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1/2)

加入书签

  “什么?”

  他低头一看,怀里的女人也刚好睁开眼睛,似乎是听见kevin的谈话,她笑得有点心虚……喔不,是非常非常的心虚。

  “你完蛋了,待会再跟你算帐。”他眯起黑眸轻轻说,为避免她落跑,他很机警的用双脚夹困住她,令她动弹不得。

  电话那端的kevin像是打开话闸子,长篇大论的说着他好不容易调查出来的事情始末,包括何乐霏本没有拿到爸妈留下的一分一毫,因为钱全被亲戚谋夺了,她寄住在叔叔家当下女,最后为了梦想去了台湾……

  “……以上这些事情,都是我从何乐霏的堂妹何润润嘴里挖出来的。”

  何润润,他知道,就是上回去纽约时何家叔婶一直想往他怀里塞的宝贝女儿。

  这些无良的家伙,居然谋夺了霏霏爸妈留给她的财产,还让她当下女!

  他气愤心疼,可是,该算的帐还是得算--

  结束通话,他表情森冷的看着正在自我忏悔跪在他床上的女人。

  “何润润是你堂妹?”

  “嗯。”她点头如捣蒜。

  “你在耍我?”

  “没有。”她脑袋摇得像博浪鼓。

  “那你为什么不说你就是何乐霏?”

  “打从第一次碰面,你不就已经知道我是何乐霏了吗?”她还在装无辜。

  “我是说,你明知道我在找你,为什么不承认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因为……我不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想要代替妈妈照顾我。”她偷偷觑他一眼,“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相信你们。”

  深知她因为亲戚的背叛而怀疑人,他恨不得把那些可恶的家伙统统抓起来鞭打。

  “所以你就干脆将错就错?”他拉过她,把她抱在怀里。

  “嗯。”

  “你真的是……还我两百万,把那两百万给我吐出来!何乐霏,你这是诈骗你知不知道?”龚司浚突然打了

章节目录