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火从外面赶了进来,不等她反应就把将她抱在怀里。

  “我不是做梦吧,晓晓,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荀先生,你这样抱着你老大的情人怕是不好吧!”相比荀策的激动,安晓却瞬间竖起了所有的利刺。

  她总是忘不了那天何奶奶出事那天,荀策也正好在那里的事情,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荀策就是嫌疑犯,很有可能就是他害死的何奶奶,每每想起她浑身的每根毛发都在颤抖1

  “晓晓”荀策脸的受伤,他平生做的最后悔的事就是那天为什么是他去追的安晓,害得她落入大海差点死掉。

  “你说的对,看来你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冰冷的几乎没有感情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用看,也能猜到这个声音的主人。

  “你放心,我的身份我直都记得。”冷冷落下这句话,她头也不回地离开,徒留他脸的懊恼

  该死!他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由紧握成拳,今天是她的生日,他明明想好的要好好给她过生日的,可是听见她刚才对荀策的话就忍不住怒火中烧,面对她他总是容易情绪失控。

  “老大。”知道做错的事,荀策脸的心虚。

  “最近苏恒那边已经开始出手了,韩熠个人盯不过来,你也过去吧,有事不要再来别墅了。”颇有些烦躁地松了松领带,他不耐地吩咐道。

  心底虽然不舍,但是荀策到底还是清楚现在的安晓可能还直觉得自己是杀死那个老女人的凶手,自己呆在这里只会让老大和安晓之间矛盾越来越激化。

  待荀策离开之后,丰臣这才缓和了脸色走了进去。

  换了身家居服,在经过她门前时,他忍不住停了下来,敲了敲门,他道:“开门。”

  “我已经睡了。”安晓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虽然被刻意隐藏了,但是他还是听出了里面的嘶哑,她果然又个人躲在房间悄悄哭泣了,心底疼,他再次敲了敲门:“别让我说第二遍。”

  就在他准备再次敲门时,门终于打开了,雪球瞬间就摇着尾巴迎了上来,不停地讨好他,舔着他的裤腿2

  真是见风使舵的家伙,安晓只觉得丢人。

  丰臣看了她眼,随即闪身进屋。

  她立即防备地双手环胸,戒备地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原来他只是想叫她起下去吃饭的,可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却又不由心头火,反问道:“你现在是我的情人,你觉得我要做什么?”说着,他步步靠近她。

  强大的威慑力下,她步步后退,直到退到门边再无路可退,她双手撑住他不断靠近的身体,声音慌乱而戒备:“你不要这样,我害怕。”最后句她几乎是呢喃出声,那软软弱弱的祈求声,没来由的就让他忍不住心底动。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几乎快要溢出水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刻骨的深情,“晓晓”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情欲。

  很早很早以前他就想要她了,可是那时候她还小,他怕吓到她,可是现在她已经17岁了,正是女孩儿生中最美好的年纪,他想在她最美年纪成为她的第个男人,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盛放,看着她完完全全成为自己的女人。

  更重要的,他想她给他生下个孩子,个让她能够永远留在他身边的羁绊。

  此时此刻他迫切地想着。

  “丰臣,住手。”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她惊声大叫,满脸的惊慌失措。

  “晓晓,我想要你。”他暧昧地舔弄着她小小的几乎透明的耳垂,鼻尖的气息越发粗重。

  耳蜗处因为他的舔弄又痒又热,她仿佛觉得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心底爬来爬去,那样的感觉又陌生又怪异又让人害怕。

  “我才十七岁,你放过我好不好3”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语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答应做他情人的时候自以为能应付,可是现在真正遇到她才发现自己原来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此时此刻,她害怕极了,也迷茫极了。

  “晓晓,乖,不会很疼的。”他试图哄着她。

  可是她却越发挣扎起来:“不要,你走开,你走开。”她挥着拳头拳拳胡乱地打在他的身上,可是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挠痒痒般。

  “不要这样对我,我求求你了。”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尽数撕扯掉了,而她的双手却被他强而有力的大手死死地禁锢在头顶上方,如此屈辱,如此无力可逃。

  “晓晓。”他突然停了下来,沉黑的大眼直直对上她惊慌失措的眼睛,“把自己给我,我会把整个天下送给你。”甚至是我的命。

  “我不要天下,我什么都不要。”她疯狂地挣扎着,随即口猛地咬在他的肩上,那里因为之间的枪伤留下了个淡淡粉嫩色的疤痕,如今却再添个月牙压印。

  他疼的倒抽个凉气,却依旧任由她为之。

  第六十四章不忍下手

  ?

  两人几乎坦诚相对,她内心的防线终于崩塌,“你是要逼死我吗?”

  第次见面他生命垂危,俊美的仿佛是只吸血鬼,明明危险却总是让她忍不住靠近。第二次见面,他仿佛逆光而来的神邸,温柔的面容,许给她的是个家。可是现在,他却像个地狱而来的恶魔,浑身充斥的是让人胆怯厌恶的邪恶。

  为什么她的天使会变成这样?

  是他变了,还是她从未看透他?

  涣散的理智瞬间回来,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身下安晓那双含泪怨恨的眸子,瞬间只觉得身子猛地僵。

  “晓晓”她是他生中唯个恨不得用生命呵护的女人,他从来没有想过去伤害她,可是就在刚才他差点

  “对不起。”他糊涂了,年的时间,三百六十五天,上百个日日夜夜,他有的是时间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不定是现在,他该给她个时间缓冲。

  “没用了。”她死死埋着头,眼泪却止不住地落下。从他撕扯她的衣服那刻开始,她心目中的天使已经破碎了。

  心底莫名地慌,恍惚间他觉得有些东西已经再也抓不住,他越是用力,它却越像是手中的沙流失的越快。

  “你好好休息吧!”垂下了眼眸,他近乎完败地离开。

  嘭的声,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暖黄铯的灯光下,她几乎赤裸着身子跌坐在地上,身上青紫色遍布,触目惊心。

  她点点地擦着那些痕迹,可是越是用力却越加醒目。

  “啊!”最后,她终于大吼出声,仿佛发泄般,所能及的所有东西瞬间不得幸免,几乎都被她砸成碎片1

  走廊上,他久久不曾离去,直到房间内安静了下来,他这才吩咐米莎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那碗长寿面端了上来。

  过生日的时候吃长寿面取得是个吉祥,他偶然从别墅下人那里听来之后便牢牢记在了心里,甚至花费了整整夜的时间才学会,原本他想亲自端到她面前,对她说:“晓晓,生日快乐。”

  可是现在,他却连走到她面前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知道,这次她是真的伤心了。

  夜无眠,她眼底是层青黑,原本是想早早离开避过他,可是却不料在大厅正好遇到坐在餐桌前的他。

  “时间还早,过来吃点早餐吧!”他早就算到了她又会避着他,所以大早就坐在了那里守株待兔。

  安晓眼眸闪了闪,到底还是走了过去,却选了个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下。

  他见了,也权当没有看见,让米莎将份早餐端到了她的面前。

  她也不做声,埋着头速度极快地吃着。

  还不等她吃完,他已经放下了餐具,对她道:“吃好了就走吧,我这边正好经过你学校,我会儿送你去。”

  眼中闪过丝懊恼,她不发言,收拾好之后言不发,默默跟在他身后。

  路上,两人几乎没有句话,待安晓下车的时候,丰臣道:“我下午来接你。”

  她原本是想拒绝的,可是还来不及开口,他却已经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她莫名地松了口气,背后竟是冒出了身的冷汗。

  “晓晓。”果果也正好赶到学校,见到她立即迎了上来,“你没事吧?”

  第六十五章现实是残酷的

  ?

  “我没事。”摇了摇头,她颇有些心事重重。

  “你到底怎么了?我觉得你今天很不对劲,是不是丰臣欺负你了?”果果自然知道安晓搬回别墅的事情,但是因为之前她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安晓担心她怀疑就和傅文博窜好了,说果果之所以出来全是因为傅文博的原因,所以这次果果自然就没有将事情想到自己身上。

  “没有,你不要多想了。”果果这人向来对自己的事尤为热心肠,如果让她察觉到了异样她定会不依不饶不可。

  得罪了丰臣,绝对不比得罪安如梦的下场好多少。

  “这没事儿?”果果还是有些不信,安晓摇了摇头,脸确定,果果这才作罢。

  安晓莫名松了口气,可是待两人刚刚走进校门,却正好见到了安如梦如高高在上的公主般朝这边走来,身后依旧是跟着两个黑衣保镖,见到安晓她们嘴角微扬却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唐果果,你没事吧,前些日子听安晓说你打伤了人进了警察局,本来想帮忙的,可是当时忙就没来得及,如今见你出来了,我心底的愧疚总算是消除了。”

  果果闻言,瞧着她冷笑道:“本小姐福大命大,哪儿那么容易就被打败了,当真是要某些人失望咯。”

  安晓原本想阻止果果的,可是还不等她阻止,果果已经该说的都说了,顿时颗心都不由提了起来。

  若是以前她不清楚,那这刻她终于明白什么叫权势滔天了,上刻可以将你轻易地从云端打落,下刻却又能瞬间将你从地狱拖起,你的生死荣衰全凭他们时兴起。

  这次好不容易借助丰臣从安如梦手下逃过劫,安晓真的是怕了,她想以后安如梦这些人定要躲得远远的。

  可是有些东西不管你躲多远,她都会直缠着你的,就如此刻的安如梦1

  “是吗?看来你这次还是没有学到教训啊。”安如梦冷笑,甚至之前假意关心的嘴脸也懒得扮演了。

  “你以为你是谁,你当真以为你能只手遮天不成。”果果被她这么嚣张的样子,气不打处来,安晓在旁不管怎么阻止都阻止不了。

  “只手遮天我不敢保证,不过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安如梦嘲讽地看了她眼,嚣张傲慢至极。

  果果气的双拳紧握,额际青筋直冒,担心果果做出什么傻事,安晓不得不大吼道:“唐果果。”

  唐果果不由愣,因为安晓的声音里竟掺杂了丝哽咽。

  没有人知道为了果果这次的平安,她付出了什么,她不在乎自己的付出,但是她不希望自己牺牲这么多到最后却依旧什么用也没有,她只希望果果能好好的。

  闭了闭眼,她努力压下即将涌出的泪水,深吸了口气对安如梦猛地躬身:“对不起,果果刚才有无礼的地方还请你谅解,这边我就代她道歉了,希望你大人大量不要为难她。”

  安如梦颇有些玩味儿地盯着安晓,似乎对她这么突然的恭敬显得有些诧异又觉得有些畅快。

  在果果不可思议的惊诧目光下,安晓埋着头,拉着果果直接侧过安如梦离开。

  安如梦这些人,她希望以后都不要再碰上了。

  “你怎么了?”刚走出不远,果果就把甩开了安晓,脸的不敢置信。

  她认识的安晓,胆大不屈,何曾这般向个人低头过?她想不通。

  垂了垂眸,安晓苦笑道:“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再次被送进警察局吗?果果,曾经我们都太天真了,都是锁在象牙塔里的公主,现实的残酷远远不是你我所能想象的,要活命,有的时候就必须低头2”

  “安晓你变了。”良久,果果看着她,说了这么句话。

  变了吗?昨天,现实的残酷让她从云端跌落地狱,她害怕了,现在的她只想缩在乌龟壳里好好地活下去。

  第六十六章吃醋

  ?

  这件事之后,安晓和果果都聪明地选择了没有再提,放学之后两人照例去了咖啡馆,自从这件事之后果果和傅文博的感情可谓突飞猛进,两人几乎如胶似漆。

  欣慰之余,安晓却不免有些担心,其实她看得出来果果是真的爱上了傅文博,而不仅仅是严枫的影子,可是作为当事人的果果却后知后觉,有些东西没有说清楚,当真相曝光那天再解释就真的来不及了。

  只是现在她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担心果果了。

  她垂眸看着手机上面显示了十多个未接电话,这才想起丰臣早上临走时说过下午会来接她。

  当时心不在焉,这件事她早就忘记在脑后了,如今想起却不由心底紧。

  现在的她害怕极了丰臣,那晚的阴影实在是太深,甚至她还清楚地记得他的手游走在身上的感觉,陌生又害怕。

  沉思间,手机又再次震动起来了,旁边客人传来的抱怨声让她再也不敢无视下去,却更不敢当场掐断电话,只能走到外面将电话接了起来。

  “你在哪里!”接通,就是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此刻却略显阴沉。

  愣了愣,她道:“我在打工。”

  原本,她以为他定会生气大怒的,可是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响,却道:“你在哪儿?”

  “学校旁边的咖啡馆。”她小心翼翼地回道。

  又是阵沉默,他道:“什么时候下班?”

  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她道:“还有半个小时。”

  “会儿我去接你。”话落,他挂断了电话,而她却看着手机久久未动1

  “晓晓,你怎么了?”小蓝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你那个白衣帅哥又来了,刚还问起你呢。”

  苏恒?皱了皱眉,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走进咖啡馆,果然就看到靠窗的那个位置那抹熟悉的白色身影,他似乎特别钟爱白色,他的衣服除了白色几乎便再也没了其它颜色,不过他整个人就仿佛天生是为白色而生,白色穿在他身上有种飘逸出尘的感觉。

  “我刚才听小蓝说你找我?”

  苏恒淡笑道:“前几天我看到咖啡馆关门没有做生意,所以就忍不住想问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没事,只是件小事已经处理好了。”不想再多提,她笑道,“你很喜欢喝咖啡吗?感觉你很喜欢来这里。”

  他微微勾唇,褐色的瞳眸紧紧盯着安晓:“来这里不定是为了喝咖啡。”在这样的注视下,安晓没来由地觉得有些恐慌,就在她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他又低笑道:“这里的环境不错,很适合放松,我比较喜欢。”

  原来是这样。安晓松了口气,这才笑道:“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你以后随时都可以来。”

  苏恒彬彬有礼笑:“不会打扰到你就好。”

  苏恒什么时候都像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总是让人如沐春风。

  丰臣走进咖啡管,看到的就是这样幅景象,自从她妈妈的事情闹出之后,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她这般笑过了,可是如今这样的笑却不是对着自己。

  他看了看对面依旧笑得如沐春风的苏恒,只觉得刺眼无比。

  第六十七章苏恒的曾经

  ?

  “好帅呀!”

  “就是就是,他朝这边走来了呢?”

  咖啡馆里突然变得嘈杂起来,安晓颇有些好奇地随着大家的目光看过去,却正好看到丰臣。

  他身黑色风衣,头发丝不苟地梳在脑后,明朗坚毅的五官仿佛是上苍最杰出的工艺品,他的眸子是少见的纯黑,仿佛夜幕下的海洋,看似平静却藏着骇人的惊涛骇浪。

  他就如个神邸,在众人惊讶艳羡的目光中朝着她步步走来。

  可是她却因为害怕而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你”好半天,她才努力吐出个字。

  他没有说话,却是用行动宣告了主权,不等安晓反应,他已经霸道地将她环在了怀里,挑衅般地看向对面静坐着的苏恒:“真巧,苏总。”

  苏恒微微勾唇,微敛的眸底却是阵狂风骇浪:“丰总日理万机,想不到也会来这样的地方。”

  “我的未婚妻在这里,我自然会来。”他说的理所当然。

  苏恒放在桌下的手却瞬间握紧,“原来安晓是你的未婚妻。”他笑了笑,抬眸看向安晓,“原来丰总是你的未婚夫啊,说起来丰总和我也算相识,看来我们还真是又缘分。”

  安晓讪讪笑,却并不知道怎么回答。

  丰臣淡淡扫了眼苏恒,微微点头,“不打扰苏总雅兴,有空改天再聚。”

  苏恒勾了勾嘴角,笑道:“如此甚好。”

  眼看着丰臣将安晓拉着走出了咖啡馆之后,苏恒却再也坐不住,候在外面的阿德见到苏恒这么早出来微微有些讶异:“先生,今天怎么这么早?”

  苏恒脸阴郁,冷冷吩咐道:“马上给我查丰臣和安晓现在的关系,我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全过程,个细节都不能漏掉1”

  吩咐完,他这才烦躁地松了松领口,可是即便这样还是消除不了心底的怒意和醋意,‘嘭’的声,他拳狠狠打在旁的车玻璃上,如蜘蛛纹的裂痕瞬间如花儿般在他手下绽放,鲜红的液体妖艳地顺着玻璃流下,蜿蜒成条触目惊心的痕迹。

  安晓是他认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