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生意,也绝对不救不相关的人。”他说着,突然看向她,嘴角扬起抹看戏般的嘲弄,“如果你愿意做我的情人,那么我可以考虑救你。”

  安晓就这么看着他冷笑了下,言不发便转身作势要走,手刚刚碰上把手,身后又传来了他的声音:“我觉得你应该冷静地考虑下我的建议。”

  【如果我接受你的建议,那我就不会求你,如果注定会被狗咬口,那还何必去在乎是哪条狗呢?】她飞快地在纸上写下这句话,刷地声撕了下来丢在他面前。

  “好。”这个好字似乎是从齿缝间挤出来的,“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傲骨!”

  安晓没有看向他,只是言不发地打开了门。

  门外那个大堂经理脸的不耐烦,似乎已经准备撞门了,乍看到安晓以为是她想开了,脸上喜,正要上前却眼尖地看到了里面还有个人,正要细看,门却在这时候关上了2

  安晓的出现让他也时没去深究里面的人,他颇有些急切地拉着安晓又回到了之前的那间套房。

  路上,安晓虽然不是很情愿,却也没有挣扎,在刚刚闹出那么大动静也没有出现个人的时候,安晓就知道这个经理说的对,在这里就算她叫破喉咙也是没有人的,何况她还根本不能说话。

  对于安晓过度的配合,大堂经理心中微有诧异,但是他料想安晓也不过个16岁的女孩儿,量她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时间倒也放松了警惕。

  可是安晓虽然只有16岁,但是却能在九死生中在海底挣脱车窗从车里逃了出来,甚至还爬上了悬崖。就连荀策和韩熠在知道这件事后,也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甚至如果不是丰臣不同意,荀策甚至想将安晓作为自己的接班人。

  用荀策的话说,安晓是他见过的天才。

  不过这些安晓自然也是不知晓的,而她更加不知晓这切源于她非同般的血统。

  不过这已经是后话!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大堂的经理确实是小看了安晓,当个人被逼入绝境之后她所能爆发的能力是绝对不可想象的。

  就在大堂经理丢弃最后丝警惕的时候,安晓已经在手中藏起了只玻璃烟灰缸,沉沉的烟灰缸在大堂经理靠过来的那瞬毫不犹豫地打在了他的脑门上,瞬间便见了血。

  安晓那下虽然下足了死手,但是脑门是人脑比较坚硬的部分,大堂经理也只是流了点血破了点皮,晃了晃脑子,不过会儿便清醒了过来。

  “臭脿子,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安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活该你!”他暴怒着,把拉起她的领子就将她甩了起来,侧脑撞上旁的床头柜的棱角上,瞬间便出了血3

  还没喘息过来,血舞迷蒙的便瞧见他又冲了过来,他头上的血流了领子,像是个恶魔,狰狞着可怖的嘴脸,冲过来就是对着她扇了几耳光,直扇的她眼冒金星。

  “臭脿子,老子今天操死你!”大堂经理粗鲁地把扯开她身上薄薄的衣衫,而她却是突然笑了,鲜红的血流了她半张脸,却并不显可怖,甚至美的有些惊心动魄。

  大堂经理瞬间也是懵了,而就在下秒,脑后重重击,他便倒在旁人事不省。

  安晓勉强撑起眸子,就看到颇有些恼怒的古驰居高临下的站在前方。

  “从没见过这么固执的女人。”她已经听不见声音了,勉强靠着看他的唇形猜到了他要说的话。

  她固执吗?其实她并不固执,她只是想要好好活着而已,因为直到这刻她才深刻的清楚她不能永远依赖她的天使,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

  而她还没有报仇,怎么可能死?又怎么甘心?

  第十二章奇怪的洁癖

  ?

  安晓是在阵海浪声中醒来的,熟悉的海浪声让她以为是回到了海边的别墅,可是当她睁开眼入眼的却是陌生的房间时,她心里的雀跃和激动瞬间化作满满的失落。

  “咚”的声,门开了,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儿穿着黑白相间的佣人服推着个餐车走了过来。

  “小姐,您醒了。”

  女孩儿说着,边将床尾的滑木移到安晓的面前贴心将枕头垫在安晓的身后让安晓能有个舒服的用餐姿势。

  安晓朝她感激地笑了笑,随即对她比划了番,大意是自己需要纸和笔。

  女孩儿很聪慧,很快就领会到了她的意思,立即将早已准备好的纸板和笔递给了安晓。

  只是微微愣,安晓便在纸板上写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女孩儿甜甜地回道:“这里是蓝月海湾。”

  ‘蓝月海湾’?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脑海中突然想起晕倒之前看到的那个男人,是他带自己过来的?

  心里个机灵,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衣着,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身比较舒适的白色睡裙,顿时她脸色大变,握着笔的手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小姐,您的衣服是我换的。”女孩儿适时的出声让安晓心下松的同时,便不由多了分尴尬。

  低咳了两下,她在纸板上写道:“谢谢。”顿了顿,她又继续写到,“你先出去吧,我不太习惯用餐的时候身边有人。”其实她只是因为女孩儿在这里自己会很尴尬。

  女孩儿应了声,便离开了。

  松了口气,随便吃了点东西,感觉有了些力气,安晓这才起身打量周围的环境1

  房间的格局很简单,大大的白色落地窗帘,在巨大的海风席卷下鼓起大大的风包,隐隐带了丝海腥味。

  心思动,她不由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海风将她身上的白色睡裙吹得紧紧贴合在身上,顺直的长发也被吹得微微扬起。

  远处是碧海蓝天交接的地方,火红的太阳正在水天相接的地方冉冉升起,整个海面像是洒下了地红色的水晶。

  古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幅景象,绝美的女子静静地依靠在窗边,海风将她顺直的长发吹得微微飘起,露出了优美白皙的颈项,紧紧贴合的睡裙将她的身形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想起刚才左二的回电,他好看的眉宇便不由微微皱起。

  “少爷,那个女孩儿的所有资料已经有人刻意清理干净了,我们查下去的时候除了能知道她的名字几乎无所获。另外我方已经证实之前我们得到的消息安国生将小姐藏在桐城路的消息是安国生死后手下为了分财产而散播出来的谣言。”

  谣言?呵,他古驰可不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不过这幕后的人到底是谁呢?荀少?那个人算是个人才,不过为将尚可,这般精密的设计和心思绝对不会是他能想得出来的。

  难道会是那个人?

  呵!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我猜你现在定在思考要怎么逃出这个地方吧有趣的小野猫!”

  戏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不无意外地安晓转身正好看到斜倚在门边双手环胸的古驰。

  她有没有说过,其实她真的很讨厌他脸上那万年不变的戏谑2

  没有理他,她转身继续看向窗外。

  古驰勾了勾嘴角,道:“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说着,他迈步走到了房间内的沙发上坐下,优雅地将右腿叠在左腿上。

  安晓依旧不理他。

  “你猜,现在丰臣那边怎么样了?”

  不无意外地,他看到了她微微僵的身子,心中阵冷笑,果然如此啊!

  这次安晓终于看向了他,眼眸澄澈,就这么静静地瞧着他,但是他看得到她眼底对自己的厌恶。

  看来这个丫头挺讨厌自己的嘛!

  古驰笑了笑,打了个响指道:“我很喜欢你现在的眼神,虽然没什么杀伤力!”

  这个人真的是很欠扁啊!

  第次安晓觉得有些无奈。

  “从来没有想过叱咤方的丰臣也会有这么天,小野猫你说你是不是上天赐给我的福星呢?”古驰继续调侃着。

  如果自己是上天赐给他的福星,那他就定是上天丢给她的扫把星,似乎每次遇到他都没什么好事。

  古驰又自顾自地说道:“你猜,丰臣的这股劲会坚持多久呢?”他似乎很是期待,双桃花眼都不由变得灼亮起来,“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安晓不知道他所谓的游戏是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预谋着什么,但是不无意外地,这几天她总能看到他每天笑的花枝招展地回来,显然心情格外的好。

  尤其今天,他不但早回,甚至还难得高兴地喝了点酒3

  安晓来的这几天,这是第次看到他喝酒,虽然他的别墅里有个很大的地下酒窖。

  他甚至招呼着她坐过去。

  安晓不知道他又有什么阴谋,但是人在屋檐,还是不要得罪他比较好,所以她乖乖地坐了过去。

  他拿起瓶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红酒给她满上了杯,鲜红的液体顺着杯壁缓缓淌在杯底,溅起阵红色涟漪。

  “想不到丰臣也会有这么天,真是世事多变啊!”他喟叹着,心情大好地与她碰了杯随即仰而尽。

  她微微有些失神,丰臣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嘶”突然周围响起了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她愣了愣,从失神中回神,却看到周围的人脸惊恐地瞧着自己,她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脸,她脸很脏?

  只是下秒,她就知道他们惊恐的不是她,而是她旁边的人,她侧哞看去,古驰脸上的好心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被片阴霾所替代了。

  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又怎么了?

  她皱眉,下秒却看见他脸阴沉地垂眸瞧着自己雪白手套上的鲜红液体。

  直到这刻安晓才知道自己刚刚的失神不小心将酒杯里的酒洒了,而且好死不死刚好就落在了古驰的手上。

  对于古驰手上总是带着副白色手套的癖好,安晓是相当鄙夷的,这个男人似乎除了那次在豪庭因为刚刚沐浴过而没有戴手套之外,其他时候似乎那副白色的手套是从不离手的。

  你说他多洁癖吧,看他的生活习惯好像又不是,可是却对他的手洁癖到近乎变态的境地。

  瞧着周围群人如临大敌的样子,安晓觉得有必要吗?不就是弄了几滴红酒在他手上吗,而且还是手套上,至于个个副世界末日的样子吗?

  第十三章不可触摸的记忆

  ?

  她自认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毕竟也是自己弄上去的,所以就伸手将他白色手套上的酒液抹去,瞬间抹暗红印记便落在了雪白的手套上。周围的抽气声更甚。

  【不好意思】刚写完这句话,还没等给他看,只大手带着雷霆之势突然从眼前扫过,玻璃茶几上的酒杯酒杯瞬间被扫落在地,鲜红的液体顺着碎裂的玻璃渣铺陈了地,周围的人惊恐着瞬间跪倒在地,也不管地上的玻璃渣。

  旁的左二脸色变,悄声赶紧离开。

  这安晓有些懵了,只是还没缓过神,男人又是掌将整个茶几都掀翻了,安晓触不及防被翻起的茶几腿打了下,吃痛地仰躺在了身后的沙发里。

  古驰就像是中了魔怔般,赤红着双眼将屋子里能砸的都砸了,甚至将跪在地上的人也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抓个扔个。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安晓吓极了转身急急朝楼上跑去,她的动静很大瞬间吸引了古驰了注意力,紧接着古驰个跨步走到旋转楼梯便,手撑着楼梯,几个翻阅便翻上了二楼,稳稳地停在安晓的面前。

  安晓手扶着刚才被撞的淤青的膝盖,面惊恐地看着眼前仿佛从地狱而来的古驰,他像是没有了灵魂般,赤红着的眼睛里除了嗜血的暴怒外几乎没有焦距。

  完了,这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安晓阵懊悔,赶紧掉头准备下楼,可是还没有提脚,腰间道重力,她便被他把勾到了怀里,她就像个玩具熊,被他夹在腋下撞开了旁的房门。

  经过房门的那刻,她双手死死地抓住门框,就像溺水的人抓着最后的浮木,几乎所有的指甲都翻起来也不松手。

  正在这时,左二带着个女人匆匆跑了上来,女人脸浓妆,妖冶的像朵多情的玫瑰花1

  叫不出声音,安晓只能不停地对着左二做着口型:“救我。”

  左二皱了皱眉,对旁的女人递了递眼色,女人早已经被眼前身材健硕,容颜俊美的古驰勾的七魄不齐了,眼波荡就扭着腰肢朝着古驰附上去。

  安晓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幕,等着古驰松开自己,就立即逃出去,可是那女人才刚刚碰到古驰的身体,就被古驰个用力破布般摔在了走廊的墙壁上,女人痛呼着,满心的花痴也在这刻化作了满满的惊恐,不顾安晓求救的眼神和左二的阻拦,不要命地朝楼下跑走了。

  左二脸深沉地在安晓和古驰脸上来回转了数次,他像是下定了决心,手握住安晓抓在门框上的双手,字句道:“这件事由你而起,也应由你而灭。”

  安晓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覆在自己手背上的大手猛地用力,自己的手顿时便被拉了起来,失去了最后的浮木,古驰轻而易举就将她抓了进去。

  ‘嘭’的声,门关了,眼前片黑暗,安晓的心更是黑的几乎下了地狱。

  她不知道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但是看见左二带着女人回来,心底大概也猜到了什么。

  黑暗中,她被扔在了大床上,耳边传来衣服撕裂的声音。

  心里紧,她悄悄地顺着床滚到了床下,还没有向前步,双肩就被双大手死死握住,她整个被提了起来,下刻她被死死地压在了床沿上。

  【放开我】她心里叫嚣着,手和脚也不停下,简直像是打起了咏春拳,雨点般密集的拳头在身前胡乱挥成了道屏障,暂时古驰也不敢欺近。

  只是她还没有得意完,古驰的大手已经精准地在胡乱的拳头中找到了她的双手并死死地压在了她的双侧。

  手脚被困住,她的嘴也不停歇,猛地仰头就口压住了他的鼻子,她想若不是古驰闪得快,估计下秒他的鼻子该是得被她咬下来吧2

  古驰闪,她立即猛地缩气了双腿,然后朝后滚就滚到了床边,床边离着几步远的地方便是落地窗,这里的建筑落地窗外都会连带个小小的阳台。

  她眼眸喜,朝着落地窗那边狂奔而去,只是人刚跑到窗前,刚打开了条缝,古驰便追了过来,手拎住她的衣领,只是轻轻用力,她整个人便被摔在了不远处的组合沙发里,后腰狠狠地撞在沙发沿上,虽然是软的,却也让她好半响都不敢喘气。

  突然静下来的房间里,她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以及那声声传来的沉重脚步声。

  也许是怕极了,她抓起旁的所有东西,天女散花般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扔去,‘砰砰砰’的声音接连传来,直到能扔的都扔完了,她这才歇气。

  而这时她意外地发现,脚步声没有了,难道自己乱扔通正好砸到了?

  不敢大意,安晓也来不及关心古驰怎么样了,猫着腰朝着房门的方向摸去,手刚碰到把手,后颈却突然传来股热气。

  脖子缩,她惊恐地回头,巨大的黑影正好立在自己面前,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安晓这下真的是绝望了,这门边几乎什么也没有,她这次该怎么逃。

  心底还在思考着路线,眼前的黑影却突然晃,整个朝她倒了过来,她逃不开,被压了个结实,因为承受不住他的重力,两个人顺着门滑在了地上,古驰死死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安晓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可是倒在自己身上的古驰却没有下步的动作,而是她诧异地感觉到了颈项间温热的湿意他哭了???!!

  乱了,安晓的脑袋下子转不过来了3

  “妈妈”这声仿似呢喃,闷闷地在安晓耳边响起,安晓胡乱中抓着的花瓶就这么可笑地停在了半空。

  妈妈安晓眸底沉,来势汹汹的泪水已经止不住地聚集在了眼底。

  “爸爸,不要杀妈妈,不要”

  安晓瞬间睁大了眼眸,古驰的母亲是被他父亲杀死的?

  她心底突然有些同情起古驰,原来他比自己还要惨。也许他怪异的性格也是因为这而演变的吧!

  心底对他的愤恨不由便少了分。

  她也不挣扎了,知道他在自己身上睡着了,却也不敢松懈,直努力保持清醒就怕古驰突然就魔怔回来了,也不知道坚持了多久,最后她实在受不了地睡了过去。

  第十四章差点杀了她

  ?

  浑浑噩噩间,安晓仿佛做梦了,冲天的火焰里,妈妈站在里面不停滴唤着她的名字,声又声,每声都让她的心止不住地颤抖。

  她觉得她快死了,那火焰越来越大,压抑的气氛让她难以呼吸。

  呼吸好难

  “唔”幽幽转醒,那强烈的窒息感还是丝毫不减,反而越发明显。

  她惊愕地睁眼,皎洁地月光从窗外流泻进来,正好落在伏在她身上的古驰,清明冰冷的双眸让她清楚的明白古驰已经清醒了,而他现在要杀她!

  她双手死死地抓住古驰禁锢在她颈项间的大手,虽然显得有些以卵击石,却倔强地就是不肯放手。

  她的眸底的那份坚定让古驰不禁微微愣,恍惚间他似乎也看到了同样的双眼睛,也是这样的倔强不屈,瞬间他再也下不去手了。

  而就在他愣神的下秒,脸颊上火辣辣的痛随着‘啪’的声脆响瞬间灼疼起来。

  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