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嫩肉的,都被勒红了!

  虽然段玉珏穿得是长袖,蒙擎刃根本看不见段玉珏有没有被晒红

  蒙擎刃特地拿了和昨天样的小糕点,把它递给小雌性,本以为小雌性会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谁知道小雌性拿着袋子看都没看眼,还在听身边雌性说话!

  蒙擎刃深深地忧郁了,连糕点都不能吸引小雌性的注意了吗?吸引小雌性注意的雌性什么的,真是讨厌死了!

  兽人能不能来管管你们的雌性!打扰人谈恋爱最讨厌了!

  第三十二章

  当天晚上就是订婚典礼,按照这个大6的风俗来说,结婚礼特别庄重,订婚礼其实很简单,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大规矩,就是召集些人宣布这两个人订婚了,让大家都知道罢了,或许还会加上公布结婚日期。

  段玉珏和蒙擎刃在门口迎接客人,下午他请了下午的假期,被司修打扮了下午,现在站在门口简直心累,个个同学朋友都被段玉珏此时的打扮表示赞赏,被精细地打扮过的段玉珏全身上下都散着种光芒,蒙擎刃表情柔和了许多,难得看着群人把段玉珏围起来也没有不爽。

  现在小雌性是自己的了,别人就算再喜欢也只能看着!

  当叶雾桦和奕卿闻进来的那瞬间,整个大厅都有瞬间的安静,紧接着又热闹起来,但是还有很多人正在关注这边的情况,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订婚礼上邀请雌性的前未婚夫,武圣的占有欲果然强!

  叶雾桦脸色并不大好,还是挤出了个笑容,对着蒙擎刃道:“恭喜恭喜,祝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偕老,这是我和小闻送你们的礼物。”

  哪里有人直接把礼物给未婚夫夫不给旁边的司仪?叶雾桦果然是昏头了吧?连基本礼仪都扔了。

  正在关注这边的几位年长雌性不屑的撇了撇嘴,原本还算是个明事理的孩子,现在都把礼仪扔到犄角旮旯了,也真是搞笑!再看看身边那个亚雌性,楚楚可怜好像别人欺负他了样,看着就糟心!

  可别说他们雌性瞧不起亚雌性,这段家的小雌性邀请了不少亚雌性,就这么个让人看了就糟心的!人家的订婚礼是大喜事,你低垂着张脸就像别人欺负你样,想要干什么啊?

  “说起来前几天叶君夫还想要邀请我去当证婚人呢,现在看看这对夫夫的样子,我真庆幸那时候我没答应只是说考虑考虑,”星家君夫撇了撇嘴,对着身边的田家君夫小声说道。

  “就看那雌性的表现,有哪个有头有脸的人愿意给他当证婚人啊?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没指导他呢就先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欺负他呢,真是可笑!”田家君夫接道,他生性爽朗大方,最是讨厌这种娇滴滴柔弱弱的人,连那样的雌性他都不会喜欢,更不要说是亚雌性了!

  “还不是吗?把段家那孩子跟叶家这未婚夫比比,谁高谁下眼便知,真不知道叶家那眼光怎么了!丢了块玉找了块石头!”另外家君夫接了话茬,几位君夫你言我语地说了起来。

  叶雾桦把礼物递给了段玉珏以后就直盯着段玉珏看,他从未见过这般打扮的段玉珏,盛装打扮的雌性光彩照人,美得完全把他身边的奕卿闻比了下去,叶雾桦都被段玉珏吸住了眼球。

  奕卿闻楚楚可怜地看着叶雾桦,现叶雾桦已经被段玉珏吸引住了,嫉妒和愤怒下子就涌上了他的心头,在大庭广众下未婚夫被别的雌性吸引了,这无异于直接在他的脸上打了巴掌!

  奕卿闻只感觉脸颊隐隐作痛,心里像被百万只蚂蚁啃食,愤怒和焦躁让他整个人都没有平常的理智,现在他身边只剩下叶雾桦了,可是叶雾桦竟然被段玉珏吸引了!

  奕卿闻急忙拉了拉叶雾桦的袖子,委屈地看了他眼,双眸含泪道:“小珏不喜欢那礼物吗?那是我亲手做的,虽然我的炼丹天赋比不上你,可也是亲手炼了出来的,花了差不多天呢,小珏真的不打开看看吗?”

  “呵,”段玉珏还没说话,蒙擎刃就已经开了口,银色的眸子里好像万年玄冰般渗人,让奕卿闻从心底里冷,他并不直接针对奕卿闻,反而是对着叶雾桦难,“叶家的礼仪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吗?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把礼物给了主人,还要求主人把礼物拆开,”蒙擎刃扯了扯嘴角,露出个寒意的笑容,“我倒是见识了。”

  叶雾桦愕然了下,脸色有些黑,努力深呼吸压下自己的怒火,尤其是看着蒙擎刃示威般握着段玉珏的手,心里的火气几乎到了个巅峰!谁看到自己曾经放弃过得‘杂草’竟然变成块美玉谁都不高兴,这个被自己抛弃的雌性竟然找了大6上最年轻的武圣成为伴侣!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他们俩交握的双手就仿佛再告诉别人他叶雾桦多么没眼光!

  想到这里,眼前的段玉珏突然丑陋起来,连大6上最恶心的文迪兽都比他好看!

  叶雾桦厌恶地扭头,觉得他们两个交握的双手那么刺眼,周围赤裸裸的嘲笑目光让他窝火,过不了多久你们就知道到底是谁没眼光了,叶雾桦恨恨地想。

  段玉珏长得再好又怎么样?他的孕育值也就只有五,可是我家小闻孕育值有七!我们生至少有四个孩子,倒时候你们都得来求我!这么想的叶雾桦突然心情好了很多,蒙擎刃的话不再那么刺耳,反而帮着奕卿闻说话,“那是小闻的片心意!他为了这份礼物中午都没有吃饭,段玉珏你难道不应该说声感谢的吗?”

  这段小插曲已经吸引了离门口比较近的人们的注意,当蒙擎刃那句话出来,周围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此时再看到‘理直气壮’的叶雾桦和他的反驳,真真是只感到阵可笑。

  这叶雾桦真是点脸色都没有啊!段家和叶家合作的那个王室工程在前几天已经结束了,这几天段家已经开始打压叶家,叶家这小子竟然还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果然是把智商都吃了!

  奕卿闻本来就敏感,此时感受到许多人嘲笑的目光后,脖子都红了,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呢?奕卿闻咬牙想到,只要段玉珏打开了那个礼物,别的就什么都不需要在乎了!

  他准备了将近天的时间,就是为了把这份礼物给段玉珏,只要过了今天,段玉珏还算什么?!

  他要让他身败名裂!

  蒙擎刃冷冷笑,“说得好像别人的礼物就不是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般,就你们的最特殊,就你们的最好,就你们的需要我们现场打开给所有人观看,呵呵。”

  叶雾桦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蒙擎刃这是再给他拉仇恨了,周围人看他的眼神明显不大好,没错啊,别人的礼物直接给了司仪,蒙擎刃和段玉珏见都没见着那些礼物,而现在叶雾桦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把礼物给了段玉珏不说,还要求段玉珏现场观看,就因为这是那个亚雌性亲手做的?凭什么?他们的礼物也都是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千挑万选的好不好!【喂!】

  家世好的和不怕叶家的人毫不掩饰地表达了他们的不满,这其中又以军人为多,毕竟段家和蒙家都是军事世家,现在又是强强联姻,这可不仅仅是加等于二那么简单的了!

  也幸好,帝国的国王大都是不大管事的闲云野鹤般的人物,才对段家和蒙家联姻没什么反对意见。

  叶雾桦有些急了,“蒙擎刃你血口喷人!你既然那么不欢迎我们为什么还要给我送请帖?!这个订婚礼我们不参加了!”

  这句话出,叶雾桦就后悔了,全场的人明显都听到了叶雾桦这么大嗓门的声音,现场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蒙擎刃:“呵叶先生还没有成年吗?”要你来,当然是为了秀恩爱气死你了,呵,要不然我干什么让你出来碍眼啊?

  奕卿闻泪眼汪汪地拽着叶雾桦的胳膊,“对不起对不起啊小珏,雾桦他最近很累,他不是有意这么做的,请你不要计较啊,我们怎么会不参加呢?雾桦听说你要订婚了特别高兴,真得特别高兴”

  段玉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原来这就是特别高兴啊,你们结婚的那天我定也特别高兴,我会送你们份大礼的,”段玉珏扭头看着蒙擎刃,道,“然后我们把礼物送到大门口,说‘这结婚礼我们不参加了’,由此表达我们特别高兴的心理,你觉得怎么样?”

  蒙擎刃眼眸柔和,跟刚才看着奕卿闻的眼神完全不同,奕卿闻心里有些嫉妒,凭什么段玉珏就能得到那么优秀的兽人的爱情?!

  蒙擎刃宠溺地摸了摸段玉珏的脑袋,道:“好,听你的。”

  这么宠溺的表情和动作直接让奕卿闻和叶雾桦扭曲了脸,奕卿闻眼眸都睁大了,要是段玉珏这么闹,他的结婚礼就毁了!

  “小珏,你怎么可以这样?!”奕卿闻气愤道。

  段玉珏茫然道:“你不是说这是特别高兴的做法吗?”

  这句话直接憋死了奕卿闻,口气卡在嗓子眼上不去下不来,气得他脸色都变了!

  周围的人听见这番对话脸上都不由自主地露出笑意,段家这小子,简直气死人不偿命啊!

  有几个军官自然不屑给叶家面子,他们本来就讨厌长袖善舞的官员,叶家是政要世家,自然得不到他们好感,于是他们点情面都不留地笑了出来,嗤笑声让叶雾桦整个红了脸,可是他又不能真得拂袖而去,只能气得干咬牙。

  奕卿闻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那声声奚落的笑声简直就像是打在他的脸上,他整个人都羞窘的无话可说,脸色红得厉害,双眸更是片水雾,但是这时候竟然没有个人会帮他。

  所有人都似笑非笑地甚至厌恶地看着他,有几个人蔑笑地看着他,这是第次他的泪水没有挽救他反而把他陷入了更孤立无援的位置!奕卿闻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哭下去,只能傻愣愣地站着,而蒙擎刃却是彻底烦死他们了。

  这明明是他和小雌性的订婚礼,却被这两个玩意给搅浑了!蒙擎刃眸子更是冷漠,透出几分煞气来,吓得奕卿闻连哭泣都不敢了!

  所有的兽人对于雌性和亚雌性都是照顾着呵护着的,什么时候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奕卿闻眼泪还在脸上没有干涸,面色惊恐嘴巴张开没有合闭,看起来傻透了,段玉珏这时候也觉得烦了,他拿起那个盒子冷冷地问道:“你非要让我看看?那就让我们看看吧。”

  奕卿闻张嘴条件反射地反驳道:“我没有非要让你看看”

  段玉珏:“你真是够了,到底看不看?要我看得是你不要看得还是你,你怎么那么多毛病啊?!”

  蒙擎刃没忍住笑了出来,小雌性真是太可爱了!奕卿闻死死地咬住下唇,只感觉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全是嘲讽的,他感到无地自容!叶雾桦看到奕卿闻这种样子,张嘴就想说话,结果看到蒙擎刃血红的眸子,他只感到全身压力倍增,仿佛是在四倍重力训练场训练般,恨不得直接跪到地上!

  叶雾桦惊惧地看着蒙擎刃,内心的恐惧翻滚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不是才刚刚达到武圣低阶级吗?为什么已经可以把自己的威压收放自如了?!而且还可以让自己的威压只压在自己个人身上,其他人没有任何影响!

  难不成,蒙擎刃又突破了?!叶雾桦惊疑不定地想着,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更重了,他忍不住闷哼出声,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碎了!奕卿闻听,急忙拉住他,关心地看着他。

  段玉珏把盒子收,冷冷道:“你说不看的,我满足你的愿望,进去吧。”

  这简直高冷的不忍直视!!蒙擎刃心里都萌出血来了,不停地挠墙,不注意对着叶雾桦的威压就更重了,直接让叶雾桦个踉跄差点跪地上,奕卿闻惊,想要去拽他,可是兽人剑士的力量哪里是亚雌性的力量能比的?他不仅没有拽得动叶雾桦,反而还使自己踉跄了好几步差点撞在门上!

  奕卿闻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心里懊悔地几乎要吐血了,可是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低下头匆匆地进了大厅,他的身后还有着几个人的笑声,窘得他直接找了个角落藏了起来!

  兽人和雌性亚雌性的交际对象是不样的,又加上兽人大多善妒占有欲强,为了避免雌性亚雌性和其他兽人太过接近,而使得兽人狂性大,兽人和雌性亚雌性分别在大厅的两侧,叶雾桦去了那边,奕卿闻彻底没了说话的对象,又加上刚刚生的丑事,他现在只感觉所有人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都是嘲笑的,更不愿意去跟人打招呼。

  可是,他总不能自己个人待在这里啊,他四处观看寻找着能说话聊天的对象,直到他看见了易青他们,奕卿闻心里喜,面上也带出几分笑意,快步走过去加入了那个小圈子。

  奕卿闻本以为他们会欢迎他的,毕竟他曾经跟易青他们很是熟悉,易青更是为了他三番几次地跟段玉珏作对,奕卿闻在心里还是很信任他们的,于是他笑意盈盈地上前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可是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那些人非但没有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还隐隐显露出几分厌恶,易青他们本来在谈论什么话题,但是奕卿闻来他们的话题就停止了,易青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瞬间这个小圈子安静的诡异。

  奕卿闻心里有些慌乱,面上带着笑意道:“小念,小宁,”

  被他点到名字的两个亚雌性点表情也没有,小念面上有点不耐烦,那个叫做小宁的娇小亚雌性扭过了头,没有说话,奕卿闻心里更是慌乱,只能强忍着所有的慌乱继续说道:“小青,”

  易青似乎是烦了,直接张口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行了,别叫了,你没看见大家都不欢迎你吗?”

  奕卿闻错愕地睁开嘴,心脏仿佛从高空中扔了下去,让他整个人都处在慌张不安的状态里,他勉强地笑笑,心里不断自我安慰,“小青,你在说什么啊”

  易青厌恶地皱眉,“不要总是做出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好像我们欺负你了样!你就只会用这种可怜兮兮的表情欺骗别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你蒙蔽,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你欺负却句话也说不出来!”

  “奕卿闻,你真让我恶心!”

  易青厌恶地说道,他刚闭嘴,那个高挑漂亮的亚雌性顾念冷冷道:“你刚刚在门口做的事情我们可都看见了!你就用这么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欺负小珏,人家订婚礼好好的大喜事,你就做着这么副哭丧的脸来闹事,你好意思吗?!”

  “小珏还把你当朋友可你送请帖,你就来破坏订婚礼!你还要不要脸啊奕卿闻?!”

  “我没有我没有”奕卿

  闻泪水哗的就流了下来,他多么希望这些人只是在逗他,看到他哭还是会第时间上来安慰他开解他为他出气,可是都没有,没有个人上前。

  奕卿闻觉得很恐慌,真的很恐慌,仿佛所有的切都被人剥夺,仿佛心脏被人攥在手心里,不留神就会被捏爆!

  “又是这样,”娇小的亚宁冷冷地说道,“刚才在门口你就是这个样子,明明直在难为小珏,结果自己还副受委屈的样子!所有人的礼物小珏都没有接过都没有拆开,单单拆开你的,你就是想要让小珏被所有人说做不懂礼仪吗?!”

  “真是用心险恶!”亚宁气愤道,“小珏哪点不好?就因为他赢了你?说起比赛,你当初不还去小珏那里哭泣不能接受小珏的威胁作弊吗?呵呵,自己打自己的脸好受吗?小珏根本就没有找过你!依小珏的能力哪里需要找你?从头到尾你就是自编自导了场戏,把我们所有人都当做傻子般玩弄!”

  “如果不是小珏善良,你有没有想过小青就要在虚拟上面对全帝国道歉?里子面子都丢光了!小珏从来没有难为过你,你还时不时地找小珏麻烦,你有没有良心啊?!”另个亚雌性也岔岔不平地说道。

  易青突然嗤笑了声,“说到这里,这位奕卿闻天才,亚雌性里唯个进入精神丹药系重点班级的亚雌性之光,可是从很久开始就演戏了!心机真是深沉,我被你利用了多少次啊奕卿闻,你敢不敢告诉我?!”

  “套用个时尚流行的词语,这种人就是心机婊,真是吃堑长智,再次交朋友我肯定擦亮眼睛!”

  奕卿闻‘哇’的声大哭了起来,转身就跑了,那时候他感觉他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没有人在乎他,没有人喜欢他,所有人都厌恶他抵触他,甚至没有人愿意跟他说话!

  奕卿闻感觉自己快疯了!他的心脏蜷缩着疼痛,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易青他们明明是自己的支持者自己明明是亚雌性之光,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连亚雌性都会排斥自己?!

  “哇!!棒!!”突然,整个大厅都起来了,奕卿闻顺着欢呼声看过去,只看到段玉珏被个高大英俊的兽人抱在怀里,莉莉花的长茎条将两个人从高空放了下来,从高空处洒下了花瓣围绕在他们两个人,整个画面如梦似幻,美得不真实!

  这简直比结婚典礼还要炫酷!

  当他们落了地,雌性亚雌性‘嗖’地跑到段玉珏的面前,他们每个人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每个人都说着祝福的话语并与段玉珏拥抱,他们的笑容那么真实美丽,和刚刚面向自己时的冰冷厌恶完全不同!

  奕卿闻整个心脏仿佛都在燃烧着,看着被人簇拥着拥抱的段玉珏,再看看躲在角落里仿佛不能见光的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