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道:“我也邀请了奕卿闻,就算没有叶雾桦,奕卿闻也能闹起来。”

  蒙擎刃看着认真的小雌性,心想小雌性难不成在安慰他?蒙擎刃眸子里飞地闪过丝笑意,看来那本雌性百零招攻略还是有点用的,起码这条“雌性都是心软的,适当的示弱会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这条还是很好用的。

  “小珏真得不怪我?”蒙擎刃适当地让自己的眸子里出现了些哀伤和犹豫,“订婚礼以后其他未婚夫夫都会在起同居的,而小珏却不愿意让我陪着你,是不是”

  蒙擎刃的话没有说完,就那么直直地看着段玉珏,段玉珏自然不知道这些‘规矩’,只以为蒙擎刃说得是真的而自己没有顾虑到他的心情,心里突然有些内疚,于是就道:“那就留下来吧!”

  这时候段御凌早就被自家父亲拉走了,第二天知道自己弟弟和某人同居还以为是自家弟弟自愿的,完全不知道自家弟弟是被人拐走的!同居什么鬼啊?哪有这种破风俗!

  蒙擎刃心里喜,就知道小雌性是在乎自己的,果然小雌性也是想希望自己留下来的,真是别扭可爱的孩子啊,蒙擎刃心情很好地揉了揉小雌性的头,小雌性质软,蒙擎刃最喜欢揉段玉珏的头了,软软的好像整个身心都依赖自己般。

  小雌性面皮太薄只能自己多多主动了,蒙擎刃不无遗憾地想到,看不见小雌性主动的样子也是有些遗憾呢,但是害羞的小雌性也很可爱,以后在某些场合小雌性面红耳赤害羞的句话也说不出来的场面定很美,这么想着,蒙擎刃突然现自己下半身有了变化,脸上的笑容僵,急忙运用武力把欲望压了下去。

  小雌性还太小,不能吓着小雌性,再忍忍,结婚的时候就可以了!蒙擎刃眼眸深邃地看着段玉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段玉珏歪着头想了想,既然这是种风俗,那他们俩应该住在起吧?虽然段玉珏心里还是有点别扭,但是两个人都订婚了应该也没什么吧,奕卿闻和叶雾桦不就是住在起的吗?那他和蒙擎刃应该也没关系吧?

  所以说,不知道风俗会害死人的,段玉珏领着心情值爆表的蒙擎刃走到自己的房间,边打开房门边问道:“需要我给你设置下权限吗?”

  蒙擎刃自然不会傻得拒绝,但是也不会直接接受,而是幽幽叹息道:“小珏不希望和我住在起吗?”

  因为蒙擎刃句话而内心不安的段玉珏利落地输入了蒙擎刃的指纹,将权限分享给蒙擎刃,带着蒙擎刃进了自己的屋子,段玉珏想了想,觉得蒙擎刃自然是自己的伴侣那么他们分享切是应该的,其他花妖都是这么做的啊。

  蒙擎刃观察段玉珏的房间,房间很简洁,没有般雌性喜欢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玩具,只有个个米多的毛绒熊,蒙擎刃偷偷在心里记下这点,改天给小雌性买个更大的回来,自家小雌性好像挺喜欢毛绒玩具的,就是熊有点不大好看,买个毛绒银狼回来吧。

  蒙擎刃绝对不会承认买毛绒银狼是因为自己的兽型是银狼的。

  色调是天蓝色的,蒙擎刃再次偷偷记下来,小雌性似乎很喜欢天蓝色,桌子上放着虚拟的眼镜和小盘吃了半的果子,咦,小珏喜欢吃果子?不是讨厌吃果子的吗?

  “小珏,”蒙擎刃拿起只白色的果子,问道,“你喜欢吃果子吗?”

  “喜欢啊,”段玉珏边从自己的衣柜里翻着什么,边说道。

  蒙擎刃手掌紧,面上却不动声色,“那天我给你的果子也喜欢吗?”

  段玉珏蹲下身子继续翻着衣柜,“当然啊,我很喜欢那些果子。”

  “不是因为那些果子是我给的才喜欢?”蒙擎刃不死心地问道。

  “当然不是,”段玉珏很肯定地说道,“我不喜欢吃的话,不论谁给我我也不会吃的。”

  蒙擎刃突然觉得胸口中了剑,他明明觉得那时候小雌性是不喜欢吃果子的!难不成,自己理解错小雌性的意思了?

  蒙擎刃突然深受打击。

  为什么自己当初会觉得小珏不喜欢吃果子呢?蒙擎刃皱眉思索道,是因为那时候小雌性的表情似乎很是厌弃的样子,是因为小珏的心理疾病吗?蒙擎刃皱眉,有些心疼。

  小雌性的病自己是知道的,小雌性并不能完成个笑容,那么那天自己看见小雌性厌弃的表情是不是小雌性在笑呢?

  越觉得这个猜测有可能,蒙擎刃看着还在衣柜里翻找着什么的段玉珏道:“小珏,你能给我笑笑吗?”

  段玉珏的身子猛地僵,他纠结地站起来,身为个有担当的花妖,自然要满足伴侣的愿望,可是自己——不会笑啊摔!

  段玉珏背对着蒙擎刃,自然看不清蒙擎刃的表情,蒙擎刃轻轻叹了口气,语气落寞,“算了,小珏不喜欢就不要笑了”

  蒙擎刃深邃的银色眸子看着段玉珏的后背,眸子里前所未有的阴沉,叶雾桦,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段玉珏回过身,犹豫地扯了扯嘴角,蒙擎刃心里疼,急忙把小雌性抱住,安慰地摸着段玉珏的头,道:“没事没事,我们不笑了,乖,不伤心,乖。”

  段玉珏:“”

  “我刚才在笑!”段玉珏自暴自弃地说道,蒙擎刃身子怔,将段玉珏的头埋在自己的胸里,心疼地摸着段玉珏的后背,到底是什么打击让原本

  开朗活泼的小雌性个笑容都做不出来了呢?叶雾桦,蒙擎刃眸子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意,活了那么多年,这是他第次对个兽人这么痛恨,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

  段玉珏的身子渐渐柔软下来,这是他第次被蒙擎刃搂在怀里感到如此的温暖,暖意仿佛融入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都有种暖洋洋的轻松愉悦。

  “小珏,”蒙擎刃低下头,凑在段玉珏的耳根处,段玉珏的脑袋还贴着蒙擎刃的胸膛,两个人的姿势有着说不出的温暖,“以后我天天给你果子好不好?”

  “好,”在段玉珏没说话之前,蒙擎刃就已经自己回答了,

  “小珏,”蒙擎刃放开禁锢着段玉珏的手臂,眸子认真地看着段玉珏的黑眸,字顿道,“我会对你好的,很好很好。”

  “恩,”段玉珏轻轻应了声,心底里流出种奇怪的暖意,他不明白那种感受,却也觉得很舒服。

  蒙擎刃淡笑着摸着段玉珏的头,“累了吗?”

  “恩,”段玉珏点点头,从蒙擎刃身边走开,在柜子里拿出了什么,道:“你先穿这个好不好?我没有别的了。”

  那是套毛茸茸的睡衣,细看还都是黄铯和黑色的花纹,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老虎服!

  现在十月份了,夜晚天气很凉,大6的气温本来就低,兽人们不怕什么,雌性身娇体弱自然需要多多注意,所以段玉珏的睡衣似乎都是毛茸茸的,穿着暖和些。

  蒙擎刃沉默了半晌,才接过去,翻了两下道:“我穿不进去的,这号码太小。”

  “怎么办?”段玉珏苦恼地揉了揉头,“这是我最大号的睡衣了!”

  蒙擎刃并不关心今晚自己的睡衣是什么,没有睡衣也无所谓,反而问段玉珏,“你的睡衣是什么啊?”

  段玉珏从衣柜里拿出另身衣服,同样毛茸茸的衣服,但是却是黑白两色,上衣竟然还有两只尖尖的耳朵!

  这明明就是件喵咪装!蒙擎刃心里挠心挠肺的,简直是迫不及待就想要看见段玉珏穿上这身衣服了!

  绝对会萌死人的!

  第三十六章

  当段玉珏洗了澡换上那身猫咪装的时候,蒙擎刃眼睛都瞪圆了,眨不眨地看着段玉珏,那模样要多痴汉就有多痴汉!

  真真真是萌死了嗷嗷嗷!

  全身都是毛绒绒的,裹得特别严实,上半身大部分都是白色的,以至于衬得段玉珏黑色的眸子格外耀眼,头上顶了两个毛茸茸的耳朵,尖尖的,蒙擎刃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摸上去,他到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个猫控!

  段玉珏疑惑地看着面露痴迷的蒙擎刃,因为刚刚在洗澡,嗓音还有些沙哑,轻柔沙哑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性感,“你不去洗澡吗?”

  “去去,”蒙擎刃根本舍不得移开目光,死死地看着段玉珏,恨不得直接把段玉珏摁在身下就地正法,可是不行,蒙擎刃银色的眸子幽暗,咬牙步步地走进浴室,反身关上门才直接把凉水冲下来。

  他真的已经忍受不了体内的燥热了!

  蒙擎刃摸了摸鼻子,确定没有流鼻血才安下心来,为什么要这么萌简直就是犯罪嗷嗷嗷!

  蒙擎刃感觉自己跟段玉珏在张床上睡觉,根本就不是福利,而是种折磨,甜蜜的折磨。

  恋人身体上股浅淡的香气时时刻刻刺激着他的嗅觉,爱人就在自己眼前,蒙擎刃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去亲近段玉珏的欲望,手指间全是雌性皮肤细腻的触感,蒙擎刃更是把段玉珏整个人都圈在自己怀里,唇角正好贴着段玉珏的丝,双腿也跟段玉珏双腿交缠,蒙擎刃的手臂更是控制不住在段玉珏细腻的皮肤上来回抚摸,下身点点胀痛起来。

  蒙擎刃舍不得离开段玉珏,只能运用体内的武力把欲望压下去,可是这根本不管用!

  蒙擎刃忍得额角青筋都暴起来了,最后实在坚持不下,在段玉珏的锁骨狠狠地吻了口,才匆忙进了浴室冲凉水澡。

  晚上下来,蒙擎刃都不知道他冲了几个凉水澡了,可是他又控制不住触碰段玉珏的那种,看着在自己眼前睡得安安稳稳地段玉珏,蒙擎刃就忍不住让两个人肢体纠缠在起。

  段玉珏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床上只有他自己了,虽然觉得身上有些麻,但是想到昨天那么累,段玉珏也就没往心里去,吃过了蒙擎刃拿到屋子里的早餐,在自家哥哥段御凌阴森森的笑容之下,段玉珏破天荒的个人去上学了。

  虽然知道段御凌不是蒙擎刃的对手,但是段玉珏确实不好插手,也就直接去上学了。

  段玉珏到了学校,有几个人勾肩搭背地过来,跟段玉珏玩闹地进了教室,四个人几乎把段玉珏那个位置堵死了,段玉珏隐隐约约感觉今天教室里有点不同寻常,整个教室特备安静,只有他们五个人说话的声音,也就是说其他人都不在,段玉珏虽然觉得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开口去问,自然他们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也没有必要非要去打听。

  这个时候,由班长带着班级里几十个人写了份‘请愿书’就给校长送过去了,除了段玉珏和奕卿闻不知道这件事以外,其他所有人都参加了,那四个人就是留下来分散段玉珏注意力的。

  班长漂亮雌性恭敬道:“奕卿闻是个亚雌性,因为天赋好进入我们班,我们尽力去容纳他了,可是他非但没有对我们流露出点点友好,还设计在段玉珏的订婚宴上陷害小珏破坏段玉珏的订婚宴!”

  其他的雌性纷纷符合,颇有些气愤填膺的架势,“没错,当初他还在比赛之前陷害小珏,说小珏威逼利诱他!也不看看小珏什么天赋什么本事,胜利妥妥的,他有什么需要小珏威逼利诱的?!”

  “昨天他还在订婚宴上大闹!”另个亚雌性接口道,“他根本就不安好心,我们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人待在我们班级里?”

  “他根本就是道德败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校长你就放心让他跟我们个班?”

  漂亮雌性冷静地接口道:“校长,经过段时间的磨合,我们严重怀疑奕卿闻思想道德败坏,他昨天想在小珏的酒里下情欲丹,他处心积虑地破坏订婚宴!这里有份视频,请校长仔细考虑这件事情,有他在我们班级里,我们班人人自危,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学习,他实在是太可怕了,我觉得我需要休学段时间才能再次回到班级,他给我造成了严重的阴影,校长,我真的很害怕哪天我就被他喂了颗不知名的丹药。”

  前部分还是商量,后部分简直就是威胁,校长皱了皱眉,打开了那个巴掌大的掌上光脑,没有给雌性们个答复,而是聚精会神地看起了视频。

  那份视频自然就是昨天段玉珏现那杯酒以后的视频,当时他本来在玩光脑,不知道怎么就摁成了拍摄视频,结果竟然真得拍下了那份视频,当昨天他意识道手里有这份视频的时候,个大胆的想法就这么诞生了。

  他绝对不能允许这个亚雌性继续在班级里祸害人了!

  校长的脸色点点阴了下去,奕卿闻利用丹药为非作歹,这简直就是突破了他们的下限!年纪轻轻就这么狠毒,如果继续学习丹药还能好?丹药可不是拿来害人的工具!

  “校长,我们现在整个班级都不大好了,已经有好几个同学想要休学了,我们来这里上学真得很不想看到个随时随地准备害我们的人在这里,而且,据雌性保护法,凡是伤害雌性的人都会被送入军事法庭裁判,即使奕卿闻是亚雌性也不例外,虽然对于奕卿闻的惩罚并不严厉,但是我们学校出了个进军事法庭的亚雌性对于整个学校的名声可都是个大大的损害啊。”

  “而且奕卿闻也违法了校规校纪!”

  另外个雌性接道:“校长,今天奕卿闻想要害小珏,明天呢?后天呢?不能仅仅因为天赋就让他在这个班级里啊,我们的生命安全点保障都没有了吗?!”

  这位雌性说得太严重了,校长目光复杂地看着掌上光脑,摆了摆手,道:“你们去把奕卿闻叫来。”

  虽然校长惜才,但是他不会真的去拿个班级的雌性去开玩笑的!奕卿闻做得事情确实触犯了学校的底线,目前仅仅是让他休学段时间,希望他能好转起来,毕竟,他的天赋是真的好。

  只可惜没有用到正途上,校长看着视频里奕卿闻楚楚可怜的脸,心里不自觉地有些膈应。

  所有的雌性松了口气,这才只是第步,得罪了他们雌性哪里有这么容易全身而退的?漂亮雌性眼里的冷芒太深了,可见这件事情是真的让他飙了。

  等大部队回到教室的时候,他们才现奕卿闻已经来了,而且眉宇间都洋溢着风情,举动都有说不出的惑人。

  娃娃脸雌性冷笑出声,“奕卿闻,校长叫你。”

  奕卿闻惊,紧接着心里喜,这是有什么好事吗?转头说了声‘谢谢’,谁知道那雌性压根理也不理自己,抬起的下巴轻蔑的眼神,让奕卿闻心里几乎扭曲。

  该死的,雌性!

  奕卿闻冷哼声,背脊直直地挺立着,顶着所有雌性厌恶不屑的目光

  出了门,奕卿闻心里安慰自己,他们只不过是嫉妒,群没有天赋的雌性,只有做生育机器的命!不不!奕卿闻冷笑,他们连做生育机器的资格都没有,群生不下孩子的雌性!

  想到自己高达七的孕育值,再想起昨天的夜春风,奕卿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不定现在就有个小兽人或者小雌性待在自己的肚子里了呢,奕卿闻这路收获了不少注目礼,不仅因为昨天的事情,更因为他毫不遮掩自己脖颈上的红痕,雌性和亚雌性都是要脸的,谁会像他样直接露出来?奕卿闻感受到众人盯在他脖颈的目光,心中得意,校园王子又怎么样,还不是喜欢上了自己?

  他今天特意留着这个痕迹,就是想要气死段玉珏,哼,就算你跟蒙擎刃订婚了又怎么样?我能抢走你第个未婚夫就能抢走你第二个!

  敲了敲门,校长喊了声‘进来’,奕卿闻进去的时候还在想着校长是有什么要指导他的,结果却听见校长无情地说道:“奕卿闻,你被暂时停课了,学校暂时性地冻结你的校园身份磁卡,会你就先回去吧,我们会通知你来上课的。”

  这就是晴天霹雳!直接把奕卿闻砸晕了!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奕卿闻形若癫狂道,双手高高的举起胡乱挥动,“我才不会被开除!”

  “闭嘴!”校长冷厉地说道,看着奕卿闻的脖子上鲜艳的痕迹,眸子里更是厌恶,“我们会商量是否保留你的学籍。”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开除我啊!”奕卿闻满目绝望,如果被开除了叶家怎么还会要自己?!自己难道还要回去那个偏僻的小星球?!不!绝不可以!

  我绝对不要回到那个小星球!!我绝对不能被开除绝对不能!奕卿闻眸子里满是孤注掷的绝望愤怒,“你不能把我开除!”

  第三十七章

  校长从来没见过这么失态的亚雌性,登时愣了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冷声道:“仅仅只是暂时休学段时间,不是开除,奕同学你不需要那么大的反应。”

  “我不要!凭什么让我休学?!”

  “奕同学,”校长冷下脸,“你昨天做下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学校只是暂停你的学业已经很仁慈了,你还想要上军事法庭吗?”

  奕卿闻愣,怎么能上军事法庭,那他的名声就全毁了!他怎么可以让这种事情生?!

  昨天的事情?昨天的事情!奕卿闻眸子闪,怒火翻涌着,幸好这时候还有点神智,僵硬地跟校长说了声再见,猛地就跑了出去。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是段玉珏这个人渣!明明自己点也不行,却还要来强自己的东西!人渣!渣滓!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向段玉珏认输的!绝对不会!

  奕卿闻心里火烧火燎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就在楼道里跑了起来,大步大步的跑,胸膛剧烈地起伏,但是却点也不感觉累,心里被痛恨厌恶充满,从这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