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包了口咖啡在嘴里,想吞吞不了想吐吐不出,整张脸瞬间由青转黑又由黑转青,最后眉头皱,实在受不了的口喷了出来。

  “天哪,咱们咖啡馆水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这还能喝吗?”果果脸嫌弃,“这到底谁泡的啊?”

  摸了摸脸上被喷到的咖啡渍,安晓无语道:“唐大小姐,你说的那个谁正好是不才在下我。”

  “额?”果果不由语塞,半响笑嘻嘻看向旁的小蓝,“外面帅哥是谁啊?瞧着挺特别的啊!”

  小蓝贼兮兮地看了眼安晓,道:“安晓姐姐的小男朋友。”

  “小蓝,你找打是不是,什么小男朋友。”安晓气急。

  果果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于是不由打趣道,“不是也是可以变是的嘛,这么优质,姐看了都心动啊!”

  见果果副色眯眯的样子,安晓翻了个白眼,随即想到傅文博又忍不住问道:“你还没有告诉他严枫的事?”

  严枫和傅文博长得模样,现在果果和傅文博在起,严枫的事迟早天会是两人之间的导火索,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尤其现在还冒出来了个安如梦。

  她不得不提醒果果。

  果果皱了皱眉,片刻却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严枫的事已经事过去,为什么要告诉他?”

  “既然是过去,为什么不能告诉他?果果你有没有想过,你到底喜欢的是傅文博还是长得像严枫的傅文博?我不想你最后受到伤害!”

  “安晓晓,什么时候你成爱情导师了?哎呀我的事我知道啦,你还是快你外面的帅哥吧,你刚才的咖啡不会是泡给他喝的吧,你也不怕草菅人命啊!”

  想到刚才的咖啡,安晓脸色变,也不再和果果纠缠了1

  可是等她跑过去的时候,却看到苏恒面前的咖啡早已经喝完,见她过来,苏恒甚至笑道:“你的咖啡很不错,可不可以再来杯?”

  “额”安晓瞬间皱眉,都说人的口味千奇百怪,难道自己的咖啡正好对了苏恒的胃?

  心里虽然诧异不解,但是好歹她还是继续给他泡了杯。

  当天下午苏恒在咖啡馆里整整续了五杯咖啡,直到安晓下班离开。

  “主子。”老徳直等在咖啡馆外面,见到自家主子出来,不由担心地上前。

  苏恒从来只喝茶,这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的事,可是今天他连续喝了五杯,老徳在外面看着的时候心里都不禁捏了把汗。

  “没事。”苏恒笑着,随即上了车,可是车子刚开始启动,肚子里瞬间开始翻江倒海。

  他的脸色也不由变得恰白。

  “您没事吧?”直关注着苏恒这边的老徳立即察觉到了异样。

  苏恒勉强摆了摆手,道:“让家庭医生候着。”

  说完他已经脱力仰躺在了身后的椅背上,嘴角也不由泛起抹发自内心的笑意,他的晓晓煮的咖啡还是那个味道2

  回到别墅的时候,家庭医生早已经等候在大厅里,齐刷刷的大群,苏恒看了看身旁的老徳,沉声道:“大惊小怪。”随即又对那群医生道,“你们留下人,其余都退下。”

  老徳自知做错了事,立即给那些医生递眼色,众人纷纷诚惶诚恐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退了下去。

  医生上前给苏恒左右检查了番,方道:“先生对咖啡敏感,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喝比较好,这次只是普通的腹泻,我开点药吃了就会没事了。”

  “好了。”苏恒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药开了你就下去吧。”

  “是是是。”医生如释重负,匆匆开了药这才离开。

  老徳倒了杯水将药丸倒好递给苏恒。

  苏恒接过仰头喝尽方才问道:“前些日子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徳皱了皱眉,方道:“属下查过了,安晓确实是安国生的亲生女儿,不过十年前被安国生藏起来,那之后直和安家管家的女儿住在起,将近年前出了意外,那个管家的女儿死了,后来安小姐辗转遇到了丰臣。”老徳小心地看了看苏恒,继续道,“那之后两人直住在起,直到前不久安小姐突然搬了出来,目前寄住在她的好友唐果果家里。”

  “丰臣”苏恒不由沉眸。

  另外属下还打听到:“安小姐似乎忘记了六岁以前的事。”

  苏恒垂眸,这件事他早已经知道了。

  “去查下安晓从丰臣那里离开的原因。”

  老徳躬了躬身恭敬道:“是。”说完,随即又小心地看向苏恒3

  “有什么事只说,我最讨厌吞吞吐吐的人。”

  老徳脸色变:“刚才进门的时候门卫说如梦小姐来了。”

  “安如梦?”苏恒不耐地揉了揉眉头,“告诉门卫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让她进来。”

  “呵,怎么,没有利用价值就要丢弃了?”安如梦身黑色蕾丝小短裙,艳丽的妆容看起来像个会勾人的小妖精,此时正从二楼的旋转楼梯上妖娆地行来,“你还真是冷血啊!”

  说着她已经俯身靠近,纤细的小手魅惑地覆上苏恒的心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里到底有多冷。”

  苏恒眼底沉,毫不客气地掀手,直接将她推到在地。

  安如梦触不及防,摔得花容失色,半响却是冷笑道:“苏恒,你的心果然是冷的。”半响她却又苦笑道,“不对,应该是只除了人吧!”

  苏恒眉间的戾气更重:“安如梦,你最好适可而止,我可没有什么耐心。”

  是啊!你对任何人都从来没有耐心,只除了安晓,那个自己恨不得亲手掐死的安晓。

  掩下眼底的苦涩,她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若无其事地理了理身上的衣服,随即坐到他的对面,“我来是想和你做笔买卖的。”

  苏恒似乎没什么兴趣,略显疲惫的仰靠在身后的沙发里,并不回她。

  安如梦似乎习惯了他这样的无视,继续道:“安国生名下的产业,之前丰臣给了古驰,我知道你已经差不多夺了回来,但是也不过是具壳子,如果有我出面,你绝对会少花费半的时间。”

  苏恒依旧没有什么表示,似乎根本就不在意。

  安如梦眼底沉,半响再道:“再加上b市的齐震呢?”

  苏恒猛地睁开眸子,不由看向旁的安如梦:“你什么意思?”

  安如梦得意地勾了勾嘴角,半响起身笑道:“没过多久,齐震就会公开他唯的外孙女,而那个女主角就是我。”

  “齐震是你外公?”苏恒不禁皱眉,十多年前安国生将安如梦领回来的时候只说了是捡来的孤儿,难不成真是齐震外面遗落在外面的血脉?

  “你的条件。”齐震作为神话级别的存在,任何个有野心的人都希望去打破这个神话,而他苏恒自然也不例外。

  “娶我。”安如梦看着他,“我是个现实的女人,齐震的江山即便是到了我手里我也没有能力薄,所以我会选择个聪明的盟友,但是太过聪明也太过危险,我总是要有些保障的。”她低笑着,眼睛却眨不眨地看着苏恒。

  “我的妻子只能是个人。”看也不看她,苏恒起身离开,侧过她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而且,你觉得我苏恒想要个东西,用得着靠个女人吗?”

  安如梦脸色瞬间恰白,身子也不由后退了步。

  早在十多年前不是就知道了他的偏执了吗?为什么到现在还存在幻想呢?有安晓在天,他的眼睛就绝对不会看自己眼。

  安晓,你必须死!

  第五十九章惊天噩耗

  ?

  远在果果家的安晓不由打了个冷颤。

  “肯定有人在念叨你。”果果打趣道。

  “别念着我不好就行。”揉了揉鼻子,安晓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水杯,最近天气开始转凉了。

  “对了,最近怎么老是不见叔叔?”安晓不由好奇,最近唐叔叔总是早出晚归,很难见到人,倒真是有些怀念呢。

  “谁知道啊,老头子经常神出鬼没,天知道又钻哪儿去了。”果果翻了个白眼。

  果果爸爸作为警察局局长,经常外出公务,果果小时候没了妈妈,爸爸又经常不在家,早习惯了个人生活,所以对唐爸爸她向来是不关心的。

  “叔叔毕竟是你爸爸,你以后别总是拿个冷脸对他,叔叔也会很伤心的。”果果的事安晓大概也知道些,果果刚上小学的时候,唐爸爸有次出任务,没有来得及赶回来,导致急性脑溢血的唐妈妈当场就死了,果果对那次的事耿耿于怀,自那以后就开始和唐爸爸冷淡起来,甚至总是和唐爸爸敌对。

  可是毕竟是亲生父女,而且从唐爸爸这么些年直没有再娶来看,他是真心疼果果这个女儿的。

  “好了,我知道啦,大不了以后我不甩他冷脸不就行了。”

  安晓笑道:“那你可得说话算话。”

  果果连连点头:“服了你了,你都可以去家庭调解师了。”

  两人说笑着,正在这时果果的手机突然响了,待她接通之后她的脸色却猛地变。

  安晓立即就察觉出了异样,待果果挂断电话之后,立即问道:“出了什么事?”

  果果赤红着眼眶,缓了好半响才道:“警察局来电话说我爸中枪,现在在急救1”

  “什么?”没想到刚才还在说起唐爸爸,居然现在就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安晓心底沉,二话不说拉着果果赶紧朝警察局报的医院赶去。

  赶到的时候,医院急救室门口早已经堵满了众警察,见到果果赶来都不禁立即站了起来。

  “我爸爸呢?”果果走过去就抓起个警察问道,果果虽然该死高中生,可是从小就练过,那下几乎是将那个魁梧的男人扯倒在地。

  那警察勉强稳住身形,随即沉重地指了指急救室的大门,正在这时门却突然开了,可是医生推出来的却是具被白布盖住了的尸体。

  果果当场就软了腿,好在旁有安晓扶着,这才勉强走了过去:“医生,我爸他”

  医生摘下面罩,脸的沉重:“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不可能老头子怎么可能会死,你骗我的对吧。”果果把抓起医生的衣领,怒声道,“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果果。”安晓急忙拦住果果,边对旁的医生道:“对不起,她情绪有些激动,谢谢你们了。”

  医生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开了。

  “你别走,你还要救老头儿呢,他还没死,你凭什么不救?”果果阵挣扎,果果气力大,几番挣扎安晓根本就拦不住,好歹周围那些警察及时上前拉住。

  “果果,唐叔叔已经走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安晓也是忍不住泪如雨下,安晓从小没有爸爸,这些时间和唐爸爸住在起,唐爸爸为人和气又总是说笑话逗她们,在她心里早就把唐爸爸当做了自己的爸爸,如今唐爸爸走了,她心底也不好过。可是她更清楚,果果现在定更加伤心2

  “老头子没有走,他只是睡着了。”果果喃喃着,随即把抱住安晓:“晓晓,你告诉我,老头子他只是睡着了而已,对不对?”

  她就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鹿,圆睁着大眼楚楚可怜地看着安晓,那眼底的脆弱仿佛只要随便句话就会破碎般。

  安晓抱着她,哽咽着道:“果果,你还有我,我会直陪着你的。”

  话音刚落,果果就突然哇的声哭了出来。

  安晓扶着她的背,安慰着:“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

  果果哭了很久,也许那夜流的泪比她前半生流的还要多,直到最后哭的累了,她就蜷缩着靠坐在阳台上什么话也不说,安静的仿佛根本不存在般。

  而安晓就坐在边,直陪着她。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果果终于说了那晚的第句话。

  “妈妈死了,我心怪他,从小到大不愿叫他声爸爸,我叫他老头儿,叫他糟老头,叫他死老头儿,却唯独没有叫他声爸爸。”她顿了顿,声音已经带了丝哽咽,“如今我想好好叫他声爸爸,可是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叔叔在天之灵知道了,定会很高兴的。”

  “高兴?”果果自嘲笑,“他定讨厌死我了吧,这么些年我总是给他闯祸,甚至总是违背他的意思,总做些让他生气的事,他应该极后悔有我这样个女儿吧!”

  “天底下没有个父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安晓沉声,想着自己的妈妈,忍不住也热了眼眶,“叔叔爱你还来不及怎么还会讨厌你,其实有时候叔叔也会和我说些你小时候的事,每次总会说亏欠了你,想好好弥补你却总是没有机会3”

  果果摸了把泪,这些年每当他示好,她就立即竖起满身的刺,哪次不是让他鲜血淋漓,如今想来每次对他的伤害却化作了另外种疼疼在了她的心底。

  第二天,唐叔叔的尸体被拉去火化了,果果抱着唐叔叔的骨灰翁,在众警察的跟随下将唐叔叔的骨灰葬在了烈士陵园里,可是骨灰还未下葬,却又再次传来了个惊天噩耗。

  有人居然举报唐叔叔私相授受,疑有贪污受贿,甚至还将组唐叔叔受贿过程的照片爆在了网上。

  网络世界何其发达,短短不过天的时间市某官员受贿的新闻便席卷整个市,群众对这件事反应相当激烈,政府迫于民众施压只能暂停将唐叔叔葬入烈士陵园的提议,甚至之前追封的英勇称号也被暂时剥夺。

  可谓晴天霹雳,那天果果直接从深渊跌入地狱。

  第六十章幕后黑手

  ?

  唐叔叔生奉献在了警察事业上,平生最大的心愿便是死后能葬入烈士陵园,可是如今却连这样的心愿都不能完成。

  人死七天如果还不能下葬,会成为冤魂野鬼,无奈之下,果果只能含泪将唐爸爸葬在了靠近烈士陵园的普通墓地,可是唐叔叔刚下葬那天,居然有人朝着新坟扔鸡蛋。

  果果气不过,就和那人打了起来,因为在气头上,下手没轻没重就直接将那人的肋骨打断了根,那人重伤进医院后直接告她蓄意伤人罪便将她抓进了警局。

  接二连三的噩耗,几乎将安晓原本就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打断。

  可是她还是得振奋精神,无论怎样果果是必须先救出来了,警察局那个地方知道的人都明白里面并不是像果果这样的女孩儿能够呆的下去的。

  普通之下,她现在唯能求的便只有傅文博了。

  好在傅文博也算真心喜欢果果,为了果果的事也跑了不少地方。

  “事情怎么样了?”豪庭外面,安晓等了大半夜,终于看到脸疲惫酒意醺醺的傅文博出来,便忍不住上前询问。

  傅文博摇了摇头,“我和张局长也有些交情,我今天为果果的事找他的时候,他劝我不要插手,听他的意思,这些事的背后似乎有只幕后黑手在操控。”说着,他忍不住问道,“果果是惹了什么大人物吗?”

  “不可能的。”安晓连连摇头,“果果虽然平时爱管闲事,但是却并没有过,据我所知她也没有什么敌人”说到这儿的时候,安晓脑中却不由想到了安如梦。

  如果说果果定有什么仇人的话,那就定非安如梦莫属了。

  难道是安如梦做的?

  第二天,安晓便早早去了学校,可是学校的同学却说安如梦今天并没有来学校,不得已,安晓便想到了那次在学校门口碰到安如梦,安如梦说外公的事,那次也是正好遇见古驰的时候1

  心里怀着个大胆的猜测,她凭着那次来的记忆,找到了那个山顶的别墅。

  这次没有丰臣,她再不可能大大方方地走进去,甚至还没到大门就被人赶了出来。

  “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安如梦的人?”

  赶她离开的门卫大叔,鼻孔朝天,无比傲慢,“我们大小姐的名字也是你随便说的吗?”

  果然猜对了,安晓心底喜,立即道:“我是你们大小姐的同学,我这次来是因为学校的事来找她的。”

  那门卫大叔上上下下打量了她番,忍不住皱眉:“同学?”

  安晓连连点头:“对,我们都是市第高中,她半月前才转过来的,和我是同班同学。”

  “时间倒是对的上。”那门外皱了皱眉,“那你在这儿候着,我去请示下大小姐。”

  “恩,好。”安晓心底喜,不由紧张地来回走动,时不时透过铁艺雕花大门瞧着里面的情况。

  正在她焦急等待的时候,辆红色跑车突然阵急刹停在了她的身后,那车头离她仅仅只差厘米。

  她整个人都僵住了,直到古驰走到她面前朝她挥了好半天手,她这才反应过来。

  “你你”

  古驰失笑:“怎么,小东西太久没见到我,已经惊讶的口不能言了?”

  这个人总是这么轻浮,安晓没好气地瞪了他眼,随即也不看他,径自朝里面张望2

  “想进去?”古驰很快就看穿了她的意图。

  “关你什么事。”古驰这个人阴晴不定,时不时还外加发病,发病动不动就要人命,安晓觉得与他保持距离最安全。

  “小东西,你这样可真叫人寒心。”古驰邪嗜笑,随即倒也不再说话,却是双手环胸斜靠在车门旁,似乎是在等着什么。

  正在这时候,之前那个看门的大叔走了出来,脸怒意地朝着安晓挥手:“你这个丫头,我这次可被你害死了,你说怎么现在的小丫头长得越好看越没安好心眼儿呢?”

  安晓个脑袋两个大:“急急问道,你们小姐呢?”

  “还在问我家小姐,我家小姐说根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