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套野外生存的本事,对于这样找草药治伤的事更是手到擒来。

  不过让他亲自找草药救人的,安晓却是第个。

  他救了自己?安晓表示非常吃惊,可想而知个曾经差点杀了自己的人有天突然救了你,那是什么感觉?总之于安晓而言那是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只是现在的她已经无暇去猜想他到底有什么谋算了,头真的很痛啊!

  第十八章忽然有点舍不得了

  ?

  ‘啪’的声,古驰将几个野果扔在了安晓的怀里。

  瞧着怀里那几个红艳艳的野果,安晓微微有些发愣,这么艳丽的果子她还是第次见,更别说吃,会不会中毒呢?

  “放心,毒不死你。”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古驰拿起个对着就是口。

  抿了抿唇,安晓也是真的饿了,见他吃了没事,便也拿了两个吃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果子,入口相当的清甜。

  抬眸看了看对面的古驰,他身上只穿了件黑色的衬衫,也许是滚下来的时候被碎石挂住,上好的手工衬衫划破了不少口子卷起了不少线头,卷起的袖子下面也能看到精壮的手臂上青青紫紫的划痕。

  唯独奇怪的,他手上的那双手套不管再怎么脏,他始终没有取下来。

  他为什么始终要戴着副手套呢?

  “收起你的好奇,我不喜欢别人的打量。”古驰眼眸晦暗,伸手拨了拨地上的火堆,看也没有看她。

  安晓吐了吐舌,随即捡起根烧过的树枝在地上写到【谢谢】

  虽然之前他确实差点杀了她,但是不可否认这次他救了自己。就事论事她向来是个爱恨分明的人。不过她对他感激并不表示之前的事她就会忘记。

  “你不用觉得感激,我救你是因为你的命对我而言还有用。”古驰双手环胸斜靠在身后的石壁上,细碎的发静静地伏在额上,右耳上的黑色耳钉在火光下衬得他洁白的侧脸越发妖媚。

  真是个妖精!

  安晓突然有些嫉妒起了眼前的男人,明明是个男人,上天却偏偏赐给了他副让女人都愧色的好皮囊。

  几个野果下肚,安晓的精神似乎也恢复了不少,因为刚刚醒来,暂时没有睡意,瞧古驰在旁假寐,她闲来没事便捡了刚才的树枝在地上乱画1

  画着画着不知怎么地居然画起了古驰,还恶狠狠地给他右脸上画了个大大的叉,左脸则是只大大的四爪乌龟。

  边画,安晓也忍不住偷偷乐,乐的整个肩头都在抖动。

  早习惯了刀尖上过活的人向来不会有真正的睡眠,就在安晓乐的不行的时候,古驰突然睁开了眼,正好瞧见了安晓地上画的东西,如果不是那脑门上大大的两个古驰他可能真的会觉得小东西只是兴趣来了随便画画而已。

  第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将他画成那个样子,可是看着那上下抖动的肩头,他竟是没有出言怒斥,而是选择了继续假寐,只是紧抿的嘴角不知何时弯起了抹他自己也不知晓的弧度。

  还真是个孩子!

  夜风平浪静地过去了,很快便引来了黎明,早上的峡谷更像是个幻境般,整个小溪的上空均飘渺着层雾气,被露水清洗过后的绿叶绿的发亮,夜间欲坠未坠的露珠剔透莹润。

  只要深吸口气,便是阵清爽之气。

  眼前的景象忍不住让人心旷神怡。

  安晓伸了个懒腰,满脸的满足,低头却见不知何时古驰已经蹲在了她的面前,她脸错愕,他要干嘛?

  “还不上来?”想他古驰第次屈身背女人,而她居然该死地还在发呆,不知怎的心里就徒然窜起了股火气。

  她似乎总是有本事让他气怒。

  安晓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似乎想确认下这到底是天亮了呢还是在做梦呢?

  “如果你想留在这里被野兽吃掉,你就继续发呆吧2”古驰已经不耐烦了,作势就要起身。

  安晓急,她可不想待在这儿,身子侧便急急扑在古驰的背上,好似怕他真的会丢下她眼。

  古驰勾了勾唇,语气却依旧不好:“勒死我,咱两谁也不用走了。”

  古驰话落,安晓这才惊觉自己确实力道有些过了,不由便有些尴尬地松了些力道。

  古驰的背很宽阔,是那种会让女人忍不住想依偎的感觉,但是此刻的安晓却是僵直了身子,双手缩在胸前紧紧趴着古驰的双肩,不敢贴的太近。

  小丫头这样防狼般的姿态让古驰没来由的就笑了:“你这样豆芽菜的身材,可不在我的猎艳范围内。”

  安晓突然发现这人嘴还真挺毒的,想了想古驰是什么人,他要什么女人没有,自己如今这样倒还真有几分做作了,所幸也不在乎了,干脆整个趴在他背上,反正刚才的姿势自己也挺难受。

  只是安晓的这趴,古驰却猛地脸色变。

  后背传来的温润,让他整个人仿佛从脚底窜起了股火苗,心里的懊恼却更甚,明明只是两个小馒头,他居然居然有感觉了,甚至心头还有丝雀跃。

  女人对他而言只是取悦的工具,从来他没有产生过像现在这样雀跃的心情,那样的心情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唯确定的是,他不反感她这样紧紧贴着自己的感觉,甚至是喜欢的。

  斜坡很陡,但是并不是不能爬,虽然背着安晓,却丝毫不影响古驰的攀爬,他似乎很习惯这样的攀爬,速度非常快。

  两人刚爬上去,正好遇到准备下来的左二3

  “少主!”左二见到古驰,脸色喜,待看到他背上的安晓时却是猛地脸色变,不过下秒他倒也回过了神来,命人将古驰背上的安晓接了下来。

  后背徒然空,古驰竟没来由的觉得阵怅然若失,强行压下心底的那丝异样,接过左二递过来的白色手套,他边换手套,边吩咐道:“准备下,派人将安小姐送回丰臣那边。”

  安晓愣愣地看着古驰厌恶地将手上脏的已经看不清原来颜色的手套取下,然后换上另外双洁白的手套。

  虽然古驰的动作很快,但是她还是眼尖滴看到了古驰的右手上有道牙印,很深,正讶异听到要将自己送回去,安晓时间高兴的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而安晓的雀跃却让古驰脸色突然变得阴沉,他眼眸微眯,锐利的目光突然落在安晓的身上,愣是让安晓脸上还未绽放的笑容生生僵硬在脸上。

  “小东西,你那么高兴,我可是会不高兴的。”他笑容满面地说着,但是却莫名地让安晓觉得有些害怕。

  他不会是反悔了吧!

  抬手抚上那张惊惶不安的小脸,古驰是真是假得叹息道:“突然好想有点舍不得了。”

  安晓心下紧,他可千万不要反悔啊!

  就在她紧张的要死的时候,古驰却突然笑了,美的像只妖精:“小东西,你可千万要想我。”

  瞧着那绝美的脸庞,安晓只味祈求希望这辈子可千万不要再碰到这个疯子了。

  第十九章想要了解的更多

  ?

  “都快11点了,古驰那边怎么还没有动静老大,古驰会不会临时变卦?”大厅里,荀策像是只无头苍蝇,焦灼地来来回回走动着根本刻也停不下来。

  “古驰不是出尔反尔的人。”古驰是个绝对骄傲的人,越是骄傲越不会失信于人。

  虽然成竹在胸,但是不可避免的,他还是忍不住抬眸看了看大厅墙壁上悬挂着的大吊钟,沉黑的眸子里的焦急异常明显。

  旁的韩熠将切都看在了眼里,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向沉稳淡定仿佛天塌下来也稳如泰山的老大有天竟然会因为个女人而着急。

  暗自叹了口气,他也忍不住看向了屋外。

  股难言的凝重盈满了整个大厅,所有人不再说话,却都是忍不住看向大门的方向。

  正在这时,原本有气无力躺在地上假寐的雪球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般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撒开了蹄子冲了出去。

  安晓不在的这些日子,雪球整天闷闷不乐,不管是谁怎么逗弄都懒得搭理,如今却突然表现出这样雀跃的样子,不用猜都知道是因为谁。

  时间所有人几乎是翘首以待般死死地看向屋外。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安晓居然是在米莎的搀扶下走进来的。

  她受伤了!

  几乎是安晓出现的下秒,丰臣便眼尖地看到了安晓额头上包扎了白色纱布。

  该死的古驰!

  心里纵使早已经翻江倒海,表面却依旧片风平浪静,只是侧骤然握紧的拳头却泄露了他隐藏的情绪1

  不似丰臣的不露声色,荀策却是第时间冲了过去将安晓抱在怀里。

  “晓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荀策是真的后悔了,安晓失踪的这些日子里,他几乎没有夜是睡安稳的,有时候甚至恨不得被抓走的是自己,“如果如果你这次出了什么事,我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很难看到荀策这个样子,安晓原本想打趣他的,可是刚出口却突然化作了阵哽咽。

  原来原来被人关心着,竟然是这样的幸福。

  我没事。强忍着欲泛出的泪花,安晓在荀策宽大的手心中笔划写道。

  “晓晓,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把你个人丢下了。”

  如此温情暖暖的幕本该是非常和谐的,但是场合却是不对的,虽然丰臣没有说话,但是任是谁也感受到他此刻的不悦。可恨荀策那个榆木脑袋居然毫无所觉。所以不得已之下,韩熠掩面假声低咳了两声以提醒荀策。

  他这咳果然有效果,荀策终于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某人的不悦,因为担心某人秋后算账,立即无限狗腿地对安晓道:“晓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老大都担心的茶饭不思,你看整个人都瘦了圈了。”

  荀策话说完,韩熠整个脸就黑了,这马屁拍的也太过了吧!他下意识地看向旁的丰臣,却是意外地看到了丰臣眼底划过的丝不自然。

  他的老大居然会出现这样的表情?他觉得这个世界开始变得玄妙了。

  可是这幕安晓并没有发现,因为从进来她就不敢正视丰臣,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好玩跟着荀策出去也不会发生这些事,而且从古驰的话中她也多少知道这次丰臣为了救她定程度上和古驰达成了什么协议。

  所以现在的她非常的心虚2

  她朝着荀策勉强扬起抹笑意,眼角却忍不住小心翼翼地看向丰臣。

  他依旧是脸的平静,纯黑的眸底片风平浪静。

  看到这样的丰臣,安晓不知怎么的心底突然涌起抹失落,自己回来了他点都不激动吗?

  心底有些闷闷的,连带着回来的喜悦也被冲淡了不少,她疲惫地对荀策比划道【我累了,想休息会儿。】

  知道她受了伤,荀策也不阻拦,瞧了瞧丰臣见他没有反对就直接带着安晓上楼了。

  经过旋转楼梯,安晓下意识地看向下面的丰臣,他依旧端坐在沙发里,在他的旁是韩熠。

  她知道丰臣向少言,他好像是竖起了道无形的墙将所有人都屏蔽在外,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就比如现在,他明明就坐在那里,可是她却猜不透他是因为担心她所以坐在那里,还是说只是刚好就坐在那里。

  她突然发现她似乎从来也看不懂这个曾经将她从地狱拉起来的人,可是她更惊讶地发现,她对他的好奇越来越重,她开始贪心地想要了解他更多些。

  “让迈特过来。”待安晓走后,丰臣突然对旁的韩熠吩咐道。

  韩熠眼眸微闪,点了点头。

  待所有人离开后,他这才略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他怎么会看不到安晓眼底的失落,只是从很早以前他就学会了如何掩饰和控制自己的情绪,为了生存他带上了冷漠的面具,可是面具戴的太久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取下来。

  所以当见到安晓的那刻,明明心里是担心的,是激动地,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甚至连句问候他都说不出口。

  不是不在乎,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罢了!

  第二十章再入学校

  ?

  安晓这睡便睡到了晚上,中途迈特来检查她头上的伤口,她也只是半梦半醒地睁了睁眼,之后便再没醒来过。

  雪球似乎是看不惯她这样味的睡觉了,迈着四只蹄子撒了欢地跳上床吐着长长的大舌头遍遍地舔着安晓的脸。

  脸上有条湿软的舌头来回拂动,安晓实在是受不了。

  正要对雪球发怒,小家伙却立即扑到安晓的怀里,尽显讨好。

  它是想她了吧!时间心里五味陈杂,甚至连雪球都因为自己的回来而激动,可是为什么他却依旧那么云淡风轻呢?

  雪球受不了主人抱着自己发呆,不满地伸出狗头朝安晓扑过去,安晓又好气又好笑,正要逗弄它,小家伙却狡猾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安晓冲过去将它抱在怀里,回眸间却正好看到园子里樱花树下那抹熟悉的背影。

  是他!

  她身子僵,就那么愣愣地站在那里。

  他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他在想什么呢?

  她遍遍地想着,猜测着,下意识地咬住下唇,好看的眉也忍不住微微皱起。

  园子里,丰臣静静地瞧着她,他不知道她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竟然如此投入竟是他的注视也没能察觉。

  海风吹拂,她身上只穿了件淡薄的白色睡裙,那飘飞的裙带让她就像是个误落凡尘的仙女。

  皱了皱眉,他转身朝楼上走去。

  “夜凉。”低沉磁性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是那样熟悉,安晓惊下意识朝楼下看去,园子里的樱花树下那抹熟悉的身影果然已经不见1

  感觉到肩头传来的暖意,她这才惊觉他给她披了件外套,时间心头犹如小鹿乱撞。

  她知道此刻的她定然是脸红异常,所以不敢抬头,只是在他手心写到【谢谢。】

  “不用。”

  时间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你学校那边我已经派人安排好了,等你伤好了随时可以过去。”虽然她没有说,但是他还是看得出她眼底的那抹渴望,毕竟她也只是个刚刚升到高二的学生,16岁的年纪不该就这样离开学堂。

  心底阵惊讶,片刻又化作阵狂喜,那样的喜悦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所以她干脆抱着他的手臂像个得了糖的小孩子高兴地欢舞起来。

  他也任由她样子,眼神宠溺而温柔,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

  丰臣果然没有食言,等安晓伤好了之后就安排她去了学校,因为担心陌生的环境可能不熟悉,所以他安排她去了她以前的学校。

  突然失踪半个月,安晓的死党唐果果见到安晓就是阵哭诉:“死丫头,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了。”

  安晓笑着拍了拍她的肩头,然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很好。

  唐果果愣了愣,瞬间仿佛雷劈,半响才哽咽着问道:“你的声音”

  安晓眼神黯,随即又扬起抹无所谓的笑意,拿出随身带着的纸板写到【前段时间伤到了嗓子,你以后可以有个安静的倾听者来听你抱怨了】

  唐果果心里酸,知道她只是强颜欢笑,便也不想多提,只嗔怒地捏了捏安晓的肩头,佯装生气地道【死丫头,就会打趣我。我哪儿有那么多话2】

  安晓扯唇笑,连连求饶。

  两人打闹着,浑然不知身后突然多了个人,所以很不巧地安晓撞到了来人。

  察觉自己犯了错,她立即转身朝来人连连躬身道歉,而来人却只是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旁的唐果果看不过去了,把拉住安晓,当下就卷起袖子准备当街开骂展现她女汉子的神威。

  明明就是自己撞倒别人不对,安晓怎么还敢让唐果果发神威,赶紧上前把捂住唐果果的嘴,面脸歉意地看向来人。

  而这时她才得以见到来人的真实面容。

  来人是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小小的瓜子脸,刻意烫染成大波浪的卷发慵懒地垂在肩后,镶钻的压发掩映在如缎的秀发间,更衬的女孩儿肤如凝脂。

  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儿,就像个公主般。

  只不过眼神有点冷!

  女孩儿看也没有看她,目视前方,随即言不发冷漠离去。

  “拽什么拽,你老爸都死了还这么拽,真当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啊!”唐果果脸愤恨,对着某人阵张牙舞爪。

  【你认识她?】在安晓的印象中她们学校好像没有这个人吧。

  唐果果冷哼道:“岂止认识,简直如雷贯耳,她老爸就是那个大成集团的大老板安国生,专干些低下的营当,我老爸那会儿天天做梦都在抓她老爸去坐牢。不过她老爸估计这辈子坏事干多了,半个月前被人杀了,整个大成集团现在简直鸡飞狗跳。”

  唐果果是根正苗红的官二代,她老爸是市警察局局长,他老爸半辈子就只有个女儿,从小就将她当男孩儿养,夸张的时候甚至直接和她对酒当歌,给她将这些倒也不足为奇3

  安晓点了点头,大成集团的传奇她也听说过。听说大成集团是安国生白手起家打下的天下,整个创业过程不过二十年,其传奇历史几乎让所有人惊叹,尤其是其名下的国色天香,几乎在整个家喻户晓。

  只是没想到二十年的传奇竟会在短短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成为了过去。

  安晓感叹着,却并不知道打破这传奇的人便是丰臣,而他紧紧只是用了年的时间就将安国生用二十年创下的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