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豪门独宠

  第章救下只狼

  ?

  “妈妈,什么事我已经回来了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咦?”原本轻快的步子不由变缓,安晓双手提着书包带探头探脑地朝着个幽暗黑漆的巷子里张望,“妈妈,我这边信号不好就先不和你说了,回来见,拜拜!”挂断电话她小心地朝着巷子里走去。

  刚刚她好像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有人吗?”她试探着唤着,脚却小心翼翼地移了进去。她向来好奇心重,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唔。”突然而来的只大手突然捂住了她的嘴,她瞪大了眼睛双手死死地掐着那只大手,可是那双大手太过有力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掰不开,“唔唔唔。”她挣扎着。

  “不要叫。”低沉磁性的声音原本该是很好听的,但是却掺杂了粗重的喘息以及隐忍。

  他受伤了?

  眼眸转了转,她乖巧地点了点头示意她不会出声。

  嘴上的大手终于松开,随之倒下的还有她身后那具伟岸的身躯。

  “你怎么啦?”急急转身却看见男人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当下她便吓得要大叫出声但是想到男人刚才的提醒又硬生生将那声尖叫咽了回去。

  “我没事。”男人挣扎着欲从地上爬起来,刚刚撑起却又倒了下去。

  “你伤的很严重,我打120来救你。”她说着就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只是刚拨了个号那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就下子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转眸看着他脸不解。

  “送我去附近的私人诊所。”他似乎是强弩之末了,说的话断断续续。

  “可是你伤的那么重”安晓有些着急,这人怎么就这么任性伤的这么重不去大医院怎么行?可是还不等她抱怨完男人早已经晕了过去1

  无奈之下她只能将他送去附近的小诊所,好在每次上学的时候总是喜欢走这边对这带倒也熟悉,很快就让她找到了个私人的小诊所。

  她去的时候那家诊所正准备关门,在她番苦苦哀求之下诊所的老板终于答应帮她,并让自己的儿子陪同她起去那个小巷子将那个男人带了过来。

  可是当那个男人被带到诊所之后诊所的老板却突然反悔,并脸惊慌地想要将安晓两人赶出去。

  “老板,你刚才不是答应会救人的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安晓脸着急,那个人留了那么多血再这么耽搁下去会不会死啊?

  老板脸为难:“小姑娘,那个男人受的是枪伤,我从来没有处理过枪伤啊。”他没有经验是事实,但是最重要的是男人的身份让他感到害怕,想至此他不免语重心长地对安晓劝道,“小姑娘,这人身份不简单,你还是不要管他了以免惹祸上身啊!”

  安晓为难地看着病床上浑身是血的男人,她怎么可能做到见死不救?

  犹豫了片刻,她突然将身后的书包拿了过来,将钱夹里面所有的零花钱拿了出来递给老板恳求道:“老板,这是我的资料钱,虽然不多但是不够的我以后定会补给你的,我求求你就救救他吧,他流了那么多血会死的。”如果他死了,她想她会辈子做噩梦的吧!

  老板没有收她的钱,依旧为难道:“小姑娘,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我真的救不了。”

  “老板”安晓句老板还在嘴里,却见床上原本昏迷的男人突然坐了起来,他手里拿着把黑森森的手枪此时正死死地抵在老板的太阳岤上。

  “你”老板身子不由僵2

  男人甩了甩头强行将眼中的焦点聚焦看向不远处的安晓:“你过来。”

  “啊?”愣了愣,安晓小心地走了过去。

  男人将手里的枪递给了安晓:“拿着,如果他不治,你就开枪杀了他的儿子。”

  他脸阴狠地看了看不远处早吓得脸恰白的老板儿子。

  谁知老板儿子被他眼神吓立即晕了过去。

  安晓害怕地看着手中的手枪,沉甸甸的却是那样的冰冷:“我我”她心里真的害怕极了,她从来没有摸过这样真实的枪,何况是威胁人。

  她颤颤巍巍地举起手中的手枪对着早已经晕倒的那个男孩儿,毫无底气地对着老板威胁道:“你你快治他吧。”

  老板沉重地看了她眼,什么话也没说便开始为男人处理起了伤口。

  取子弹的时候会很疼,老板建议局部麻醉,可是男人却坚持着不用麻醉剂并让安晓盯着老板不准他使用麻醉剂。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样做,但是那样应该会很疼的吧!她明明都看到了他额头上凸起的青筋,以及那满是血丝暴凸的双眼。她想他应该是痛到了极点了吧,可是却硬是从头到尾连声都没有吭过!

  子弹取出来之后,男人终究还是晕了过去,安晓依旧举着手枪对着那个晕倒的男孩儿刻也不敢松懈。

  老板边帮男人包扎着伤口,边看着她叹息道:“小姑娘,把枪收起来吧!”

  安晓顿了顿,握住手枪的手却不由更加握紧。

  “我若不救他就算你拿着枪抵在我的头上我也是不会救的3”老板叹了口气,看着她,“这个人身上有三处枪伤,枪枪致命,若非他过人的意志力和强悍的体质恐怕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他不是般的人,小姑娘我劝你最好离他远些。”

  呐呐点了头,安晓却是不由看向床上双眸紧闭的男人。脸上的血污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因为受伤的原因他的唇略微带了些青黑色,白皙的皮肤加上硬朗的脸部线条和深邃的五官让他看起来就像电影里面的吸血鬼,不过却是她见过最帅的吸血鬼。

  她瞧得入神,细细琢磨着他的五官,发现他的皮肤竟是比自己的还要好之后又忍不住心生郁闷。

  他的颈项间带着的条项链,玄黑的铁链上挂着个黑色的牌子,乌黑的牌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上面刻着个狼头张着血盆大口看起来狰狞恐怖。

  她吓了跳,连连拍着心口。

  诊所里的老板收拾好了之后就回房间去了,病房里面就只剩下他和她,老板说过定要时刻注意他是否发烧,所以她直守在他的旁边直不敢松懈,直到熬到半夜才终于忍不住睡着了。

  第二章家破人亡

  ?

  安晓刚睡着不久,原本安静的病房内突然闯进了两个黑衣人,两人都是少有的俊帅,他们瞧着扑在男人床边熟睡的女人面面相觑。

  “居然是个娃娃。”荀策脸的惊讶。

  韩熠没好气地瞪了他眼:“你就不能有刻安静下?”

  “我是真的很惊讶嘛,老大的魅力也实在是太大了简直老少通吃嘛!”荀策手翘着兰花指,脸的自豪。

  看着荀策脸上的浓妆艳抹韩熠脸受不了地转开了头,小心地靠近床上双眸紧闭的男人,轻声唤道:“少主少主”

  浑浑噩噩地睁开眼,刺眼的白炽灯下是韩熠惊喜的脸庞,他抬手挡了挡那刺眼的光芒,语气冰冷:“安国生那边处理的怎么样?”

  “安国生那边属下已经全部控制住了,不过听说那个老狐狸还有个藏起来的女儿。”

  “把她找出来,斩草除根。”他面无表情,正要起身却发现手臂上压着个重物,他下意识垂眸看去,却是睡得正香的安晓,她手上还拿着未干的毛巾,也许是做了美梦,她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微笑。

  “这个女娃娃怎么办?”荀策脸兴趣地打量着安晓,真是个美人胚子啊!

  “你若敢动她,我会让你从此再也不能动女人。”他冷冷起身,小心地将手臂从安晓的头下抽了出来。

  荀策下意识地伸手护住下身,连连赔笑道:“借给属下十个胆子属下也不敢啊!”

  男人冷冷地看了他眼,随即冷冷转身,走出几步却因为身后安晓的几声呓语而汀了脚步。

  “你放心我定会救你的。”

  他倏然转身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明明暗暗,半响他突然走向她,取下颈项上的那条项链戴在了安晓的颈项上1

  荀策和韩熠面面相觑,不无意外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满满的震惊,但是却都默契的不再出声。

  待安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天明了,而她守护了夜的男人留给她的却只是张冷冰冰的床铺以及脖颈上那条昨晚吓了她跳的狼头项链。

  她感到些微的失落,诊所的老板却是松了口气:“那个人不简单,和他扯上关系未必是件好事,你晚上没有回家你的家人该着急了吧?”

  听了老板的话,安晓这才想起在家焦急的妈妈,惊呼声立即掉头朝家里跑。

  路想着回去该怎么跟妈妈解释,到了家的时候却发现整个房间乱七八糟。

  妈妈是个很爱整齐的女人,几乎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很少看到这样纷乱的场景。

  “妈妈?”她试探地唤了声。

  房间内突然传来声响动,她下意识地走了过去,却看见妈妈正在收拾行李,惊讶之下她问道:“妈妈你这是做什么?”

  齐妈妈脸着急地看着她:“晓晓你终于回来了,妈妈已经把你的东西收拾好了,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为什么?”安晓没有动,她不明白在这里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晓晓听话,那些人很快就来了,到时候就来不及了。”齐妈妈脸的着急。

  安晓却是听的糊涂了,那些人又是什么人?

  齐妈妈来不及解释两只手各拎了个行李箱便推着安晓向外走去,安晓心下不安直问着齐妈妈:“妈妈,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们要逃?”

  “晓晓,等我们离开市妈妈会全部告诉你的,你现在定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安晓愣了愣,最后只能点了点头2

  两人走到街口,辆的士早已经停在了那里,正在这时几辆黑色的小车突然朝这边驶过来,齐妈妈大惊之下急急将安晓推进了车里,随后丢了个盒子给她便猛地关上了车门。

  “妈妈,妈妈”安晓着急地拍打着车窗。

  “晓晓,照顾好自己。”的士像离弦的箭般飞驰而出,安晓不停地拍着车窗看着车后面越来越远的女人,泣不成声,“停车,停车”

  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司机却直不肯将车停下来:“小姐,夫人吩咐过无论如何定要安全送你去b市,到时候你的外公会亲自来接你的。”

  外公?她从来没有听说自己有什么外公,甚至她连自己的爸爸都没有见过。她不要什么从来没有见过的外公,她只要她的妈妈。

  “停车,我不要什么外公,我只要我的妈妈!”她伸手去掰方向盘,司机没想到她会这么做,急急地想要掰开她的手。

  正在这时几辆黑色的小车突然疾驶而来,他们不停地撞着安晓所在的的士,司机注意到早已经来不及了,车子个急刹最后还是掉进了海里。

  的士入海的瞬间就被海水淹没了。

  车道上的那几辆黑色小车停了下来,荀策依旧是脸的浓妆,他脸无趣地瞧着被海水淹没的的士车:“真无趣,本还想看看被安国生藏起来的女儿到底怎么样呢。”

  “这次你回去好好跟老大解释吧3”韩熠看了看悬崖下已经渐渐平静的水面,平静道。

  荀策脸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明明自己长得没我帅就总是嫉妒我,任务不是完成了吗还闹什么脾气?真是矫情!”

  韩熠无语地看了他眼,随即不再说话转身上车,扬长而去。

  荀策冷哼了声不满地看向旁的属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说吧愤愤地上了车。

  上面的黑色小车辆辆地离开,而待他们全部离开之后,刚才的士落下的地方个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女孩儿却突然从崖下爬了起来。

  她浑身是伤,冰冷的海水泡的她的伤口生疼,但是她却死死地抱着个盒子点点地从崖底爬了上去。

  “妈妈”安晓死死地抱着盒子,旁边是辆又辆急速而过的车子,但是却没有辆为她停留。

  她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步步朝着家的方向回去,她要去找妈妈。

  只是等她回去的时候,她的妈妈早已经不在了,甚至连她的家也被场大火给吞噬了。

  她呐呐地站在自家楼下,看着那被浓烟和大火交织吞噬的家瞬间却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消防队拿着水枪匆匆从她身边走过,她被绊倒在旁,围观看热闹的人群立即嫌恶地后退。

  “这是哪里来的乞丐,真是臭死了。”个小孩儿甚至拿了个鸡蛋扔在了她的身上。

  她呐呐地看着,想叫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想哭才发现连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妈妈没了,家没了,她什么也没了

  第三章他是她的天使

  ?

  她抬眸看着四周各种各样的眼光,有可怜有同情有厌恶

  冷真的好冷。她双手死死地抱住自己,但是那深入骨髓的冰寒却让她止不住地颤抖。

  “小姑娘,小姑娘?”

  迷迷糊糊间她看见了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生正在焦急地唤着她,她看着他们张张合合的嘴巴,个个的身影渐渐变得重叠模糊最后被片黑暗吞噬。

  急救车载着她急啸而过,而与急救车擦身而过的是辆黑色的房车。

  黑色的房车在个私人的诊所面前停了下来,因为车身显眼引来了不少行人的驻足观望。

  “这是什么车啊?”

  “没看过啊,不过看样子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

  在各种猜测和艳羡的声音中,房车的后门突然开了,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只黑色的皮鞋,围观的行人下意识地看向那只鞋。

  他就像暗夜的帝王,黑色的风衣划过凌厉的弧度,将他修长伟岸的身躯衬得更加挺拔,大大的墨镜遮住了他深邃的眸子却为他更添了份魅惑与神秘。

  周围瞬间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近乎是本能地他们仰望起了眼前的男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俊帅,更多的却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

  他看着眼前的小诊所,冰冷的唇角不由微微弯起,随即大踏步走了进去。

  “请问”诊所的老板以为是来了客人,刚抬头却不由愣住了,“你”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他冷冷出声,伸手摘掉脸上的墨镜,犹如两潭黑墨,他的眼睛是那种少见的纯粹的黑,深不可测1

  小小的诊所不算很大,只眼就可以将切归纳眼底,他扫视了圈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

  “那个女孩儿呢?”

  “那个小姑娘早就走了。”老板小心地回答着。

  走了?他嘴角的那抹弧度不由瞬间消失,什么也没说他冷冷转身,像是从来没有来过般。

  房车内,荀策脸不解地看向男人:“老大,你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为什么非得亲自来?”

  男人没有看他,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看着窗外,半响他突然道:“荀策,找出那个女孩儿。”

  额?荀策不由愣,他从未见过自家少主对哪个人这么上心过,尤其还是个没成年的女娃娃。

  愣了愣,他拍着胸口嘻嘻笑道:“放心,找人可是我的专长。”尤其还是女人!

  安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刷的雪白的墙面以及手上打着的点滴瓶都告诉她这里是医院。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见她醒了,护士小姐微笑着问她。

  安晓张了张口却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她颇有些着急伸手欲挖自己的嗓子眼却被护士小姐急急拦下。

  “小姑娘,你正在发高烧需要好好休息。”

  不过会儿又是几个带着听诊器的医生走了进来,他们对她上上下下检查了番。

  她想问他们为什么她说不出话来了,可是那些人似乎并不准备告诉她,检查完之后就离开了。

  直觉他们应该是瞒着了她什么事,所以那些医生刚出去没多久,她便挣扎着爬了起来,可是由于身上没有力气,试了几次都无果2

  病房是普通的大众病房,她的侧还躺着另个和她同龄的女孩儿,女孩儿的母亲正脸担心地守在孩子身边。

  看到安晓这边的动静,那个阿姨脸担心地看向她:“小姑娘,你要做什么?”

  安晓张了张口还是什么声音也没有。

  阿姨试探着问道:“是不是想上厕所?”

  安晓愣了愣半响点了点头,打了大半天的点滴确实撇的慌。不过她最想的还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阿姨笑了笑走了过来手帮她拿着点滴瓶,手扶住她温和笑道:“我送你去吧!”

  强忍下感激的泪水,安晓点了点头。

  经过服务台的时候,几个黑衣人拿着张图片正在询问服务台上的护士小姐。

  “见过上面的女孩儿没有?”

  安晓下意识地瞥了眼,图片上的女孩儿应该是用某种技术合成的,虽然和真人还是有所区别,但是她还是很容易地看了出来那个女孩儿就是她。

  想到车道上追击她的那些黑衣人,她心底震下意识地埋下了头躲在了阿姨的旁遮住了自己。

  路和阿姨进了厕所,正好阿姨也要上个厕所,安晓便趁机从厕所溜了出来,刚经过走廊就看见前方之前为自己诊治的几个医生围靠在哪里像是在谈论什么。

  安晓小心地走了过去,而他们的谈话声也断断续续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没想到年纪那么小就成了哑巴给她的心灵上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治疗结果还是母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