的!

  而这里的灵花都是低阶的,只能凑活着用了,连个能暂时短暂充当下调和剂的东西都没有,段玉珏只能忍痛将丹鼎打开,烧上火,然后看了下火焰就回去处理各种材料。

  这是为了节省时间,所以在烧火的时候开始处理材料,这样还能节约点时间,但是在这里可不样啊!

  材料稀缺和难获得使这里的每个人对材料都是小心翼翼的态度,而控制炉鼎的火焰也至关重要,会小火会大火会慢火会四分之三火焰,这繁忙的工序谁会在处理材料的时候控制火焰啊,那不是找失败吗?!

  而段玉珏却做到了!他本来在把花瓣切成小份,却又接着把小火转到了大火,在处理花苞的同时把大火转回了慢火,紧接着将花粉放进去了!整个动作气呵成,丝停顿也没有,看就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点也不见慌乱,动作简单而快捷,点都没有新手的样子。

  甚至连老师都被他简练干脆的动作吸引了!

  年级主任看了段玉珏半晌,终于转过头问道:“校长,您这么大的时候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我?”校长苦笑了下,“那时候我可能连材料都得不到,”沉默了下,校长幽幽地说道,“你看他动作沉稳,胸有成竹,点都不见慌乱,手上的动作那么稳当,竟然没有丝担心的样子,这种心境和能力,真不敢相信他才不到十八岁。”

  “这孩子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校长眸子复杂,语气欣慰,如果有这么个后继者,他们走的也安心啊。

  桌子上的材料在减少,火势也是分钟个变化,观众席上的雌性亚雌性甚至连段玉珏的动作都看不清,只能双目充血地看着段玉珏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心里暗暗敬佩。

  最后将花汁放入,段玉珏猛地扣上了丹鼎,全身心都关注着火势,火焰忽小忽大忽快忽慢,突然,火灭了!

  熄火了!

  全场静默,刚才高呼着段玉珏名字的雌性亚雌性也都紧紧地闭上了嘴,有些人连呼吸都屏住了,有的人站了起来死死地看着那只丹鼎,段玉珏淡然地将盖子打开,只见到里面是两颗圆滚滚的丹药!

  “耶!”全场爆了响亮的黄呼声,所有的雌性亚雌性这时候都没有功夫去关心比赛,也没有人去关心奕卿闻,他们起呼唤着个名字,“段玉珏!段玉珏!”

  而这个时候,奕卿闻连材料都没有得到!

  段玉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