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雌性从他身后追上来,眸子亮晶晶的,里面全是信任,道:“小珏!我们相信你!那个亚雌性真是够了,总是不余遗力地抹黑你,真是太过分了!”

  雌性义愤填膺地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亚雌性,其中个紫看起来很优雅的亚雌性张嘴道:“实力不行就不要比赛,竟然还对小闻威逼利诱,真是不要脸!”

  那个看起来很稚嫩的雌性冷冷地回答道:“你都几张脸了还要脸?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要脸啊!”

  “别说了,”段玉珏淡淡地打断他们,“无意义的争端是浪费时间,时间很宝贵的,切会儿都见分晓,不需要多话。”

  段玉珏到了教室,进入虚拟的时候,评委和奕卿闻已经来了,这级的雌性和亚雌性的课业都取消了,每个人都憋着口气等着今天出气呢!

  ‘虚拟’虽说是虚拟,但是它里面分为很多版块,个就是真实区,个是虚拟区,真实区就如同上次段玉珏去得拍卖场和商店;虚拟区就像那些兽人切磋的地方。

  比赛场自然也分为虚拟赛区和真是赛区,不用说,这场比赛肯定是在真是赛区,赛区很大,四面八方全是座位,已经坐满了人,评委和选手已经各就各位,只等着开始。

  评委是三位老师,个是院长,是五阶巅峰丹药师,很有威望的个人;个是段玉珏这个年纪的年级主任,五阶低级丹药师,平时很严肃的个人;个就是他们的班主任,四阶高级丹药师,最有资格为段玉珏和奕卿闻点评。

  共比三场,是对灵花的亲和力,是对课本知识的掌握,是丹药,丹药只能是初阶丹药,并且是最近所学,会提供灵花灵草,所有的材料必须自己亲自从灵花灵草身上得到,时间和质量都算作分数的部分。

  在三个评委坐好以后,段玉珏和奕卿闻就已经各就各位,第场是对于课本知识的掌握,由每位老师各提出三个问题,谁先抢到谁回答,回答对了积分,分数高得胜。

  先是由校长出题,他选了几个不算难的问题,道:“第题,两位听仔细:第个提出灵花感情体系的人是谁?”

  奕卿闻想也不想地回答:“薛立!”

  段玉珏:“”这是什么鬼?

  校长点点头,道:“没错,请听第二题:第个成为七阶丹药师的人是谁?”

  奕卿闻抢答道:“唐瑄!”

  段玉珏:“”这是什么东西?七阶丹药师是什么鬼?

  接连两个问题都被奕卿闻抢答成功,亚雌性的情绪高昂,看着雌性的眼神充满了挑衅,班主任皱了皱眉头,段玉珏怎么个也没能抢到?

  “好,请听第三个问题:三阶丹药师丹药的成功率和能量蕴含率有多少?”

  奕卿闻干脆道:“成功率百分之十八,能量蕴含率百分之二十三。”

  段玉珏:“”这都是些什么鬼啊!

  连续三个问题都被奕卿闻抢答成功,奕卿闻心里暗暗高兴,果然段玉珏也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雌性,没什么大不了的,校长看着奕卿闻的眼神柔和了许多,不错,基础很扎实,又看了看段玉珏,心里叹气,这次雌性要丢脸了。

  接下来的几个问题自然也都不用问,段玉珏就没有能回答上来的,奕卿闻抢答成功,酒刀题全部正确,甚至连老师出了个高年级的题目都没能难住他,登时所有人看他的眼光都不样了。

  “搞什么啊?昨天那么嚣张今天还不就成了草包!真是搞笑!”

  “这比赛有什么意义?雌性他们输定了!竟然相信这个草包,雌性他们的眼神也真是不好使!”

  “眼睛里没了瞳孔呗,有眼无珠!”

  “啧啧,连基本知识都不知道的人怎么指望他能赢得比赛?后面肯定输了,妥妥的!”

  “是啊,都知道小闻的亲和力和制作丹药的能力最棒了!”

  “不就是凭着雌性的名头进的学院吗?本质里还是个草包,呵呵!”

  第二十五章

  四面八方的闲言碎语吵了起来,第局大获全胜的亚雌性气焰嚣张,腰板挺得直直的,脸上的表情说是春风得意也不为过,更是对着雌性们品头论足,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了般。

  “看他们还怎么嚣张,雌性有天赋?笑话!”

  “嚣张的下场,看看他们那些黑脸,哈哈哈哈我都快笑死了。”

  “也不看看小闻是谁!老师们早就说过,小闻比雌性还有天赋,而且小闻还那么勤奋努力,十个段玉珏也赢不了个小闻!”

  雌性那边气氛比较压抑,但是因为对段玉珏无条件的信任,所以他们并没有失去信心,那些亚雌性胜券在握的样子也格外让他们窝火,当即两边的人你句我句的就吵起来了。

  “就赢了局就像赢了比赛样,目光短浅!”喂喂!这个成语是这么用吗?

  “估计他们这辈子没赢过,赢了次就恨不得普天同庆!”喂喂!雌性,你们真的会用成语吗?!

  “也比你们局都赢不了个问题都答不上来好!点基础都没有还赢?笑话!”

  “别这么说,阿青,人家段玉珏不是失忆住院了吗?回答不上来是正常。”

  “竟然派个失忆的人前来比赛,雌性也真是没人了!”

  反正他们都带着面具,也不知道谁是谁,说话自然毫无顾忌,双方打嘴仗打得特别激烈,直到第二个项目开始,双方才安静下来。

  第二个项目是亲和力,每位老师选盆灵花,共三盆灵花,在半个小时内,依据选手让这三盆灵花呈现出来的状态打分。

  “这局比亲和力,雌性输定了,谁不知道小闻的亲和力是最棒的?老师都夸了好几次!”

  “怨不得那雌性非要去威逼利诱小闻,什么本事都没有还出来丢人现眼!”

  “你们不要太过分!小珏的亲和力好也是有目共睹的!‘莉莉花’都让他摸花苞!”

  “小珏才不屑威逼利诱!我们赢得光明正大!”

  “呦呦哟!说大话谁不会说?‘莉莉花’还把花苞给我了呢!”

  “赢?你们想赢想疯了吧?下辈子去赢吧哈哈!”

  “请观众们保持安静,选手即将开始比赛,请给选手个安静的比赛环境,有利于选手的正常挥,谢谢观众配合。”

  主持人大声地说道,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说话的人太多,以至于他的声音都不明显,只得打开赛场的‘静音’状态,登时所有人都不出声音,只能很恨地看着对方。

  “请观众们保持安静,选手即将开始比赛,请给选手个安静的比赛环境,有利于选手的正常挥,谢谢观众配合。”

  主持人又重复了遍这段话,才把‘静音’状态解开,雌性和亚雌性恨恨地互相瞪视,倒是没有人说话了,唯恐打扰到选手的比赛情绪,这毕竟不是个人的比赛啊,这可关系到在场这级雌性和亚雌性的荣誉和骄傲!

  “请选手们准备好,五四三二比赛开始!”

  亚雌性迅抚摸了第株灵花,是‘白弄草’,是种比较羞涩内敛的灵花,虽然叫草,可是人家是会开花的,开出来的白色小花特别漂亮,奕卿闻在自己手上灌注了木系异能,轻柔地抚摸着‘白弄草’的叶子,;‘白弄草’害羞地瑟缩了下,奕卿闻木系的异能跟它同源,它很舒服,也不由得对那个人稍稍显示点点花苞。

  众亚雌性兴奋地看着那株小小的‘白弄草’,细小的白色花苞已经隐隐有盛开的趋势,而反观那个雌性段玉珏,竟然还没有动!

  这雌性果然什么都不懂!就是个草包!如果不是身为雌性根本就进不来学院最好的班级!想到段玉珏仅仅因为是雌性的身份就能进入最好的班级,而他们辈子都进不去那里,他们就阵阵愤怒,看到现在脸色很不好看的雌性,他们心中志得意满地笑了。

  真可谓狠狠地出了口恶气!

  段玉珏没有动,是因为他感受到了花妖的灵力,虽然很微弱,比花妖新生儿的灵力还要幼小,但是是木系的灵力,段玉珏永远记得这个气味,他在人群里不停地寻找,才现这么灵气是从奕卿闻那么传来的。

  段玉珏心里很不好受,如果奕卿闻是他的族人,那他们手足相残算得了什么?

  可是,段玉珏皱了皱眉,又细细地看着奕卿闻,才现他是将那股灵力注入到手上,以此来安抚灵花,但是他安抚了那么久,‘白弄草’还是没有开花,段玉珏这才安下心来,这奕卿闻绝不是他们花妖族的人,花妖天身就具有灵花灵草的亲和力,那些灵花灵草对他们的抚摸都很敏感,绝不会出现手心里带入灵力好半天都没有让‘白弄草’这种低阶灵花盛开的场面。

  段玉珏知道奕卿闻不是自己的族人,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灵力,但那也没什么关系了,他不是他的族人,那他就没有必要给他留什么情面了,段玉珏漫不经心地碰了碰‘白弄草’的叶茎,就像奕卿闻做的样。

  看台上的几个亚雌性观众不由得嗤笑,呆愣了这么久竟然学他们小闻的动作,真是可笑极了!

  唉,评委席上的年级主任也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下子,他们雌性的脸面,可真的全都丢在这里了。

  “天啊!”不知道是谁惊诧的声音突然想起,雌性满脸喜色地看着眼前的那幕,‘白弄草’雪白的花苞全部盛开,在屋子里轻轻摇曳着身子,娇小的白色花朵还碰触着段玉珏的手心,仿佛在撒娇般。

  “这不可能!”个仓皇的声音响在看台上,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这幕。

  贯不喜欢和人接触胆小羞涩的‘白弄草’怎么可能跟人这么亲密!这不可能!

  第二十九章

  段玉珏大获全胜,奕卿闻大败而归,总之这件由亚雌性和雌性之间的宿怨而引起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最后的结局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校长当时还在想着怎么让段玉珏放弃让亚雌性面向全帝国道歉的时候,段玉珏就率先提出了不需要他们道歉,这份胸襟和气魄连校长都是赞赏的,所以当段玉珏提出想要那盆‘莉莉花’的时候,校长想也不想就同意了,笑得特别和蔼地说道:“好啊,就当是送给你的礼物了。”

  段玉珏倒是愣了下,然后郑重道:“谢谢。”

  长者赠礼,自然该是感谢的,校长看着段玉珏郑重其事的样子,放松之余对段玉珏好感度更是上升了不少,现在这么懂礼貌把人点点小恩情放在心里的孩子毕竟是不多了,孩子们太少,以至于每个孩子都被大人在手心里宠着,尤其是人数最为稀少的雌性;他们学校这级雌性共才个班,还是个小班,这就足以显示出雌性的稀少。

  校长笑得慈爱,亲手将那盆‘莉莉花’放到段玉珏手里,手握住了段玉珏的手,段玉珏身体僵了下,但又立刻放松下来,长辈就是需要小辈体谅的╮╯_╰╭。

  虽然校长特别喜欢段玉珏并且愿意多和他说几句话,向严肃的年级主任也不由得对段玉珏说了句‘不错’,这让从没有见过教导主任和颜悦色的雌性亚雌性惊讶地停止了说话,年级主任有些黑的脸才换回了他们的神智。

  校长并没有忘记奕卿闻,他手抓着段玉珏,边对奕卿闻挥了挥手,道:“奕卿闻同学基础知识掌握相当好,即使实践部分不如段玉珏同学,也不掩饰他的优秀,”校长笑了笑,对着周围的雌性亚雌性道,“你们可要向奕卿闻同学样多多努力哦。”

  “啊!”

  “校长!这时候你还不忘努力!”

  “才不要呢!”

  周围笑声片更衬出奕卿闻脸色不好,他勉强地对着正注视他的校长和同学们笑笑,那个笑容真是惨不忍睹,校长都不由得皱了下眉,心道这孩子胜负心太重心理素质并不好,又看了看身边宠辱不惊的沐空安,第场比赛道题都没有回答出来就是这么副稳重的面孔,观众席上那些嘲讽尖酸刻薄都没能让他皱下眉,后面两局压倒性的胜利也没有让他变了神情,真可谓是宠辱不惊。

  唉,校长在心里叹了口气,货比货要扔,人比人就全剩下嫌弃了,看见了段玉珏这种天才,无论是能力还是心性上都越同龄人不少,心性甚至连成年人都比不上,再看看其他所谓的天才,真是大大小小堆毛病。

  幸好,这种天才也就段玉珏个,要是再多几个,即使他把胡子的年龄了都忍不住嫉妒的。

  这货完全忘了他在上学的时候也被称为丹药天才了的往事了。

  奕卿闻走了过来,校长主动握住奕卿闻的手,道:“你们都是学校数数二的人才,奕卿闻同学勤奋刻苦,段玉珏同学天赋出众,你们的未来还很长,要继续努力,努力的不仅仅是能力知识,还有心性。”

  这句话明显是提醒奕卿闻的,奕卿闻身体僵,心里的恼怒更甚。

  说罢,校长也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对着面前所有雌性亚雌性道:“帝国的未来就在你们手中,你们有没有信心让帝国繁荣昌盛?”

  “有!”提到帝国,嬉闹的面孔个个都端庄严肃了不少,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守护帝国可以牺牲切,而现在,校长对他们说‘帝国的未来就在你们手中’,这何尝不是种认可?

  只有奕卿闻的脸色还不是很好,他看着沐空安被雌性和亚雌性簇拥着,看着贯严肃冷漠的年级主任对段玉珏露出赞许的神色,看着老师脸上的自豪和欣赏,看着校长眼中的慈爱,心脏仿佛被千万只小虫子叮咬,疯狂而不甘地在心里呐喊。

  那是我的!这些都应该是属于我的!赢得人应该是我!现在被所有人看好的人应该是我,是我!!

  心里百味杂陈,嫉妒如同最疯狂的魔鬼席卷他的心灵,带走所有正面的情绪,负面的情绪如同野草般疯长的,奕卿闻低着头,嘴角不由得露出抹诡异的笑容。

  这些都是属于我的,迟早也是属于我的!

  比我天赋好又怎么样?只要你消失了,天赋最好的就是我了

  奕卿闻看着段玉珏,眸子里不由得露出点残忍,段玉珏警觉地回头看着他,毫无情绪的眸子让奕卿闻心里惊,浑浊的眸子也出现了几分清明。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想要杀人!奕卿闻努力想要把刚才的念头忘掉,但不知怎么的,那个念头竟然在他心中扎了根。

  大家纷纷从虚拟中退出去,坐到教室里还有人在讨论刚刚的比赛,有几个情绪激动的雌性还围在段玉珏身边,这时候,大门突然被人敲了敲,几位神色腼腆的亚雌性站在门外,整个教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易青红着脸,问道:“请问我们可以进来吗?”

  “噗嗤”娃娃脸雌性毫不客气地笑了,“就不让你进!假客气什么啊,刚才你压在我身上我后背还疼着呢!”

  娃娃脸雌性这么句话,室内有些尴尬的气氛瞬间迎刃而解,易青毫不客气地对后面挥了挥手,道:“进来吧,”又扭头对着娃娃脸雌性道,“压的就是你!有本事咬我啊”

  说着,还对着人家做了个鬼脸,娃娃脸雌性气不过,就真的跳过去打开,结果被桌子撞了下,亚雌性易青想要看立刻上前扶了他把,娃娃脸雌性直接做到了易青身上,两个人闹腾起来,教室的大部分人都哄笑起来,给他两个加油助威。

  本来老师还打算来看看,结果看到亚雌性那两个班里都没人,心里惊,还以为亚雌性来这里闹事了,结果就看到雌性和亚雌性玩闹在起的场面,心里松了口气,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笑容。

  雌性和亚雌性之间的隔阂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而现在就因为眼前这个面容冷淡的孩子而亲密起来,这放到以前简直就是不可相信的事情,老师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这个孩子总是以他的魅力而创造者奇迹。

  老师不忍心打扰这些雌性和亚雌性,这么和谐的空间自然要留给他们,虽然雌性那不大的教室容不下三个班级的人,许多亚雌性坐在椅子上,有些雌性坐在他们腿上,雌性身体柔弱曾经是亚雌性用来攻击雌性的语言,现在成了他们照顾雌性的命脉。

  果然还是孩子啊,大人的世界还影响不到他们,校长说得对,段玉珏这个孩子就是个凝心轴,即使他沉默寡言,但是只是冷冷淡淡地坐在那里,就让所有的雌性和亚雌性凝结在起。

  本来就是玩闹的时间,突然传来句尖利的声音,“我不去!”

  这句话把所有的人都吸引过去了,只看到个蓝色头比雌性身材高大很多的亚雌性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奕卿闻脸色很不好,但是注意到所有人都往这里看,还是深深吸口气,勉强笑道:“对不起,我有点不大舒服,你去玩吧

  我不去。”

  亚雌性沉默了下,果然走了,在奕卿闻旁边的个雌性不屑道:“输了就这状态,当初拽的跟帝国王子那样的,还诬陷小珏,现在摆这个脸跟谁看呢?”

  段玉珏平静道:“到点了,该回家了,我先走了。”

  “怎么这么早?”个雌性先叫道,“不再玩会儿吗?”

  “我饿了,”段玉珏理直气壮道,收拾好书包拿着就走,“喂喂你等等我们!”登时好几个雌性和亚雌性跟着段玉珏起出去了,路说笑打闹走到门口,易青突然意味深长道,“原来这就是饿了啊。”

  院门口,就是蒙擎刃,易青调侃道:“这是哪里饿了啊。”

  段玉珏头都没抬起来,“哪都饿了,”说着,就快步走了几步出了远门,蒙擎刃自觉地把段玉珏手中的书包接了过去,把个盒子递给段玉珏,段玉珏看了眼,打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